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6, 2019 / 4:19 AM / a month ago

焦点:政治冲击接踵而来 全球央行首脑希望能避免最坏情况

路透美国杰克森霍尔8月25日 - 全球央行的首脑们知道,他们的工作是让经济走出困境。

2019年8月23日,美国杰克森霍尔,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与英国央行总裁卡尼在央行年会期间交谈。REUTERS/Jonathan Crosby

然而他们在过去几天杰克森霍尔的全球央行年会上认识到,其他的人不仅对此当仁不让,而且有一些人似乎不遗余力地要把水搅浑。

“我们正经历一连串的重大政治冲击,昨天又是一例明证,”澳洲央行总裁洛威周六表示。前一日中国和美国互征对方商品关税,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向美国企业施压,要求它们撤出中国。

洛威在小组讨论会上表示,在这些政治冲击拖累经济增长的同时,“有一个根生蒂固的看法,即央行应该要解决这个问题...现实情况则要复杂许多,”这并不是货币政策能够解决的事情。

他的谈话显示出,每年一度、为期两天的杰克森霍尔央行年会在技术面的讨论,似乎经常脱离权力政治的现实世界。即使各国央行总裁与经济学家提到了目前把各个经济体绑在一起的深层关联性,但美国发动的贸易战似乎正在导致他们变成一盘散沙,提高了全球普遍放缓的可能性。

更糟糕的是,各国央行总裁对于如何对抗这种放缓趋势似乎缺乏信心--这样的放缓并非肇因于他们有现成对策的景气或金融的周期性崩溃,而是来自可能重创企业信心的政治决定。

洛威与其他央行总裁表示,如果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降息也无济于事。特朗普一直要求美联储降息,好让他在美中贸易战中占上风。

“问题在于美国总统,”前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Stanley Fischer)在周五的午宴活动中表示,“整个系统如何躲过最近所做的一些事情,包括试图摧毁全球贸易体系的做法,情势非常不明朗。对于如何应对这种情况,我毫无头绪。”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开幕致辞中表示,美联储没有建设新的全球贸易体系的计划。

**“最后时刻”**

各国央行多年来要求政界人士更加建设性地使用财政政策,解决困扰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但他们所面临的是一系列风险的迅速累积,核心是美中贸易战,还包括英国可能无序退欧造成的破坏、德国经济放缓、意大利政府垮台、香港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以及国际机构和协议长期以来面临的压力。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称本周末在法国比亚里茨召开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峰会是其成员国重新团结起来的“最后时刻”。G7成员国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日本、法国、意大利和加拿大。

鉴于这一切混乱情势,加上全球利率已普遍低于历史低点,货币政策有可能使不上力。

“政策空间并不大,目前我们也都在试图控制实质风险,”英国央行总裁卡尼周五在当地表示。

瑞典与土耳其等这类较小国家,目前也穷于应付全球贸易秩序或将产生永久性变化的可能性。由于全球央行普遍降息,这些国家受到资本流动加剧的冲击。

与此同时,那些大国则是担心自己落入可能难以脱身的境地。

对美联储来说,如果贸易不确定性拖累企业投资,开始损及消费者支出,那么联储可能会在经济情势仍混沌不明的情况下降息至零,迫使鲍威尔与联储决策者甚至得在危机或衰退的范围之外,权衡是否要重新动用危机时期的工具。

“货币政策行动能做的相当有限,”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梅斯特(Loretta Mester)周六在杰克森霍尔年会间隙对路透表示,“你必须承认美国经济会受到全球情势的影响...我确实担心这种对全球机构造成的整体危害。”(完)

编译 戴素萍/王灿/陈宗琦;审校 郑茵/张涛/张荻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