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热点聚焦:黑田的“火箭筒”刺激政策效果不彰 日本央行开始清理战场

路透东京9月13日 - 在实施多年的震撼与威慑刺激政策之后,日本央行正在悄然收回由总裁黑田东彦大胆推出的激进政策,并率先采取有争议的新措施,模糊央行业务和政治之间的界限。

资料图片:2019年6月,日本东京,日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出席记者会。REUTERS/Kim Kyung-Hoon

内部人士称,日本央行解除这一套复杂政策的行动是由副总裁雨宫正佳推动的,雨宫正佳长期任职于央行,被视为2023年黑田东彦任期结束时接任总裁的有力竞争者。

黑田东彦这一套复杂的政策框架,是央行多年来试图提振停滞的消费者物价但未获成功的产物。在经济受困于疫情之际,雨宫正佳和理事内田真一已经在幕后着手,使黑田的政策框架更易于控制,并最终让日本回归更正常的利率环境。

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选项越来越少,这意味着这两位雄心勃勃的技术官僚在转而推动央行实施类似于产业政策的计划,例如那些旨在鼓励银行业整合以及绿色金融的计划。

最具决定性的、同时也是最新一次的政策方向调整,是在日本央行3月会议上,当时央行宣布将不再致力于固定的风险资产购买计划。这是央行暗中放缓货币支持的一个迹象,尽管并未进行正式沟通。

“通过3月份的行动,日本央行为最终的政策正常化奠定了基础,”一位了解央行政策审议情况的黑田东彦的亲信说。

对3月会议前后事件的描述,是基于对20多位现任和前任央行和政府官员、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以及直接或间接了解货币政策决定的学者的采访。日本央行对该报导不予置评,并拒绝了路透采访雨宫正佳和内田真一的请求。

“目前的刺激措施不可能永远保持下去,必须在某个时候退出,”一位参与了3月份决策的前日本央行决策者说。“这一直是央行官员在考虑的问题。”

官方称,3月份的变化旨在延长黑田东彦所倡导的刺激政策的时间。黑田东彦曾被认为大胆且富有远见,有望通过他的“火箭筒”资产购买计划使经济摆脱通货紧缩。

然而,内部人士表示,还有另一个原因:为最终从这些政策中撤退铺平道路。

虽然这一意图并未对市场公开,但这将标志着黑田东彦的大胆尝试即将结束。他的尝试是基于教科书上的理论,即强有力的货币行动和沟通可能影响公众的价格预期并推动通胀上升。

“好像日本央行正试图通过一直做些新的事情来证明自己,”前日本央行副总裁山口广秀说。“现在已经很清楚的是,日本央行无法轻易影响和塑造公众的心态。”

首相菅义伟本月决定卸任,可能使得围绕日本央行的沟通、超宽松政策和黑田东彦最终继任者等问题,成为日本下一任领导人的热点问题。

黑田东彦曾被视为坚决的货币宽松政策的象征,但随着日本央行近来的预测显示,通胀率在他2023年任期结束后很长时间内仍无法达到难以实现的2%目标,黑田东彦似乎正退居二线。

他也承认需要解决超低利率对金融机构造成的压力。

今年到目前为止,他的六次演讲中只有一半是关于货币政策的,这与他2013年担任总裁的第一年形成鲜明对比,当时他15次演讲中,除了两次之外,其他都是关于货币政策的。

根据与黑田东彦共事的同僚说,随着不再着力强调2%的通胀率,黑田东彦正在撰写回忆录,内容从与许多外国政策制定者的接触,到他在那不勒斯出差时吃的披萨等不一而足。

“比起主持委员会会议,他可能更喜欢阅读哲学方面的书籍,”一名同僚谈到这位学究型总裁时打趣地说。

**政策正常化**

最终退出黑田时代刺激措施的计划仍未公布,并且没有成为该央行官方沟通的一部分。

但刺激措施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逐步回撤,当时日本央行以控制利率的政策取代了以既定速度注资的承诺。

雨宫正佳是一位古典音乐爱好者,因起草了许多货币宽松计划而被称为“日本央行先生”。自去年年初以来,他一直在精心安排,以更协调的方式撤回他帮助黑田推出的刺激措施。

但细节将由内田真一制定。曾与他共事或在他手下工作的人说,凭借“丰富的想法和极其敏锐头脑”,他和雨宫正佳一样进入日本央行高层。

挑战将是如何缓解长期宽松政策给金融机构带来的不断上升的成本,同时又不给市场留下日本央行将大步退出宽松政策的印象。

雨宫正佳批准了11月公布的一项有争议的计划。根据该计划,日本央行向削减成本、提振获利或进行业务整合的地区性银行持有的存款支付0.1%的利息。

这是对地区性银行抱怨日本央行负利率政策正在缩小本已微薄的利润的一种认同,也反映了决策者对长期低利率可能破坏银行业稳定的担忧。

一位消息人士说:“这基本就是缓解地区银行所受负利率冲击的一个补偿计划。”

到2020年中期,官员们还在讨论如何解决他们最头痛的问题:日本央行持有大量的上市交易基金(ETF),巨额持仓使央行资产负债表面临市场波动的潜在损失。

多年来,政府依靠日本央行为日本股市设定了价格底线,阻止央行官员放弃以既定速度购买ETF的承诺。

但随着股市不断上涨,政治气氛也发生了变化。议员们开始抱怨日本央行的巨额持仓给股市造成了扭曲。

去年,一个机会出现了:在加大购买力度以缓解新冠疫情引发的市场动荡之后,日本央行开始缩减购买规模,并发现市场对缩减淡然处之。

这让日本央行官员相信,只要向市场保证在危机时仍会进行干预,该行就可以在不扰乱市场的情况下终止购买。

前经济产业大臣、在野党重量级人物海江田万里表示,“日本央行做出了一个绝对正确的决定,从缩减ETF购买开始,走向退出宽松政策。”他曾是积极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者。

**界线模糊**

下一步将是提高利率,这是自2007年以来首次加息,并从市场上撤走多余的现金。

3月的举措为这一步骤奠定了基础。但消息人士称,由于通胀受到抑制,加息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而且可能会留给黑田的继任者。

“如果日本央行幸运的话,(关于加息的)辩论可能从2023年左右开始,”前日本央行理事前田荣治告诉路透。

“但这不会是政策正常化,它只是从非常规刺激转向更可持续的货币宽松,”前田荣治表示。他参与了当前刺激措施的起草工作。

抛售日本央行持有的巨额ETF将更加艰难。消息人士表示,虽然官员们在内部集思广益,但对于何时以及如何进行出售并没有达成共识。

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央行内外的政策制定者都表示,仍然需要某种形式的刺激措施来支持挣扎中的经济,而这一点在菅义伟下台后不太可能改变。(完)

编译/审校 张明钧/王灿/张若琪/李爽/王兴亚/戴素萍/郑茵/刘秀红/孙茉莉/汪红英/陈宗琦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