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8, 2019 / 4:15 AM / 3 months ago

大型投行新兴货币外汇交易收入破天荒超越G10货币

路透伦敦4月17日 - 投资银行从新兴市场货币交易中赚到的钱,现在已经多过G10主要货币的交易,因土耳其里拉等货币的剧烈波动,与美元、欧元和日圆等相对平静的走势形成对照。

资料图片:2018年8月,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家货币兑换店内的土耳其里拉纸币。REUTERS/Murad Sezer

高盛等投行的交易部门获利表现令人失望,突显包括外汇营收在内的交易营收增长放缓。

这种放缓势头在G10货币尤为明显。G10货币包含美元、澳元、加元、新西兰元、欧元、日圆、瑞郎、英镑、瑞典克朗和挪威克朗。

行业分析公司Coalition专门为路透汇编的数据显示,前12大投行去年的新兴市场货币交易营收为84亿美元,而G10货币的交易营收为79亿美元。

Coalition的数据只能回溯到2010年,但Coalition研究部负责人George Kuznetsov称,在2010年之前新兴市场货币外汇交易收入总是低于主要货币交易收入。

新兴市场外汇收入超过G10货币的互动图:tmsnrt.rs/2VMckWo

“新兴市场这一年的表现不同寻常,”Kuznetsov对路透称。2019年第一季度的初步数据显示,新兴市场业务再次表现突出--G10外汇业务收入下降近10%;发展中市场外汇业务收入持平或小幅下降,Kuznetsov称。

“我预计2019年(收入)会比较接近、但很难超过2018年的水平,”他说。G10货币交易可能要依赖“一次性”波动,他说。

据Coalition,2018年新兴市场外汇营收至少是自2010年以来第三高;G10货币营收为第二低。2018年整体外汇营收超过163亿美元,是九年来表现第四差的年份。

交易量和波动率下滑挤压了外汇营收。

“目前(G10市场)似乎没有一个大的方向,且成交量减少,”一位欧洲银行的资深外汇交易员说道。“感觉非常具有竞争力。大家都在抢夺市场。”

相比之下,土耳其去年8月的货币危机引发了里拉持续数月的大幅波动。墨西哥披索和巴西雷亚尔则因政局变动而波动剧烈。南非兰特的表现也因下月将进行的选举而摇摆不定。

昂贵的自动交易系统在G10货币市场中占据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已挤压了本已微薄的利润率。但另一方面,新兴市场货币通常是通过电话交易,赚得的利润更高。

据业内高管称,位于全球外汇交易中心伦敦的各家银行近年来一直保持甚至是扩大了新兴市场交易团队,同时却缩减了G10货币的团队。(完)

编译 艾茂林/王灿/孙茉莉; 审校 蔡美珍/李爽/白云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