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6, 2019 / 10:15 AM / 3 months ago

专访:中国民企股权融资工具已在探索 政策工具相机抉择--央行官员

路透北京3月6日 - “总闸门”、“三支箭”、“几家抬”,中国央行近两年在发力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上可谓煞费苦心。全国政协委员、央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表示,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已在探索,作为央行三支箭的最后一箭会视市场情况及民企等各方需要相机抉择;同时,在当前企业信心恢复过程中,必要的信贷支持是需要的。

资料图片:2018年9月,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他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路透专访时指出,按照他的理解,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大体是指让私募基金发起人组成股权融资基金,其他私募投资者参与,主要用于支持一些优质的但暂时性遇到股权质押风险的上市企业,防止其股权结构发生被动的变化,从保护企业正常良性运营的角度出发,创设基金帮助其度过暂时性的困难。

“央行跟相关部门在联合研究这样一个完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案,具体说央行以什么样的角色还要最后看,...既然说是三支箭,肯定有所准备的。”他称。

在企业的选择标准上,殷兴山表示,一是企业自身有需求,二是地方政府认为有支持必要,比如民营标杆企业对当地经济发展作用重要,同时地方政府愿意承担一定的共同支持责任,在这一情况下创设基金,央行作为参与者也会给予相关的支持手段,具体方案待明确。

但不管是以何种形式参与,殷兴山强调称,央行一定是尊重市场化的要求,不会是一种行政手段,并需要经过必要的审批程序。

部分市场声音曾讨论,目前市场上股权融资工具已经比较丰富,央行创设股权融资工具是否有必要。

在殷兴山看来,市场往往是带有情绪色彩的,如果市场信心受到影响,出现情绪问题,风险明显上升,央行肯定会高度关注。

“肯定要根据市场的变化,市场能够运转的情况下,央行有工具但不必要用,所以在市场失灵的时候,我理解就会产生触发条件,市场出现困难的时候肯定是有需要的时候。”他进一步解释道。

央行行长易纲去年11月表示,央行正在推动由符合规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证券公司、商业银行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发起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由央行提供初始引导资金,带动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为出现资金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阶段性的股权融资支持。

所谓“三支箭”,是指信贷支持、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

**企业信心恢复过程,信贷支持有必要**

自去年以来,中国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加大对小微和民企的信贷支持,并设定了一定的考核目标。多重举措发力下,1月新增人民币信贷数据创历史新高,融资形势边际改善;不过也引发了市场对于票据套利的担忧和“大水漫灌”的质疑。

殷兴山表示,1月信贷增长相对较快总体上是符合季节性差异的一种变化,均衡来看,预计一季度信贷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今年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平稳的增长,或者说比往年适度的多一点,这里有逆周期调节的因素在,但始终要坚持的是不搞“大水漫灌”。

“希望信贷增长得既多又好,好就是结构要好,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制造业,这些方面多增加一些,我觉得是必要的,在目前整个企业信心在恢复过程中间,必要的信贷支持是需要的。”他称。

至于市场热议的票据套利问题,他认为,票据基本上都是支持实体经济的,不符合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增长是不可持续的,1月商业银行适度的票据增长是为了考虑季节性因素,一般信贷需求还没准备充分;2月甚至一季度后,金融机构摸清信贷需求后估计会有替代性的增长。

央行货币政策司课题组此前报告称,1月票据融资显着增加主要还是支持了实体经济,中小微企业通过票据融资成本显着下降。下一阶段,央行将继续发挥好货币政策结构优化作用,引导金融机构将贷款投向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特别是向中长期贷款方向加大力度。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加30%以上。

尽管必要信贷支持是改善企业信心和预期的重要手段,但有效需求不足又对信贷扩张形成掣肘,金融机构防止新增不良等风险的压力也不小,疏通货币政策下一步如何再发力也备受关注。

对此,殷兴山指出,有效需求不足和有效需求没有得到很好满足要区别来看。首先,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企业整体有效需求会受到影响,但随着宏观政策和基本面信心改善,民营经济相关政策的落实巩固,有效需求会逐步增加。

其次,有效需求没有得到很好满足就需要去解决,包括信贷及其他融资方式需要更好地满足得不到的需求,打通最后一公里;同时,随着宏观经济形势逐步企稳和改善,对于新增长的有效需求要及时跟上,金融机构要做好结构优化和发现企业客户需求的真实情况等,要去做好了解。

他也谈到,让金融机构能够放手为当下的民企和小微服务,可能还要完善制度,比如给缺少相应银行要求的抵押物和担保条件等但有需求的企业信贷支持,就需要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进一步完善;监管部门也要对金融机构支持民企小微过程中产生的风险比较高的状况,适当给予容忍度的缓解,对既有的规定根据情况作出必要的调整和完善。

**政策工具视实体经济需求相机抉择**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与2018年实际增速基本持平”;同时首次提出要降低实际利率水平,并且还提到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

殷兴山表示,货币供应量如何达到跟经济增长的速度匹配,央行也有一个基本的期望目标。央行货币政策工具有很多,会综合权衡各种工具之间组合怎么样更有利于实体经济的需求,在保持总量相对稳定增长情况下视效果相机抉择,一定要根据实体经济的需求做出一些必要的安排。

“央行会继续采取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包括定向支持工具,对支持民企和小微的机构,做得好的可以拿到比较廉价高效的资金。”他说。

至于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他表示,这些年利率市场化推进幅度很大,下一步的方向是“双轨合一”,即基准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更好地实现统一,因当前市场利率容易对金融企业产生一些不明确的预期。

此外,存款保险制度平稳实施三年来,在保护存款人权益、维护金融市场和公众对银行体系的信心、及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目前存款保险风险处置功能尚未充分发挥。

当前,中小金融机构经营风险事件偶尔发生,监管官员最近也表态,个别金融机构可以试点破产退出机制。

殷兴山指出,存款保险制度根据评估条件对不同机构评出不同的等级,根据不同等级实行差别化的存款保险费率,是已有的市场处置风险比较好的渠道。

“但现在看来存款保险条例也还有一些怎么把它做实,而且要让它动起来,因为我们已经经过几年的探索了,而且基金也已经有一部分基金,也应该能够说可以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下一步就是明确可操作机构,在出现一些不可测的风险的时候,怎么能够有效地处置?”他称。

他建议,一方面需要制度有明确的安排,另外制度要在法律层面上有效性要强化,将存款保险制度要上升至存款保险法,并进一步明确存款保险制度的实施主体。虽然现在存款保险基金在央行,但下一步有必要明确实际运作的主体,去有效地处置出了风险的机构。

谈及未来是否会出现中小银行较大规模兼并重组的问题,殷兴山表示,市场本身是丛林法则,“生老病死”都会有,一定会有一些主体出现不健康的状态,还有一部分要退出市场,比如被兼并重组,或者被接管,或者是股权结构完全进行更换,甚至于破产,当然金融机构的破产恐还要带有金融机构特殊性的破产制度。(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