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3, 2019 / 1:38 AM / a month ago

焦点:日本央行考虑以最低的成本进一步下调负利率的办法--消息人士

路透东京9月12日 - 熟悉日本央行想法的消息人士称,日本央行正在研究以最低成本进一步下调负利率的方法,并考虑将其作为应对经济放缓和全球风险加剧的主要政策措施。

资料图片:2012年12月,日本东京,日本央行总部悬挂的日本国旗。REUTERS/Yuriko Nakao

他们表示,任何此类举措都可能与防止收益率曲线过度趋平的措施相结合,因为长期和超长期公债收益率的过度下跌将侵蚀金融机构的利润率。

由于全球风险对日本经济复苏构成威胁,日本央行政策制定者对最早在下周的利率评估会议上讨论扩大刺激措施的可能性持更开放态度。

消息人士称,由于目前市场平静,日本央行倾向于在9月18-19日的会议上按兵不动,除非欧洲央行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采取比预期更为大胆的货币宽松举措,加剧市场动荡,并导致不乐见的日圆大涨。

日本央行召开会议之前,欧洲央行和美联储分别在9月12日和9月18日发表政策声明。

“无论日本央行何时采取行动,它都必须开始考虑自己能做些什么。在这样做的时候,考虑(额外宽松举措)的副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

消息人士称,日本央行决策者正在就未来几个月(若不是下周)可能采取何种工具来防止全球需求下滑拖累日本脆弱的经济复苏展开辩论。

如果目标是通过降低借贷成本来提振经济增长,将短期利率目标在负值区间进一步调降是最有可能的选择,消息人士指出。

他们补充称,日本央行决策者考虑在负值区间进一步调降利率时,主要担心的是,此举可能引发长期债券收益率大幅下降,损害金融机构的获利。

然而,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并非易事,因为压低短期利率自然会给长期借款成本带来下行压力。

这种两难境地凸显了负利率的局限性。由于弹药越来越少,其他国家的央行只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才采用负利率,以对抗疲弱的经济增长,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呼吁实行负利率。

经过多年的大规模刺激和超低利率,日本央行发现自己被困在角落里,政策武器逐渐减少。

另一位消息人士称,“收益率曲线太过平坦是不可取的。”另外两位消息人士亦持相同看法,“这违背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原则。”

**强烈呼吁现在行动**

根据收益率曲线控制(YCC)原则,日本央行引导短期利率接近负0.1%,10年期公债收益率接近零。它还购买政府债券和风险资产,以达到难以实现的2%的通胀目标。

不断加深负利率极具争议,因为它将挤压金融机构本已微薄的贷款利润率。尽管如此,它仍被认为是抑制日圆升值、通过降低借贷成本刺激经济增长的最有效工具。

关键是保持收益率曲线足够陡峭,为投资于超长债券的银行、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留出一些喘息空间。

日本央行在8月4日10年期日债收益率跌至负0.295%时,削减了市场操作中的债券购买,这表明它对长期收益率不断下降感到不满,该水平远低于市场认为的日本央行的底线负0.2%。

当天,20年期公债收益率跌至0.015%,勉强高于零。

“日本央行不会容忍超长期公债收益率跌至零以下,”第二名消息人士称。

目前还没有就抑制收益率过度下降的最佳途径达成共识。

消息人士称,第一步可能是更明确地传达出日本央行的决心,即通过放慢债券购买速度,抗击超长公债收益率的任何不受欢迎的下滑。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上周发出警告时就是这么做的。他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表示,超长期债券收益率已“跌得有点过头”。

“这很棘手,但重要的是让收益率曲线保持合适的水平,”第三位消息人士称。(完)

编译 刘静;审校 李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