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8, 2018 / 4:48 AM / a month ago

分析:债市可能较意大利政府预期更早拉响警报

路透伦敦10月17日 - 意大利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遏制借款成本飙升的时间,可能要早于执政联盟政府言论所暗示的时机。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欧元纸币。REUTERS/Benoit Tessier

意大利经济部长本月承诺,如果10年期公债与德国可比公债的收益率差距扩大到400或500个基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这项收益率差距实际上就是意大利公债的风险溢价。由于市场已经消化了相当多的风险因素,利差暂时不太可能进一步激增。

但议员们的言论表明,在意大利制定支出计划过程中,这个问题仍然是一个争议焦点。副总理萨尔维尼誓言要扩大预算赤字,无论决定利差水准的债券投资者会怎么想。

这些言论凸显了这道公债利差水位的重要性,以及利差扩大到什么程度意大利政府才会无法容忍。

意大利/德国公债利差现在约为305个基点,接近五年来的最阔水准。由于罗马的预算计划导致其与欧盟关系紧张,并使意大利债信评级面临降级风险,今年该利差扩大了150个基点,是2011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但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表示,比起意大利官员提到的400-500个基点,危险临界点更接近350-360个基点。他们指出,若利差在这些水准--相当于意大利10年期公债收益率在4%左右--则可能触发借款成本更急剧上升,并蔓延至欧元区其他国家。

“在350-400个基点,投资者很难对意大利债券保持冷静,”德国商业银行利率策略主管Michael Leister表示,“这将代表意大利问题没有快速解决方案。”

简而言之,重点在于,利差扩大影响到银行业及意大利融通借款的能力。

美国国际资产控股(INTL FCStone)全球宏观策略师Vincent Deluard表示,意大利无法做到为债务背负4%以上的利息,而不陷入“公共死亡循环”,也就是偿债成本导致债务规模增速超过经济增速,即使意大利维持基本财政盈余。

他表示,鉴于意大利目前债务与GDP之比约为130%,如果利息为4%,则偿债成本将相当于GDP的5%左右。

“如果意大利名义GDP最多增长3%,那么意味着政府需要将基本盈余维持在2%,才能保持债务维持不变,”Deluard补充说。

基本预算盈余--预算盈余减去利息支出--今年的目标在1.8%,高于2017年的1.4%,但仍低于2%。

花旗分析师表示,若意大利10年期公债收益率升破4%,也就是从当前水准上涨50个基点,那么可能是卖出加速的“临界点”。高盛认为,若利差持续扩大至300个基点,将需要意大利或欧盟采取措施应对。

摩根大通补充称,利差逐步扩大增加了利息支出,并“耗尽财政空间”。

“一般来说,我们认为收益率曲线100个基点的增幅会导致利息支出占GDP的比重增加约0.15个百分点,”摩根大通在一份报告中称。

迄今为止,经济和公众尚未感受到利差扩大的全面影响,因为一些家庭贷款指标利率仍基本与欧洲央行官方利率挂钩。意大利抵押贷款根据欧元银行间拆放利率(Euribor)定价,而非意大利主权债收益率曲线。

此外,意大利已趁近几年借款成本较低的机会,将其债务平均剩余年限延至七年左右。这就意味着需要更长的时间收益率上涨才能造成债务的再融资成本上升。

**举债成本上升**

但收益率上升和利差扩大确实增加了标债的举债成本。上周的三年期公债标售时,意大利融资利率升至五年最高,不过标债规模较小,只有35亿欧元。

据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意大利政府今年迄今通过发债已筹资3,250亿欧元,平均融资成本略低于1%,所筹资金大多用于为到期债务再融资。这些到期债务的平均成本为1.3%。

但成本在高位所持续的时间长短,就和他们可能短暂触及的高点与低点一样重要;若收益率一直到明年始终居高不下,那问题将更加严重。

荷兰合作银行利率策略部门主管Richard McGuir表示,意大利债券加权平均收益率上扬颇令人担忧,因为它与偿债成本上升的步伐一致。

他估计,债券加权平均期限收益率若在2.63%,则债务相当于GDP之比将维持不变。存续期最接近上述加权平均期限的是2025年6月到期的债券,其收益率达到3.06%。

银行业更迅速地感受到这波冲击。意大利放款业者持有国内债券约3,750亿欧元,占其资产比重10%;债券收益率窜升侵蚀了仓位价值,损及其资本充足水平。

意大利交易商协会Assiom Forex近期指出,债券收益率差距若扩大至400个基点,将迫使部份放款业者向投资人筹资。

摩根士丹利估计,债券收益率差距自第二季以来扩大,对意大利银行业者资本水平所造成的整体影响介于1-14个基点之间。

摩根士丹利指出,从这些银行的债券组合规模、以及普通股权益一级资本(CET1)比率的最低水平看来,Banco BPM、UBI及BMPS最为脆弱。

无怪乎意大利债券收益率上涨往往伴随着银行股大跌,且通常会蔓延至欧洲市场。

在这一环境下,对决策者阻止市场动荡转变为危机的能力的信心会很容易消散,迫使决策者迅速采取行动。

欧洲央行逐渐退出刺激措施和美国公债收益率上升也使市场环境更加动荡。

考虑到意大利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之前欧元区受到的蔓延影响并不大。这种情况也可能发生变化。

一个渠道可能是投资行业,意大利债券下跌可能迫使基金经理卖出西班牙或葡萄牙债券,以保障今年的投资组合回报率。

“无论喜欢与否,意大利和德国公债的利差变化将决定今年大部分欧元债券组合的表现,甚至是那些并未投资于意大利的组合,”德国商业银行的Leister表示。(完)

编译 张涛/杜明霞/李爽/龚芳/王灿;审校 蔡美珍/李春喜/徐文焰/张若琪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