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7, 2018 / 8:42 AM / 7 months ago

专访:严监管下中国地方债利率料续升 城投局部存风险--联合评级总裁

路透北京2月27日 - 2017年四季度以来,中国连续发文规范地方举债行为,加上多省自曝GDP造假,地方债防风险攻坚战大幕已然开启。中国全国性评级公司--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总裁万华伟周二表示,密集的监管文件意在“开前门堵后门”,地方债发行规模仍会保持一定水平,惟发行利率或将继续上行。

资料图片:2014年3月,上海浦东,一名男子经过陆家嘴金融区的摩天大楼。REUTERS/Carlos Barria

他在接受路透书面专访中并指出,部分地区GDP造假短期影响负面,但长期有利于促进地方财政透明,对整体信用水平影响不大。此外地方城投平台去政府化是必然趋势,但其地位短期内难以取代,完全市场化仍需时间;不过在目前监管政策和融资环境下,城投债信用分化将加剧,部分财政实力弱的地区平台或受制于流动性缩紧和融资渠道受阻。

“最近密集的监管文件还是为了规范地方融资行为,开前门堵后门,但作为地方政府融资的重要工具,地方债发行规模仍将随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加快而保持在一定水平。”他说。

万华伟并补充称,近期“一行三会”(央行、证监会、银监会和保监会)下发一系列文件限制通道业务、非标业务,限制各方资金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一方面是为了深入推进金融市场去杠杆,防范金融风险;另一方面也是从资金供给方来规范地方政府融资,打击地方政府的违法违规举债担保行为,严防地方政府债务危机。

“从当前环境来看,监管重点工作之一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而地方债作为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开前门堵后门的重要措施之一,未来仍将是地方政府融资的重要渠道。”他称。

而对于发行规模和利率来看,他认为,由于过去三年大部分债务置换已完成,今年地方债置换规模将明显下降,新增专项债额度或小幅提升,不过在金融去杠杆的政策背景下,今年市场仍将维持中性偏紧的状态,地方债发行利率下行机率较小,或将在2017年的利率水平上继续上行。

中国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王克冰此前称,截至2017年底,中国地方政府已累计发行置换债券10.9万亿元人民币,目前尚未置换的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还有1.73万亿元,预计今年8月底前能够全面完成置换工作。

联合评级援引数据显示,2015-2017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分别为3.8万亿元、6.05万亿元和4.36万亿元,其中置换债券分别为3.2万亿元、4.88万亿元和2.77万亿元。

2017年,财政部先后出台了50号文、87号文、92号文,严禁地方政府利用不规范的政府投资基金、假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伪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违法违规举借地方政府债务,并对相关金融机构进行问责。

2017年12月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亦要求,有效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坚决制止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而多个省市地方政府也正陆续对隐性债务进行核查摸底。

中国保监会和财政部1月亦联合发文规范保险资金投资,明确保险机构不得通过股权投资计划等创新方式违规形成地方债务。同时,坚决制止地方政府以引入保险机构等社会资本名义,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上新项目、铺新摊子。

**GDP造假不影响整体信用水平**

自去年初辽宁承认2016年GDP(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注水后,今年1月,内蒙古和天津滨海新区亦自曝家丑。

万华伟表示,地方政府主动对经济数据挤水分,短期内可能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则会促进地方经济改革,倒逼地方财政更准确透明。

“整体上GDP造假对地方政府债的信用水平影响不大,省级地方政府整体信用水平仍较高,但存在GDP造假的区域有可能会影响其地方政府债的发行利率和购买意愿。”他称。

从区域金融风险来看,万华伟认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某些地区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到期债务较为集中,可能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比如经济欠发达的西南某些省份和东北地区面临的存在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债务到期相对集中,且融资渠道相对单一的窘境,在当前流动性缩紧的情况下,融资渠道受阻严重,不排除会出现一定的流动性风险。”他补充道。

**城投地位短期难以取代**

今年是地方债置换收官之年,存量债务置换完毕后,平台功能和地方政府信用将加快剥离,本月稍早财政部和发改委联合发布的“194号文”又对城投平台发债做出规范,在去杠杆和政策中性的环境下,市场担心今年是否会成为城投债违约“元年”。

不过在万华伟看来,即使完成存量债务置换,城投平台转型仍需要一段时间,未来城投债的发行仍有较大空间,只是在现有政策及融资环境下,不排除城投平台出现流动性风险的可能,城投债的发行利率和利差亦或经历一段时期的波动调整,信用分化也将加剧。

“而城投平台作为地方基建的主体,其地位在短期内不可取代,地方政府对城投平台仍有基础设施建设和融资方面的依赖,城投企业完全走向全市场化还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表示。

他并称,监管趋严、融资环境趋紧,叠加中性偏紧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去杠杆造成的资金流动性紧张,以及城投债2018年兑付赎回高峰,城投平台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城投债信用风险分化将加剧。

“考虑到部分地方经济财政实力弱、债务负担重、行政级次低,融资渠道单一,在当前流动性缩紧、融资渠道受阻严重的情况下,不排除会出现一定的流动性风险。”他说,“在目前政策体系下,城投平台的去政府化和市场化转型是必然趋势...城投债打破刚兑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中国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在2月12日曾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194号文),要求相关企业申报债券时应主动公开声明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发行本期债券不涉及新增地方政府债务;严禁申报企业以各种名义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为其市场化融资行为提供担保或承担偿债责任。

不过万华伟同时也表示,城投平台转型过程中,还有存续基建项目后续资金缺口,因此仍有较大的融资需求,而目前政策亦旨在规范而非禁止平台的融资行为,未来城投债的发行仍有较大空间。

“即使城投平台完全与地方政府信用剥离,在正常市场化经营中,也会存在新增项目或新增业务资金需求,发行债券也是重要的融资渠道。”他称,“未来,不排除城投平台发债更多与项目挂钩,采取更偏向为特定项目融资的方式。”

2017年以来,财政部曝光多起地方政府违法违规向城投平台担保的处分结果,首次提出“终身问责、倒查责任”,强化问责机制,城投平台未来可获得的隐形担保将越来越少。

财政部去年发布关于试点发展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品种的通知(89号文),鼓励地方试点发行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专项债,目前已发行的品种包括土地储备专项债、收费公路专项债、轨道交通专项债。

“包括棚改专项债在内的其他品种预计也会陆续推出,将进一步弱化城投平台的融资职能,未来信用资源和融资职能将回归地方政府本身。”他说。(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