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日本希望制造业从中国回流 无奈切断中国供应链代价高昂

路透纽约6月9日 - 今年4月,日本企业Iris Ohyama同意开始在日本生产急需的口罩,这是希望让生产从中国回到国内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取得的一次胜利。

资料图片:2020年5月18日,日本川崎市,一家车厂的装配线工作场景。REUTERS/Issei Kato

新冠疫情导致在中国的工厂关闭,让日本受到惊吓,安倍政府拨出20亿美元,帮助企业将生产转移回国内。这项政策是应对疫情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一些官员甚至认为此一政策事关国家安全。

“我们已经变得依赖中国,”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上周表示,“我们需要使供应链更加稳健和多样化,扩大我们的供应来源,并增加国内生产。”

在日本生产口罩是明智的,因为日本国内对口罩的需求飙升。但Iris Ohyama在本月之前只在中国生产口罩,该公司也是目前为止已知唯一一家利用政府补贴的日本大型企业。

许多其他日本企业称,把产出移回国内既不切实际也不经济。他们之所以需要在中国实际设厂,是因为其制造的产品绝大部分最终是针对中国消费者,这么做才能够符合“及时生产”(just-in-time)的要求,也就是以缩短交付时间为先,达到有效率生产。

“我们生产的零件很大,因此我们需要靠近客户以便控制成本,”Yorozu Corp 7294.T发言人Chikara Haruta说。该公司生产汽车悬挂系统和其他零部件。

Yorozu的武汉厂距离本田汽车7267.T组装工厂仅七公里。

对日本汽车生产商而言,在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仰赖中国供应商也是一门好生意。

“即便我们想,也很难去减少我们对中国制零部件的使用,”一位日本车商高管对路透说。由于未获授权对媒体讲话,该高管要求匿名。

他补充称,中国供应商在过去10年间提高了竞争力,现在提供大量高质量、低成本的零部件。

丰田汽车7203.T,日产汽车7201.T和本田汽车在中国都至少有三个研发中心,它们的供应商也在跟进。

“软件在什么地方开发,决定了硬件在什么地方开发和制造,”一家零日本部件供应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

“如果政府新的激励措施只侧重于把制造业带回国内,而忽视了研发功能,那就是误入了歧途。”

**过度依赖?**

日本政界人士越来越担心日本对中国作为生产中心的依赖。

本世纪初以来,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人们在谈论“中国+1”策略,即通过在中国和另一个亚洲国家设立工厂和设施来管理风险的政策。2012年,中日紧张关系升级,许多日本公司寻求在东南亚开展业务以实现多元化,这种策略的吸引力大增。

为应对新冠疫情,中国的工厂2月几乎全部停产,凸显日本对中国的依赖。

日本政府拨款2,200亿日圆(20亿美元),首次为制造业回流提供补贴。政府还为日企提供235亿日圆,加强并多元化在东南亚的供应链。

根据经济产业省的调查,截至2018年3月,日本企业在中国至少有7,400家分支机构,较2008年增长60%。经济产业省的另一项调查显示,同一年日本在华制造业分支销售了2,520亿美元商品,其中73%销往中国,另外有17%出口到日本。

在华日企互动图:tmsnrt.rs/2Ubu7aP

**选择中国**

电子产品制造商也表示,他们很难切断与中国供应链的联系。

Nidec Corp6594.T在4月甚至表示,需要改善在中国的供应链。

“我们需要强化我们中国工厂的采购能力。我们应该在内部生产这些零件,”执行长Shigenobu Nagamori对记者表示。

日本显示器公司(JDI)6740.T和芯片制造商罗姆(Rohm)6963.T表示,海外劳力密集的后端制程工作可能实现全面自动化,这可能有助于在国内建立更先进的新组装线。

但对许多其他公司而言,中国仍是成本较低的选项。

显示器面板和电视生产厂夏普 6753.T在日本生产超薄面板,之后运送到中国再加上背光、连接器等其他零件,这一制程需要不断的手动测试及机械校正。

“后端制程长久以来是在中国完成,因为这是一项劳动力密集型工作,”夏普一位发言人士表示。

“后端制程若迁回国内来做会很昂贵。”(完)

编译 汪红英/李婷仪/艾茂林/杜明霞/戴素萍 审校 陈宗琦/徐文焰/张荻/王灿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