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7, 2018 / 6:38 AM / a month ago

《KEMP专栏》沙特的石油外交武器不管用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5月21日,沙特拉斯坦努拉,沙特阿美的一处石油设施。REUTERS/Ahmed Jadallah

路透伦敦10月16日 - 一名记者进入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后失踪,令沙特面临一场外交危机,但沙特不太可能为此动用所谓的“石油武器”。

上一次沙特试图以石油销售作为外交工具,是在1973/74年,从当时的经验可看出,这种作法不会奏效,沙特本身将损失最大。

尽管沙特媒体出现一些强硬呛声,但基于自我利益考虑,沙特政府不太可能以减少销售石油或试图推升油价作为报复。

这层顾忌虽未阻止沙特方面暗示以石油产量及价格作为武器的威胁,但这应该解读为沙特迫切希望获得支持及理解,而非严正威胁。

“如果美国制裁措施加诸沙特,我们将面临一场重创整个世界的经济灾难,”官方媒体Al Arabiya一篇评论文章指出。

“利雅得是(全球)石油首都,得罪利雅得将影响石油产量,进而影响其他重要大宗商品,”该篇评论警告。

作者直白地表示,如果油价达到每桶80美元惹毛了美国总统特朗普,“那么没人应排除油价跳涨至100或200美元、甚至再翻一番的可能性。”

沙特政府的官方回应更为谨慎,不过也提出警告称政府会采取更强力的报复措施,并指出沙特“在全球经济中有着极具影响和至关重要的作用。”

**石油禁售**

1973年10月,沙特和其它阿拉伯地区产油国宣布将每月减产5%,直到以色列从已占领的阿拉伯领土撤军。

另外,沙特与其它阿拉伯地区产油国还宣布,对美国和其它一些国家实行石油禁售。

当时,在作出减产和对美禁售决定之前,全球的石油供应本已吃紧,主要原因在于1950和1960年代实际油价较低。

1968年美国的备用产能为每日400万桶,而1972年3月之前这些产能就已耗尽。

在这样的背景下,减产和禁运令本就紧俏的市场愈发趋紧,推动油价飙升,并给沙特阿拉伯和其它产油国带来巨大的短期增收。

但政策本身是个失败,虽在实施数月后扭转,但给沙特和OPEC国家造成的长期损害,花费了数十年时间才得以纠正。

**政策失败**

按照最基本的标准来评判,该政策未能实现本来意图和目标,即改变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或是迫使以色列撤出占据的巴勒斯坦地区。

对于沙特和其它阿拉伯产油国,更严重的情况在于,油价攀升造成永久性的需求破坏,并鼓励了替代供应者的兴起。

油价上涨帮助刺激了对阿拉斯加、北海、苏联和中国等地区的新油田开发,这些新增供应在1980年代浮现并涌入油市。

油价上涨还引发住宅和商业取暖设施以及发电站转而使用原油和重质燃料油以外的能源。

美国和许多发达国家的家庭和办公场所都从重质燃料油转向更便宜和更可靠的取暖能源,比如天然气、煤炭发电与核电。

到1980年代末期,更便宜可靠的煤炭、天然气及核电在电力行业中多已取代高昂又不可靠的石油,而这是沙特永久失去且从未夺回的市场区块。

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决策官员还制定了新的汽车燃料经济性标准,以降低运输行业对进口的依赖,这再次对石油需求造成永久性伤害。

长期来看,石油禁运为油价崩跌创造了条件。油价崩跌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让沙特及其他产油国遭受重创,在2000年代以前都还无法恢复元气。

**武器失效**

石油武器并不奏效,这也是沙特不太可能在华盛顿邮报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失踪引发的争端中动用该武器的原因。

短期内,沙特从油价上涨中获得的收入或许高于销售减少带来的损失。但油价上涨将对全球经济和消费构成沉重打击,并可能导致油市在一年内再度下跌。

这个武器不能用来针对特定石油消费国,因为油市是全球性的,而且是高度整合。为了惩罚一些国家而限制供应会推高所有消费国的油价。

动用石油武器向美国施压将令中国和印度的成本上升。中国和印度是最大且增长最快的石油进口国,是未来的重要市场。

沙特在过去几十年间一直标榜自己是可靠的石油供应国,尤其是对亚洲客户而言,任何想动用石油武器的尝试都将损害这一精心设计的声誉。

沙特的炼油客户可能会转向伊朗、俄罗斯和美国寻求额外原油供应,并可能对长期依赖沙特的局面进行重新考虑。

如果沙特仍试图以石油产量和销售为武器,由此导致的油价上涨将引发新一轮保护措施,这将削弱对沙特主要产品的长期需求。

油价飙升将可能让人们重新聚焦于汽车的燃油经济性标准,并加速电动汽车的部署。

价格上涨以及对不可靠供应的担忧将加速电动汽车的推广,并且就像1980年代石油被挤出取暖和发电市场一样,被挤出交通运输市场。

沙特数年来一直敦促石油消费国记住该国需要“需求安全”,就像他们需要“供应安全”一样。

但是,把石油产量当做武器可能会破坏这种相互理解,引发消费国的强烈抵制,齐心合力减少石油进口。

最后一点,沙特严重依赖美国来保障安全(包括提供先进武器系统、训练、情报以及在海湾地区及周边驻防的数以千计的美国军事人员和飞机)。

综合以上这些原因,石油武器基本上没有用处,这把靠不住的短枪更可能伤到自己而非预定目标,因此沙特不大可能使用这个武器。(完)

编译/审校 蔡美珍/王琛/高琦/龚芳/汪红英/王兴亚/王洋/艾茂林/王丽鑫/侯雪苹/李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