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KEMP专栏》白宫要求调查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恐怕是搞错了对象

Reuters11月19日 -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21年5月15日,美国华盛顿的一处加油站。REUTERS/Andrew Kelly

路透伦敦11月18日 - 美国总统拜登要求对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反竞争行为进行调查,这可能是应对燃料价格上涨的明智政治操作,但他未能提出本案中产业合谋的证据。

白宫周三发布了拜登致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信函,当中写道:“我发函是为了呼吁贵单位注意,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实施不利于消费者的行为。”

总统写道:“联邦贸易委员会有权评估非法行为是否使家庭加油成本提高...我认为你们应该立即评估。”

总统投诉的核心是,尽管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成本在下降,但零售汽油价格仍然很高。

“尽管目前精炼燃料成本正在下降,且行业利润上升,但零售汽油价格持续上涨,”他说到。

“上个月,粗制汽油价格下降了5%以上,而同期零售汽油价格却上升了3%。”

“粗制汽油价格和加油站的平均价格之间存在着无法解释的巨大差距,远远高于疫情前的平均水平。“

信中继续抱怨说,与2019年相比,一些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获利几乎翻了一番,他们正在利用所得资金进行股票回购和增加股息。

“我无法接受辛勤工作的美国人因为反竞争行为或其他潜在的非法行为而为汽油支付更多的费用。因此,我要求委员会进一步调查石油和天然气市场正在发生的情况,如果发现任何不法行为,应使用委员会的所有工具。”

但是,总统的顾问们把不同的市场和不同的时间尺度混为一谈,对价格和盈利能力提出了令人困惑的论点,未能就干预行动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毫无疑问,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某些部分,反竞争行为和支持价格的意图是很常见的(参考英文书籍 “Crude volatility: the history and the future of boom-bust oil prices”, McNally, 2017)。

在很大程度上,石油业的历史就是生产商试图协调投资和产出,以将价格维持在能在全面竞争中取胜的水平之上。

联邦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可能有理由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反竞争行为进行调查,但白宫在这封信中没有提出这点。

**混为一谈**

这封信是一位因燃料价格上涨和通胀突然加速而受到政治压力的总统发出的衷心恳求。

不幸的是,这封信把四个不同的行业混在一起:原油生产、石油炼制、燃料零售,可能还有天然气生产。

其中每一个都是周期性的,价格和利润率都波动剧烈,受制于其自身的规律,这使得它们之间相关性较低。

这封信还将过去一个月的短期价格波动,与相对于疫情之前情况的长期比较混为一谈。

它忽略了汽油的零售和批发成本之差异在短期内是非常不稳定的--这个事实使得一个月的价格数据不足以得出哪怕是初步的结论。

它提出了一些关于成本、批发和零售价格、利润率、净收入和股东回报等指标,暗示该行业正在获得超额利润。

在这一点上,它似乎将勘探和生产的上游利润与炼油和零售的下游利润,以及国内市场的利润与海外业务的利润混为一谈。

它没有具体说明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以牺牲美国客户的利益为代价获取超额利润的机制。

**证据**

拜登的核心观点是,上月半成品汽油趸售价和加油站汽油零售价之间的差距已经扩大。

确实,在最近几周,(含税)零售价格和各趸售价格指标之间的差距有所加大。

但这个利润率的短期波动率一直较大,目前的情况也不算异常。数据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相对于趸售成本,零售价格在某种程度上被操纵。

每年这个时候汽油趸售库存相对较低,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最近利润率和零售价格面临上行压力的原因。

炼厂、油库、管道和燃料加工商的汽油库存在过去六周连续下降,总计减少1,300万桶。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库存仅为2.12亿桶,是2017年以来和2014年之前的同期最低。

随着经济重新开放,通勤恢复,不过由于疫情缘故,很多雇员还是避免乘坐公共交通,由此带来的强劲需求导致库存降低。

作为消费指标的国内市场汽油供给量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仅用需求强劲这一因素,就可以解释为何汽油零售价格和利润率高企,根本不用考虑供应商是否存在反竞争行为。(完)

编译 张明钧/张涛/孙茉莉; 审校 汪红英/刘秀红/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