Reuters logo
专访:中国金融改革一马当先 然化解风险还需多重改革协调推进--专家
2017年10月25日 / 凌晨3点51分 / 1 个月前

专访:中国金融改革一马当先 然化解风险还需多重改革协调推进--专家

路透北京10月25日 - 中国十九大报告为未来五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勾画了改革蓝图,在众多改革之中金融改革仍亮点突出,结合今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协调监管方面取得的突破,包括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央行在宏观审慎监管中地位等可以看出,中国金融改革已一马当先。

2017年9月28日,上海,陆家嘴金融区对面外滩地区的游人。REUTERS/Aly Song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接受路透专访时指出,过去几年,金融改革领先,国企改革、财税改革相对滞后的局面时常出现,改革方面缺乏协调加大了金融风险,未来需要尽快推动各项供给侧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土地改革、财税改革等深层次改革,才能从更为长远角度化解危机,守住金融安全底线。

“从十九大报告来看,预计未来五年,金融改革仍将是众多改革领域的亮点。”沈建光指出,“若要在未来守住金融风险的底线,不仅需要金融改革的快速推进,更重要的是注重改革的协调性。”

他并强调,十九大对金融改革成绩得到了肯定,未来改革亮点突出,如报告中强调的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等,都有望得到切实落实。

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也告诉路透,在当前人民币汇率企稳、全球资本再发现中国机遇的背景下,中国金融改革进入深水区迎来绝佳时间窗口,十九大吹响了金融改革再加力的号角,未来值得期待。

他强调,面对灰犀牛和黑天鹅并存的复杂国际环境,十九大再次明确金融支持实体、国家金融安全的底线思维,强调了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做强直接融资的政策重心。

“(19大)没有单独把利率汇率改革拿出来,而是跟防风险放在一起,说明利率汇率改革还是要与防风险统筹协调。”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颜色指出。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和金融监管层在十九大期间的新闻会上详解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周小川并强调,对于改革转轨国家特别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国家来说,其系统性金融风险主要是金融机构大面积不健康。而对于中国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也要重点防止“明斯基时刻”。

周二闭幕的中共十九大的报告明确要求,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架构,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化解金融风险还需多重改革协调推进**

可以说,过去中国金融改革进展迅速,从十九大报告来看,预计未来五年,金融改革仍将是众多改革领域的亮点。然而,中国若想真正防范金融风险不仅需要金融系统的配合,更重要的是需要多方供给侧改革的协调配合。

曾任欧洲央行资深经济学家的沈建光提到,防范金融风险需要与财政改革协调起来。可以看到,对地方政府债务与金融风险的担忧是海外投资者对中国金融风险的主要担忧之处,其背景在于诸多地方政府项目,如PPP、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都需要金融机构提供大量资金支持,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对于项目本身的资金可得性和资金成本都有明显正向帮助,但这无疑加剧了财政和金融的风险。

未来财税改革需要加快,尤其需要改善地方政府财权事权差距过大的现状,通过房产税、资源税等改革为地方政府创造新的税源,以缓解当前地方政府支出责任过重,而财源有限的局面。

其次,国有企业改革也需要加快推进。沈建光认为,目前中国之所以需要用一系列结构性改革,原因在于价格传导机制尚未理顺。大量预算软约束企业的存在,以及刚性兑付很难打破等原因,使得金融产品价格很难反映风险溢价。因此,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出清僵尸企业,通过市场化原则处理企业债务情况,打破刚性兑付等,是缓解结构性矛盾,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更进一步的重要步骤。

沈建光并提到,房地产长效机制建设也需加快步伐。经历了过去两年房地产价格的快速上涨,如今一线城市房价已经比肩伦敦、纽约、东京,甚至更高,但租售比、房价收入比等指标却显示中国房地产市场存在泡沫。

考虑到房地产是银行贷款的主要抵押品,房价的剧烈波动,或快速下跌,可能会造成银行坏账的增加,因此,尽早推出房地产长效机制,涉及到房产税的推进、公共服务一体化以及户籍制度改革等,对于平稳房地产市场,避免房价短期内大涨大跌,以及防范金融风险有重要意义。

**“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框架”的实践领先理论**

“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被正式写入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国金融高官对此解读认为,这实际上是监管对金融机构的行为进行逆周期调节,以达到保持物价稳定和维护金融稳定的作用。

在沈建光看来,中国金融改革一直以来都是改革的领头兵,此次十九大会议提出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框架,实际上,近五年来都在稳步推进,并在防范金融风险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他认为,在货币政策方面,与大多数单一通胀目标制或者双目标制的国家不同,中国货币政策包含六大目标,这使得其在操作层面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如金融危机之时,由于担忧经济增长与失业,中国央行便出手很快,而美联储之前并未对雷曼进行救助,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后,后期救助成本显着增加,甚至量化宽松,零下限等金融创新纷纷而至且传染至其他国家。

近年来中国正在创新货币政策框架转型,正逐步从数量型直接调控需要向市场化、价格型间接调控转变,考虑到中国当前价格传导机制并未理顺,通过创新使用SLF、MLF、PLS等流动性工具,支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目标,也通过利率走廊(SLF为利率走廊上限)与中期指引(MLF是主要的中期政策利率)的尝试作为过渡。

在另一支柱宏观审慎管理方面,中国的实践也是领先理论的。例如,中国在跨境资本管理方面,从默守“不可能三角”理论,大多数时候选择非角点解,即一定程度的资本流动、货币政策独立和汇率稳定这一中间状态,防范金融风险。

而过去两年由于美元大幅升值,人民币兑美元曾一度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中国央行也并未采取一次性贬值建议,采取及时稳汇率措施,甚至一些跨境管理举措,最终配合美元走弱守住了金融稳定。

与此同时,为防范金融杠杆率过高,资金在金融系统空转的风险,今年以来央行加大了去杠杆的努力,包括MPA付诸实践,一行三会协调监管等。同时,针对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的局面,也从提高首付与贷款利率、打击消费贷违规进入按揭贷款等多个领域,配合土地、租赁、限购限售等多领域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抑制房地产泡沫。

除此以外,完善金融监管框架。近年来,金融业务交叉创新,金融产品层层嵌套,金融市场乱象频发,在一些交叉领域出现了监管空白,为金融的安全与稳定埋下了隐患。

今年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国创新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等等,是适应当前混业经营、互联网金融创新等新业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举措。(完)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