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9, 2018 / 7:25 AM / 2 months ago

《KEMP专栏》油市主导力量从OPEC转移至沙特与俄罗斯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俄罗斯西西伯利亚,油田工人在检查管道阀门。REUTERS/Sergei Karpukhin

路透伦敦8月8日 - 油市主导力量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转向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之间的双边关系,这是过去20年石油生产一系列结构性变化的产物。

这些变化具有较深的结构性,与各石油部长的个性或谈判技巧关系不大。

多数的变化可追溯20年甚至更长时间,只是其中一些变化近来有所加速,比如近期委内瑞拉和利比亚产油量下降。

从某种程度上讲,产量是市场主导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OPEC各国迥然不同的命运已使得该组织内部进行了实力的重新分配。

其结果就是,决策的焦点从OPEC内部谈判转向了OPEC与俄罗斯的外部谈判。

**OPEC内部竞争**

OPEC成立于1960年,旨在减少创始成员国之间为了吸引国际石油公司的投资,而在税率、使用费和石油所有权问题上的有害竞争。

“OPEC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协调和统一成员国的石油政策,”OPEC的创立章程中称。

该组织的五大创始国(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与委内瑞拉)在全球未开发石油储量中占据很大份额,也位居增长最快的产油国之列。

OPEC最初的关注点是在与国际石油巨头的谈判中结成统一战线,以获得更大比例的石油销售收入。

后来利比亚(1962年)、阿联酋(1967年)、阿尔及利亚(1969年)和尼日利亚(1971年)的加入,令OPEC对石油储量的掌握比重进一步提高,也迅速增强了该组织的谈判实力。

OPEC的实际关注重点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从税收和使用费率(1960年代)转为对储量的所有权(1970年代)、油价(1970年代及以后)和产量配额(1980年代及以后)。

OPEC的市场实力可以说在1973年达到高峰,当时成员国的石油产出占全球比重略超过五成,1985年时则下滑至约25%,在那之后小幅回升。

OPEC早期内部均势是由沙特、伊朗及委内瑞拉所主导,其他国家扮演相对次要、但偶尔会打乱局势的角色。

沙特、伊朗及委内瑞拉这三个国家的产出在1970年时还旗鼓相当,约为各380万桶/日。(数字出自BP于2018年出版的世界能源统计回顾)

到了1973年,沙特已经遥遥领先,产出达770万桶/日;伊朗及委内瑞拉则分别为590万桶/日及350万桶/日。之后数十年差距持续扩大。

**赢家与输家**

根据到2017年时的产出增加与否,OPEC成员国可以大致分为1973年以来的赢家和输家。

reut.rs/2vvAfOC

最大的赢家为沙特,增加430万桶/日;伊拉克增加250万桶/日,阿联酋增加240万桶/日,安哥拉增加150万桶/日,卡塔尔增加130万桶/日。

最大的输家是利比亚(产量下降130万桶/日)、委内瑞拉(产量下降130万桶/日)和伊朗(产量下降90万桶/日),而其他成员国则处于中间位置。

赢家主要得益于政府稳定和加大投资,其中有国外的因素,也有技术的优势。输家则受到冲突、制裁、政局不稳、腐败和管理不善的打击。

一些国家已经摆脱先前的困境,特别是伊拉克,该国在1980、90年代和本世纪初产量大幅下降,因受到战争和制裁的影响。

有的国家则是最近才出现问题,例如利比亚部族间的冲突,而可能很快会复原。

其他国家则在过去数十年一直产量不稳定,如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近期前者的情况明显恶化。

其结果就是,沙特以及一定程度上说阿联酋的势力变得更大,而伊朗和委内瑞拉则已退步成为二流产油国。

此外,沙特、科威特和阿联酋是仅有的几个拥有产量弹性的成员国,并在2016年的减产协议中自愿承担了多数减产份额。

其他OPEC成员国通常都依照自己的技术能力尽量多的生产原油,因为他们的直接收入需求很大。

从这个程度上说,像尼日利亚、利比亚和委内瑞拉这些国家虽然在减产,但这些减产是因为动荡和管理不善而被迫实现的。

**OPEC之外的磋商**

在1970和1990年代,激烈的谈判大多发生在OPEC内部,因成员国试图先在内部达成一致立场,然后才与OPEC之外的产油国磋商。

但产量和实力情况的改变使OPEC内部磋商的重要性大大降低,而是更加看重与OPEC以外产油国的磋商,尤其是俄罗斯。

制裁和动荡已导致伊朗、利比亚和委内瑞拉置身局外,从一定意义上来看,尼日利亚也是如此,这些国家在OPEC内部的磋商中也基本沦落到了旁观者的地位。

在剩余OPEC国家中,科威特和阿联酋在过去20年密切配合沙特的产量政策。

权力重心的变化使沙特成为无可争议的OPEC领导者,并可集中精力与外部国家谈判,主要是俄罗斯。

现在最重要的谈判是沙特与俄罗斯之间的双边谈判,而不再是维也纳OPEC总部会议桌旁的产量分配协商。在1980-2000年代,OPEC的产量分配磋商是决策重心。

对OPEC长期观察家来说,这种转变不应在意料之外。过去60年来,权力重心和谈判内容一再出现变化。

这可能不是最后一次变化。如果伊拉克的产量继续上升,该国将不可小觑,权力重心还会再次改变。

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的产量最终可能会反弹,尼日利亚也可能会恢复增长,这些也都会挑战沙特的控制权。

但目前而言,沙特的领导地位无可争辩,重要的是与俄罗斯的谈判。(完)

编译 刘秀红/徐文焰/张明钧/张荻/汪红英/王颖;审校 王洋/许娜/张若琪/孙茉莉/李春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