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访:中国吉艾科技聚焦企业破产重整 实现不良资产处置差异化竞争
November 17, 2017 / 7:30 AM / in 24 days

专访:中国吉艾科技聚焦企业破产重整 实现不良资产处置差异化竞争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11月17日 - 中国经济下行周期带来的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第二轮盛宴,在过去几年不断吸引各类投资者入场,繁荣与泡沫共生。吉艾科技(300309.SZ)作为最早一批涉足不良资产处置领域的A股上市公司之一,尽管油田服务主业处于行业整体低迷期,但处置问题资产这笔周期性“生意”正在实质性改变公司业绩。

吉艾科技副总裁郭明杰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以不良资产行业作为第二主业,正好能与本身的油服主业产生互补效应;依托上市公司品牌及资金优势,公司以在全国重点地区建立分公司,或与当地经验丰富的处置团队合作成立子公司模式,通过聚焦传统不良资产包且积极推进问题企业破产重整来实现差异化竞争。

“现在不良资产行业稀缺的是团队。这个行业和开麦当劳不一样,麦当劳可以复制,标准化生产,这个行业就是大厨炒菜,要在各地找到很好的大厨,才能开品牌店。”他说。

去年8月,吉艾科技采取双主业的经营方式,宣布进军不良资产的收购和处置,在新疆注册成立吉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亿元人民币,主要从事不良资产评估、管理、重整和处置业务。目前,吉艾科技AMC版块在浙江,江苏,上海,陕西,四川,新疆,山东,广东等地都已建立分公司。

在郭明杰看来,与国有资产管理公司(AMC)相比,民营资管优劣势都很明显。没有牌照与资金成本比较高是其劣势,优势则在于灵活、反应快、没有政策性的限制必须买包。

比如在银行资产包交易上,信息来源基本上不存在瓶颈,但凡市场有不良资产包,民营机构基本都可以拿到相关信息,银行和AMC各类合作机构都会主动提供信息希望各类机构参与以卖到好价格;但受限于三户以上的一级市场交易必须为AMC,所谓的牌照优势,因此民营从一级市场拿包就要借助AMC通道,“通道一般需要加1到2个点的成本,这是劣势”。

目前,传统银行业不良资产包处置的参与主体总体呈现“4+2+N”模式,即四大AMC、银监会政策所规定的每省最多可设立两家地方AMC后陆续成立的逾40家地方AMC,以及各类民间和外资资产管理机构,这其中不乏上市公司身影,包括海德股份(000567.SZ)、摩恩电气(002451.SZ)、吉艾科技、越秀金控(000987.SZ)、ST成城(600247.SS)等数十家A股上市公司和九鼎集团、鑫融基等新三板企业。

在市场参与主体众多的格局下,吉艾科技如何维持自身竞争力?郭明杰表示,吉艾科技参与问题资产市场经历三个阶段,早在成立吉创资管前就已经有不同程度地参与处置多个资产包;而在资金开始比较疯狂地进入这一市场,吉艾开始做品牌和团队的建设。

“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在思考转型,走的是单个资产的重整,破产的重整,打个比方,不良资产是一辆车,原来是拆开卖的,现在我们是修好了再卖,提高它的估价值;竞争的优势在于创新,这是我们走的一条路。”他称。

他并谈到,尽管不能与四大AMC年化考核成本在5%左右的水平比较,但相较于一般民间机构,吉艾体系的资金成本也已相对便宜,比四大AMC略高几个百分点。

吉艾科技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8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09.3%,归母净利润1.04亿,同比增长743.2%;问题资产处置业务板块实现收入4.23亿元,其中资产包处置收入3.83亿元,债务重整服务收入4,027.29万元,问题资产处置业务板块实现净利润1.11亿元。

**争取在破产重整上发挥最大效益**

    不良资产清收分为两大类,一类着手于债权,另一类着手于股权。债权的处置主要通过司法手段,包括和解与转卖,能否盈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速度,需要与时间成本赛跑。股权的处置则通过重整或者债转股,要求处置人对行业有深度的理解,有能力挖掘重整企业的价值,达成债权人、债务人和社会利益(政府)三者间的平衡。

    “政府看中税收、就业、保证产能;原来债务人可能希望继续经营企业,债务人做主业做的很好;我们也需要债务人来帮我们经营企业。”郭明杰表示,吉艾一直在研究如何在破产重整方面发挥自己最大的效益,已经和不同行业里的专业机构形成战略联盟,增强对行业的研究收购和价值挖掘能力。

    资金蜂拥而入和供需结构变化等因素将不良资产包交易推至阶段性高位。郭明杰认为,目前资产包价格整体依然虚高,“很多地方出现了全额包,有些银行堂而皇之的本金和利息都不打折,那这些就不是不良资产,这是行业的怪相,也是资产包价格虚高的标志性现象。”

    他并谈到,原来资产包针对不良资产有一个合理性的价格锚,所谓的价格锚就是指底层抵押物价格值多少,能在市场上能变现多少的价值。比如1亿的资产包,房产值6千万,年份好的话打5折,基本在5-6折之间;现在在8-9折之间,有些甚至全折或超出抵押物的估值价格,价格锚就没有了,赚的就是担保的钱,担保的钱无法判断有多少能力能收回,可以说现在的价格非常虚高。

    不过,郭明杰预计,虚高的价格会回落。此前不计成本哄抢拿资产包的投资者到一定时间会尝到苦果而认错出场,会理性思考;另一方面,监管越来越严格使得银行很难再挪表换池,原来藏匿的资产包都会出来,现在公司也逐步在接触,且城商行、农商行此前不愿意出售的资产包在报表和监管的压力下也会出来,供应量会总体会增加。

    “从虚高的角度去看,拿包还是会非常谨慎的,现在的策略就是要谨慎。但也不会不拿包,因为过于谨慎的话可能就会没饭吃了,不能等。”他表示,当前正在积极参与单个资产的重整,这也要求更强大的资金实力和团队能力。

    银监会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连续三季度维持在该水平,显示不良贷款上升势头得到一定程度遏制的迹象。具体看,截至三季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继续上升至16,704亿元人民币,但关注类贷款占比连续下降至3.56%,环比降低0.08个百分点。(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