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5, 2018 / 10:19 AM / 5 months ago

专访:外资看好中国NPL市场 前海金交所搭建跨境交易“高速公路”

路透上海5月25日 - 中国万亿级不良资产(NPL)市场近几年吸引越来越多海外不良债权投资基金关注。作为首家开展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试点业务的申请机构,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正依托政策优势探索建立外资机构通往中国NPL市场的“高速公路”,并尝试各类非标金融资产的双向跨境交易业务。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柜员在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前交所总经理唐斌周五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从平台交易数据上看,外资对中国NPL市场的投资热度在不断上升,看包、拿包的频率都在上升,对中国NPL的市场前景是一致看好的,尤其是今年以来,新试点政策推动解决了资金效率、投资范围以及投资模式的问题,外资机构普遍加大了投资力度。

“从我们的观察看,外资开始尝试在更内陆的省份收购不良资产包,或者参与单体不良项目重组获得更高收益,与境内服务商和配资机构互动更为频繁,本土化程度不断加深,合作模式不断创新,这是这一轮不良资产投资周期表现出来的新特点。”他称。

这一分析也和路透对部分外资机构一季度参与境内NPL市场的调研结果相似。多家外资基金相关人士均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一是对中国市场很有兴趣并认为存在很大空间,今年资金更理性以及银行资产回表压力等带来的机会更多,会加大投入;二是希望和境内机构长期深入合作而不是一次性的交易,包括资金的支持以及项目的合作等。

唐斌在担任前交所总经理之前曾任职兴业银行(601166.SS)董事会秘书。从银行高管到帮助银行处置问题资产,这样的身份切换对他而言最大变化就是思维的转变,“在经济‘顺周期’,大家都想着怎样做大;现在到了经济‘逆周期’,就要把资产质量做实做好,要让资产流动起来。”

他指出,银行体系的不良资产将是周期化与常态化的,早期由于信贷政策宽松而形成的贷款,在资产质量上会存在一定风险,现在是逐步释放的过程。此外,国企的高负债冲动导致的结构化不良也将持续地暴露。

业界通常将银行坏账称为“不良资产”,不过唐斌有不一样的观点。在他看来,资产没有“良”或“不良”之分,同样的资产,在不同的时空,价值不一样而已。所以要把资产在时空中进行调节,熨平经济波动,这就需要交易所为机构提供专业的平台服务。

传统跨境不良资产投资途径是:先通过发改委备案,再通过NRA账户(境外机构境内账户)实现资金入境,时间较长且不确定性较高。

2017年5月,深圳获国家外管局批准试点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在资金跨境收付、交易结构安排、结购汇便利、税务统一代扣代缴方面均有全新的制度安排,使原来长达数月的中国政府备案流程,缩短到两周,帮助境外投资者更便利、灵活、高效地参与中国不良资产市场投资。

前交所便是首家开展该项试点业务的机构。据唐斌介绍,试点以来,一方面,前交所通过账户安排实现资金快速进出境和汇兑,解决境内外机构合资投资、保证金跨境支付、收益汇出受阻、监管备案时间冗长等问题;同时在金融科技投入和服务好核心客户上都做了较为充分的布局,比如开发“跨境通”交易系统满足全球投资者24小时在线竞拍资产包。

在资金端,则为全球知名投资基金度身定制包括资产推荐、评估尽调及监管备案等服务方案;在资产端,深入各大中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采集资产信息,建设大银行资产端平台,进行投行化的加工和信息标准化整理、点对点推介,力求获得第一手资产信息并推送给核心客户。

目前,通过前交所开展的不良资产交易量已突破50亿元人民币,境内交易达成规模超过1,000亿元。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77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685亿元;不良贷款率1.75%;关注类贷款余额3.5万亿元。

**做精作细,探索建立跨境交易高速公路**

继去年5月获外管局批准在全国首推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一年后,深圳日前在该项试点业务上实现展期和优化,包括取消试点期限限制,将试点业务由深圳外汇局逐笔审核改为逐笔事前备案,以及允许通过外债专户接收境外投资者汇入的交易保证金。[nL3S1SW1SM]

唐斌认为,新的试点方案更加体现了外汇管理部门对外开放的态度和决心,不再设定试点期限给了境外投资者很大的信心。以往境外投资者总是担心试点到期后,资金能否顺利汇出,政策稳定性会影响交易双方的信心,如今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允许外债专户收取外币保证金将极大地便利了境外投资者参与国内不良资产市场的竞价拍卖,增强其交易能力。”他并表示,反过来,也有利于银行或者资产管理公司以更高的价格出售不良资产,化解金融风险,降低银行不良率。

他判断,伴随着试点政策无限期的续期,外资机构在业务尝试以后的良好体验,相信后续平台业务交易量会实现稳步增长。

不过,不同于上一轮处置盛宴,本轮外资机构本土化程度更高,不少外资机构已在境内设立代表机构。公开信息显示,私募股权投资巨头黑石集团收购最早进入中国NPL市场的外资私募股权基金DAC,全球特殊机会美元基金嘉沃入股中国特殊机会投资管理公司文盛资产,高盛和龙星资本等则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外商独资企业(WOFE),试图通过其境内平台直接参与NPL市场。

对此,唐斌表示,随着境内投资机构的实力增强,外资要与内资竞争,本土化战略是大势所趋,即在内地建立紧密的合作方或派驻团队,前交所也在积极推荐优秀的国内服务商给外资,担当“红娘”的角色。

“但本土化不代表设立WOFE成为行业主流,原因是WFOE模式下受制于注册资本限制,FDI可以撬动的投资杠杆极为有限,仅以注册资本金进行投资,难以形成规模。”他指出,且资金汇出需要交纳高达25%的企业所得税及增值税等。

与此同时,后续WOFE减资或清盘更是手续复杂且具有政策不确定性。对于绝大多数都是基金制的外资而言,资金的募集和退出都有规定时限,沉淀一笔资金注册FDI也很难持续。他谈到,外资以注册WOFE用于投资不良资产包是一种尝试,相比较跨境平台没有明显优势。目前,绝大多数外资都是通过直投方式参与中国NPL市场。

唐斌表示,下一步前交所将进一步深耕不良资产市场,研究探索更多的交易结构和合作模式,并争取获得更大的政策支持;也将继续探索和尝试各类非标金融资产的双向跨境交易业务,以打造全国最大的非标金融资产跨境流转平台为诉求,努力打造成为人民币资产全球配置的交易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份开始,前交所与央行深圳中心支行共同推动跨境人民币信贷资产转让业务,以离岸人民币投资境内人民币资产,以及使用境内人民币向境外直接投资。截止目前,前交所已形成各类工商企业应收账款资产、供应链金融资产、商业银行贸易融资资产的跨境转让新模式,已为数十个保理和租赁企业完成跨境转让项目,交易金额超过10亿元。

前交所于2011年3月注册成立,2012年前交所成为经国务院相关部委清理整顿验收合格的八家交易所之一;2015年9月,前交所正式纳入中国平安(601318.SS)旗下。(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