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18 / 4:20 AM / 3 months ago

专访:中国有意愿有能力维护汇市平稳 资本管制是最后选项--专家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6年1月,美元和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6月25日 - 针对近期中美贸易战升温引发市场波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表示,这属典型的由突发性事件引起的市场超调反应,尚不足以作为市场趋势性变化的判断依据。中国有意愿有能力维护汇市平稳,至于资本管制,将是极坏情形下的最后一道防线,而非最急迫的政策选项。

管涛对路透表示,如今中美贸易冲突才初露峥嵘就极度悲观,实属武断。中国应对贸易争端升级中国有诸多底牌和底气。并预计短期内市场看空情绪集中宣泄后,人民币汇率走势将会重新回归经济基本面。

管涛曾担任过中国外管局官员,此番表态在某种程度上亦隐含了中国官方对上周汇股重跌的回应。

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引发中国股市和汇率上周走势震荡,人民币兑美元CNY=CFXS大跌千点,沪综指.SSEC当周累计下跌4.37%,并一度创逾四个月最大单日跌幅,再现千股跌停行情。

“由于市场情绪波动导致的人民币汇率回调属于正常波动。只要市场不要过于恐慌,重现单边汇率预期,则境内外汇供求有望继续保持基本平衡。”管涛称。

但他也提到,当然如果出现坏的情形,“相信有关部门按照底线思维早已准备好了预案”,有意愿也有能力运用法制化、市场化手段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至于资本管制,将是极坏情形下的最后一道防线,而非最急迫的政策选项。

更长远地看,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汇率迈过清洁浮动的“惊险一跃”,央行退出常态外汇市场干预后,现在关心的外汇储备够不够用也就将不再是问题了。而主要运用价格工具出清外汇市场后,对资本管制手段的依赖也将大大减轻。

对于中美贸易纷争加剧,管涛指出,以1960年代末打到1990年代中期的日美贸易冲突为例,在日美贸易争端最为激烈的1980年代中期后,美国对日贸易逆差占比在1991年还达到峰值60.7%,此后才开始缓慢下降,可以预见,中美贸易纷争加剧对双边贸易的短期影响是,鉴于贸易网络及双方储蓄投资关系调整的渐进性,中美贸易失衡状况的改善有限。

从长期看,“则可能加速中国企业的海外布局,对外输出产能和出口市场多元化,形成贸易差额转移效应”,他表示,影响中国外贸进出口平衡的,最终仍将是人口老龄化造成的中国储蓄投资正缺口收窄甚至逆转。

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的第一轮征税以及中国的报复性关税举措将于7月6日生效。

中国央行周日宣布,自7月5日起实施定向降准。分析人士称,未来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融资渠道收缩、信用风险频出、中美贸易冲突升级的国内外大环境下,降准依然可期,年内还有50-100个基点的调降空间。

**现有外储规模理论上能够应付不急之需**

对于拥有逾3万亿美元外储的中国而言,2015年“8.11”汇改后,因为资本外流、汇率贬值,中国外汇储备曾经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减少。到2016年底,当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距破七、外汇储备离破3万亿仅一步之遥时,在国内引发了保汇率还是保储备之争。

然而,无论是从传统预警指标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标准看,中国外汇储备都比较充裕。

中国5月末外汇储备为3.11万亿美元,创七个月新低;环比减少142.29亿美元,为连两月减少。

管涛认为,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标准(综合考虑了出口、短债、广义货币供应和其他对外金融负债),中国适度外汇储备规模是1.95-2.92万亿美元,考虑资本管制因素后为1.15-1.72万亿美元。中国现实的外汇储备规模均在适度规模以内,甚至还高于上限标准。

他表示,虽然外汇储备够不够用不是绝对的客观标准,还取决于市场的主观感受。但外汇储备的多寡事关市场信心,2017年,就是因为在国内经济企稳、外部美元走弱的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解决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的政策公信力问题。结果,不仅汇率稳住了,储备也保住了。

他分析称,进入2018年,尽管自3月份以来中美贸易冲突不断,在市场预期分化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明显增强。市场逢低买入、逢高卖出的汇率杠杆作用正常发挥,外汇供求趋于基本平衡。

在市场预期分化、汇率双向波动的情况下,2018年一季度,中国经常项目逆差282亿美元,但资本项目(含净误差与遗漏)恢复净流入544亿美元,剔除估值影响后外汇储备增加266亿美元。当期,人民币汇率不仅没有贬值反而有所升值。

中国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本月在上海参加陆家嘴论坛时表示,将运用存款准备金、利率、汇率政策、外汇储备平准功能、税率等多方式维护宏观经济金融稳定。

**中国有诸多底牌和底气**

面对不断升温的中美贸易争端,中国应对的筹码有多少?在管涛看来中国有诸多底牌和底气,其中庞大的国内市场和持续平稳的经济发展是应对外部纠纷的根基。

他分析称,中国国内产能绝大部分可以在国内市场消化,对外部市场依赖程度将趋于降低,反而进口特别是消费品进口需求的增长空间巨大。知识产权保护也在不断改善。

此外,中国坚持推进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有决心也有能力维护好国家核心利益,进一步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政治体制优势。

管涛指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讲,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内部。面对中美经贸关系发展不确定的前景,从最坏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尤其要认真汲取当年日本的经验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滥用国家安全和知识产权保护名义的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甚至贸易恐怖主义行径,则必将失道寡助。动辄假设中国会发生大规模外商集中撤资和外债集中偿还情形的,未免是脑洞大开,缺乏基本常识和判断了。”他表示。(完)

审校 杨淑祯/屈桂娟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