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独家:鉴于通胀上升 日本央行讨论如何发出最终加息信号

路透东京1月14日 - 消息人士表示,日本央行的政策制定者们正在讨论能多快开始发出最终加息的信号;受到物价普遍上涨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立场更加鹰派的鼓舞,日本央行甚至可能会在通胀率达到2%的目标之前加息。

资料图片:2017年6月,日元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

尽管日本央行短期内很难加息,且至少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将维持超宽松政策,但金融市场可能低估了央行逐步退出刺激计划的意愿。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央行保持货币政策宽松的措辞谨慎的承诺,只适用于稳步向市场注入资金,而不是维持目前的低利率。

“日本央行从未承诺在通胀超过2%之前保持利率不变,”一位熟悉日本央行想法的消息人士表示,这一观点得到了另外两个消息人士的呼应。

“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讲央行可以在通胀持续高于目标水平之前加息。”

在实施了九年激进的货币宽松政策之后,日本央行似乎终于得偿所愿。通胀正在缓慢升向目标,并已经改变了公众对通缩将持续下去的看法。

在原材料价格上涨、而非预期中的内需上升推动通胀升高的情况下,日本央行近期的首要任务是避免让短暂的通胀上升引发市场对提前收紧政策的猜测。

许多日本央行官员预计,加息的条件不会在今年满足,因为消费是否会强劲到足以让企业继续提价尚不确定。

这意味着,实际加息可能要到2023年,等到新央行总裁接替明年4月任期结束的黑田东彦之后。

但消息人士称,美联储的稳定加息计划、日圆疲软以及公众对生活成本上升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都促使日本央行在思考未来的退出计划时更加大胆。

“这是一段时间以来的第一次,物价前景不仅有下行风险,还出现了上行风险,”第二位消息人士说。

“日本央行需要密切关注其他央行在做什么,”第三位消息人士说,他指出越来越多的海外央行在考虑加息。

消息人士称,日本央行的九名审议委员中存在分歧,有人认为有缩减刺激措施的空间,有人对采取任何可能被视为政策紧缩的措施持谨慎态度。

**政策退出路径**

日本央行已经通过稳步缩减资产购买来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目前的债券购买速度还不到2016年水平的五分之一,当时央行从调整增发货币速度转向以利率为目标的政策。

图:日本央行一直在“不动声色”缩减购债

tmsnrt.rs/3nkZC0r

它还在放缓对风险资产的购买速度,并将在3月逐步结束一项疫情纾困贷款计划,此举将减少对经济的现金供应。

日本央行能够在不冲击市场的情况下缩减购债,部分原因是这些举措是在股市反弹和日圆走弱的趋势下进行的。

对于日本央行来说,行动顺序是先继续缩减资产购买规模,然后转向调整收益率曲线控制目标。当前目标是短期利率为负0.1%,10年期债券收益率在零左右。

央行开始发出信号,表示通胀率上升前景增强,暗示长期以来的零利率环境可能没有几天了。

黑田东彦上个月说,由于原材料成本上升,通胀率可能接近2%的目标,这是他迄今为止发出的有关物价上涨压力将扩大的最明确信号。

日本央行副总裁雨宫正佳12月时也表示,随着更多企业能够将成本上升转嫁给消费者,通胀压力也正逐渐升高。

消息人士表示,央行的下一步可能是微调关于未来利率路径的指引,目前的指引是承诺维持利率在“当前水位或甚至低水位”。

“这显然是有意为之,”第四位消息人士针对利率指引用词指出。“各央行当局必须为自己留下一些调整利率的弹性空间。”

消息人士称,虽然日本央行内部未有共识,但存在各式构想,包括放弃负利率、扩大容许10年期公债收益率在0%目标上下波动区间、以及改以较短天期公债收益率为目标等。

日本央行也受到政治面因素箝制。

日本政府依赖央行融通庞大公共债务,即使借贷成本只是小幅上升,也可能对日本财政造成巨大打击。

这可能意味着升息任务将留给下任央行总裁。外界认为雨宫正佳是接任的热门人选之一。

“如果消费者变得更加适应物价调涨,这可能会让日本央行能够讨论升息,”第五位消息人士称。“但基于日本的庞大公共债务,要和政府磋商并非易事,而且会花不少时间。”(完)

编译 王兴亚/王灿/蔡美珍;审校 张荻/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