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 2019 / 1:51 AM / 5 months ago

焦点:日本银行业高管称 并购无法解决央行政策带来的问题

路透日本福冈3月19日 - 日本南部某大型地区性银行颇具影响力的高管称,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使商业银行难以通过贷款业务获利,这个问题无法通过银行合并解决。

资料图片:2017年9月,日本东京,一名男子跑步经过商业区的一个路口。REUTERS/Toru Hanai

西日城市银行(Nishi-Nippon City Bank)会长久保田勇夫曾经是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在财务省的同事。他称赞黑田东彦的大规模刺激措施纠正了具有破坏性的日圆涨势、重振了经济。

但久保田勇夫称,刺激计划持续时间较长带来问题,低利率多年来损害了金融机构的获利。

久保田勇夫周一对路透表示,超宽松货币措施,如黑田东彦的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和负利率,作为“短期应急”措施可能是有用且有效的。

“但政策持续的时间越长,副作用就变得越严重。”他说。“这种政策今年已来到第六年,我凭直觉认为,可能蓄积了相当巨大的副作用。”

由于持续数年的超低利率损及银行获利,且人口减少导致企业移往较大的城市,日本许多地区性银行正努力应对传统贷款收益缩减的问题。

尽管日本银行业游说团体对日本央行政策造成的苦痛提出抱怨,但金融监管机构敦促地区性银行削减成本并找寻新的赚钱方式。

部分日本央行官员曾表示,合并可能是地区性银行应对商业环境恶化的选项之一。

**更大的问题**

久保田勇夫表示,光是推动地区银行合并并没有办法解决日本央行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所制造出的更大问题。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将长期利率限制在零水平。

“不论日本央行有意或无意这么做,他们正在挤压商业银行的获利,”久保田勇夫表示。

“不过另一方面,这种现象永远无法藉由例如银行合并等方式加以解决。因为这项政策的缘故,整体银行业自然变得无利可图。”

在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之下,日本央行目前承诺将短期利率与10年期日债收益率分别引导至负0.1%与近零水平。这项政策使得银行业难以从借入短期资金后再以较高收益率放款的传统业务中获利。

“我们希望这种政策早点儿停止。我们可以这样说。但我们不能说当局应该怎么做,”在被问及如果日本央行放弃负利率、商业银行是否会好过些这一提问时,久保田勇夫这样表示。“他们有权力和职权。他们也要对他们的政策结果负责。”

久保田勇夫说,尽管实现2%的通胀率目标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但黑田东彦不会放弃他的目标。久保田勇夫认为,央行总裁的思维方式“非常好”。

久保田勇夫和黑田东彦都曾经是财务省派至海外的研究生,在牛津大学师从知名经济学家。

“他很有自信,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久保田勇夫在谈论黑田东彦时说。“即便他对某件事没把握,但只要有政策需要,他绝不会说不。”(完)

编译 王灿/张若琪/陈宗琦/李爽 审校 张荻/戴素萍/汪红英/李婷仪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