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9, 2018 / 5:35 AM / 3 months ago

中国地方债问题源于预算约束缺位 建议在地方试点资本预算--专家

路透北京1月29日 -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有多大,如何防范相关风险,是海内外关注的热点。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最新表示,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从根本上讲是预算约束缺位问题,政府大量融资会带来流动性风险、挤出效应,解决之道建议落在资本预算上,把投融资两张皮结合起来融为一体,可以在地方先行试点。

他上周五在财科院举办的”中国政府投融资发展报告发布会暨地方债管理研讨会”上指出,当前讨论的地方债更多是金融意义上的,但政府承诺也会形成债务,他预计未来政府债务会更多来自于养老金缺口。

刘尚希指出,对地方债务到底有多少,或有债务、债务期限品种、规模结构的具体情况,都没有权威数据发布,都是盲人摸象,这就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判断,越来越没底,成了一个问题。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地方政府债务缺乏预算约束,没有预算的约束自然就会心中无数。”他称,投资、融资是掌握在政府各个部门,无法整合起来,纳入预算统筹考虑,没有这个抓手,信息分散化碎片化,很容易导致目前的局面。

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徐晓波在同一场合也指出,发改委的投资管理严格限定在中央预算内投资,2017年管理的资金略增至5,000亿元出头,但在整个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占比不到1%,”整个政府投资是多少,确实需要摸清底数,要能知道它在整个社会投资中的作用发挥。”

据当日发布的《中国政府投融资发展报告》,未来政府投融资方向集中在新型城镇化建设、民生特别是医疗和养老服务和产业等、以及促进区域发展战略实施的基础设施建设。

**地方债风险**

刘尚希表示,考虑在政府在生产(以城镇化带动工业化)、生活(促进公共消费)和生态(环保、污染防治)等方面要发挥作用,地方债增长有其必然性,但在这个政府债务快速增长的历史阶段,大量融资也会带来风险。

风险主要表现在:一是债务到期不能偿还的流动性风险;二是过多投资对经济社会带来的损害,如会形成挤出效应,对第二种宏观的公共风险更应引起重视。

“现在看到大量债务是投融资项目形成的,下一步政府的债务更多会来自于养老金缺口。”刘尚希指出,现在已经多个省份当年入不敷出,到2020年很多省份老本都吃完了,到那时债务会快速增长,这些不是借债造成的,是制度安排造成的。

他强调,要跳出债务本身,不能就债务说债务。债务风险并非来自债务本身,而是来自于使用,使用得当,有收益,风险就是可控的;使用不得当,没有收益,风险不可控。

刘尚希提出,要区分良性循环债务和恶性循环债务,对收益进行分类,例如分成能产生现金流的、有利于提升经济潜在增长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以及有利于提升人力资本积累和劳动参与率的,同时要注意期限,即何时带来收益。

在此基础上,还要把投融资计划要融合起来。目前只有投融资概念,没有投融资体制。”投资和融资一直是几张皮,有多少个政府部门就有多少张皮,缺乏统筹,未形成体制,各搞各的,最后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出了问题再去采取措施堵漏洞。”他说。

刘尚希建议,落脚点应该在资本预算上,”预算法没有谈资本预算,能否在地方先行试点,我认为这是可以的,把投融资变为一体。”

**投融资须考虑的问题**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白重恩也在论坛上表示,政府的投融资要考虑两个问题,一是能不能做得起,二是应不应该做。

判断能不能做得起,不仅是看现有财力,还要看未来还债时的财政能力、是否还有或有债务(比如社保),资本预算(中长期预算)要把政府各种收入和各种潜在负担都包含在内。判断应不应该做,一方面要看本身的成本效益分析,也要考虑政府及其相关投资行为对经济全局的影响,挤出效应有多大。

在促进政府投融资发展与完善监管上,《中国政府投融资发展报告》建议,进一步明确政府与市场边界,降低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领域投资的门槛,加强政府公共投资的阳光决策。

此外,要构建以财政为枢纽的政府投融资预算约束机制,构建地方政府投融资特别是政府性债务预算管理机制,鉴于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多数通过融资平台公司举借,在构建地方政府性债务预算制度时可以考虑将经过规范重组认定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也作为法定预算单位纳入预算管理监控。

中国财政部稍早公布,2017年12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06亿元人民币,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其中,一般债务103,322亿元,专项债务61,384亿元;政府债券147,448亿元,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17,258亿元。

财政部去年先后出台了50号文、87号文、92号文,严禁地方政府利用不规范的政府投资基金、假PPP、伪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违法违规举借地方政府债务,并对相关金融机构进行问责。

财政部还在去年年底表示,要支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有效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坚决制止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完)

发稿 宿泱韫;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