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KEMP专栏》油价重挫损及美国经济

撰稿 John Kemp 编译 张涛/杜明霞/张荻

美国埃克森美孚巴吞鲁日炼油厂内的储油罐。REUTERS/Lee Celano

路透伦敦1月18日 - 原油与天然气价格下滑,以及产业投资减少,正在成为美国及其他主要产油国经济的重大阻力。

经济学家往往简单地认为,原油与天然气就是其他商品与服务生产过程中所需的原料,因此通常认为燃料价格下跌对于经济活动来说是好事。

但原油与天然气的生产与提炼本身也是一个重要产业,因此钻井活动下降可能在中短期内对经济成长造成负面影响,直到经过较长时间后,对其他产业与消费的正面影响占上风。

从产值与投资规模来看,原油勘探、生产、精炼、运输与营销是美国及世界范围内的最大产业之一。

就美国来说,从事原油与天然气开采与提炼的企业,2013年投入近2,000亿美元购置新设备和建设相关设施。这是可以获得这些数据的最近一年。

据美国统计局的数据,2013年美国原油与天然气开采及提炼占到全部新资本支出的14%以上。

油气钻探和相关服务本身,就在整体经济资本支出中占比超过13%。(统计局“年度资本支出调查”4a表,Annual Capital Expenditures Survey Table 4a)

油气繁荣推动出现大量额外支出,并且对整体经济带来明显提振。

2003年至2013年间,油气钻探商的资本支出增加三倍,从每年400亿美元增至近1,600亿美元(tmsnrt.rs/1RZXXqS)。

随着荣景到达顶峰,2014年上半年资本支出进一步飙升,但之后大幅缩减。

油气投资支出骤减导致整体经济大幅放缓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工业生产,到公路和铁路运输数据,经济放缓态势随处可见。

此前因油气荣景而蓬勃发展的地区,比如德克萨斯州、北达科他州和俄克拉荷马州,以及威利斯顿和卡尔加里等位于油田中心的城市,现在面临严峻调整,甚至是衰退。

经济放缓还引起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的注意,他将这归咎于油价波动具有重要的非线性影响。

克鲁格曼在周六发表的文章中写道,“油价小幅下跌的影响可能会透过常规的管道扩散,但大幅下跌可能导致产油国被迫去杠杆化,这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的拖累。”

事实上,也无需用非线性这个概念来理解所发生的情况:随着经济资本结构的调整,任何影响到大型行业的相对价格巨变,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将非常明显。

这种影响不光局限在美国。据能源咨询机构Wood Mackenzie,自2014年以来全球有价值约3,800亿美元的油气项目被暂停或取消。

勘探、生产以及油田服务企业裁减了数十万个工作岗位。

但这些只是直接的减少支出和岗位流失。油气行业的低迷将影响到整个供应链。

油气行业不光是其他制造商、服务供应商和家庭主要的资源供应者,其本身也是原材料、制成品和服务的重要消费者。

油气生产商是钢铁、压裂砂、水、高压泵设备、工业阀门和大马力引擎的大型消费者。

油气的开采还需要数以万计的卡车运送设备和材料到遥远的油井现场,以及建筑承包商修路和盖房。

油气开采还创造了更多的无形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如律师、会计师和电脑软件工程师。

油气生产行业是美国最大的产业之一。过去18个月中,油价已下挫逾70%。

在一个高度关联的体系中,油价对经济其他部分的影响如此剧烈并不令人意外。(完)

翻译 张涛/杜明霞/张荻;审校 王颖/张若琪/白云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