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 2018 / 3:47 AM / 6 months ago

(更正)《MOUSAVIAN专栏》特朗普霸凌伊朗恐引火烧身

(更正:因译文有误,内文第七段中“化学及生物武器”更正为“化学及生物武器的化学品(前体)”)

资料图片:2012年2月,伊朗德黑兰,广场上的伊朗国旗。REUTERS/Morteza Nikoubazl

路透5月1日 -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指控伊朗关于其核计划撒了弥天大谎。在周一的一场戏剧化宣示中,内塔尼亚胡展示了相关档案和光碟片,他声称这些就是伊朗在2015年签署多国联合核协议之后掩盖秘密核计划的证据。

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推文中对内塔尼亚胡的说法做出回应:“他是个不断喊着狼来了的小孩子。”如同我在书里的详细记录,以色列官员自1992年以来一直试图要让国际社会深信伊朗正在研发核武,在此同时又一再拒绝讨论其自身的核武能力。

以色列总理发布简报的时机,刚好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是否退出伊核协议的最后期限之前,体现出不可思议的巧合。不管以色列过去或现在所做出指控,内塔尼亚胡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伊朗违反了核协议。他的简报中有很大一部分放在伊朗签署协议之前数年的核计划,而伊朗对核协议的遵守情况已经一再得到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以及美国安全暨情报官员的肯定。

尽管如此,由于特朗普早在竞选总统时就已宣称要撤出伊核协议,内塔尼亚胡的说法很可能给了他更大的动力。

在过去15个月中,伊朗政府指责特朗普没有信守伊核协议中有关放宽制裁的承诺,反而呼吁其他国家不要与伊朗做生意。(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特朗普去年明确要求十几位外国领导人“停止与资助恐怖主义的国家、特别是伊朗做生意。”)

特朗普这一做法的隐含意味是,他可以霸凌和施压伊朗令其满足他的要求。然而,从1979年伊朗革命后的美伊关系发展来看,很难让人相信伊朗会屈服于压力。我担任前伊朗外交官、国家安全对外关系委员主席和核谈判团队发言人的亲身经验告诉我,伊朗政府对外界压力的回应,就是尽其所能增加自己的筹码。伊朗领导人面对压力的惯常做法就是变得宁折不弯、坚定不移和睚眦必报。这一点在2002-2015年的核争议期间十分明显,当时为了回应美国对于在伊朗领土上不能有任何铀浓缩活动的要求,伊朗反而大幅扩大了核计划。2015年7月伊核协议的关键并非美国制裁,而是美国接受伊朗的底线:承认伊朗的铀浓缩计划与核燃料循环基础设施。

两伊战争也证明了这样的事实,即伊朗即使在最严峻的压力下也不屈服。在这场残酷的八年冲突中,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海珊)得到全球多数大国和阿拉伯地区国家的支持。美国对萨达姆的援助包括情报分享和帮助他获得化学及生物武器的化学品(前体)--他曾用这些武器来对付伊朗人和伊拉克的库尔德族人,给其造成灾难性影响。然而,伊朗挺过战争,保持了领土完整。

如果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他不应该以为这样做伊朗就会岌岌可危,陷于困境。和华府一些人士认知相反的是,伊朗的主要经济指标强劲且不断增长。去年伊朗国内生产总值(GDP)成长11%,实际人均收入增加,而且油价徘徊在每桶70美元左右并呈上升趋势。在政治层面,伊朗总统鲁哈尼去年5月以极大优势击败其有力对手而获得连任后,其地位似乎相当稳固。

重要的是,观察几个月前伊朗部分地区发生的抗议活动,应该放在伊朗国内政治竞争激烈的背景之下来看,同时还要考虑到伊朗民众对解除制裁及伊朗预算补贴改革好处的期望破灭导致的经济上的不满。

然而,重点在于要了解这样的抗议活动并非意味着乱局或不安的形势将一发不可收拾,那段时间我人在伊朗,亲眼看到了西方国家对这些抗议活动的报导,与街头实际情况的出入。这些抗议活动的规模不只远小于新闻所呈现,而且对后来几个礼拜支持政府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报导篇幅少之又少。伊朗在国际舞台上也远远称不上被孤立,与欧洲仍维持友好关系,与中国及俄罗斯等大国的战略关系持续发展。总统鲁哈尼近期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双方签署多项贸易协定,最近几个月还出访了俄罗斯与土耳其。

如果特朗普觉得退出伊核协议,会让伊朗别无他选,只能继续遵守协议,那他就会犯下重大战略错误。其实,伊朗遵守协议,反映的是该国遵守其国际承诺的决心,以及与欧洲及其他国际伙伴建立信任的渴望。如果特朗普退出协议,伊朗将会借助协议的主要争端机制,来向联合国安理会投诉美国不遵守协议。这会让华府陷入孤立,并且不必要地走上同伊朗紧张关系升级之路。废除协议还可能让伊朗有理由加大核项目力度。

特朗普对伊朗的做法,最终很可能导致战争。这样的冲突不仅会给美国和伊朗带来灾难性后果,还会进一步破坏中东的稳定。中东地区正在设法摆脱伊斯兰国带来的灾难。

不过,特朗普有一个政策选项,那就是外交。外交选项目前还是可能的,而且无需摆出激进姿态也能取得成功。如果特朗普真心想与伊朗达成“更大的协议”,那就应当适当地落实伊核协议,以此来建立信任,然后再带着尊重而非侮辱来与伊朗接触。(完)

编译 张明钧/徐文焰/张若琪/陈宗琦/侯雪苹;审校 徐文焰/王丽鑫/李爽/张荻/艾茂林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