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财经洞察:挟蚂蚁上市之威马云批银行当铺思想 金融监管与创新矛盾突显

路透北京11月2日 - 近期在上海举办的外滩金融峰会上,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针对传统金融批评用词犀利,认为未来是信用的时代,中国的银行必须改掉“当铺思想”,并批评“巴塞尔协议”是老人俱乐部。

2020年10月29日,浙江杭州,蚂蚁集团总部的企业标识。REUTERS/Aly Song

此时正值马云旗下的“巨无霸”型高科技金融企业--蚂蚁集团6688.HK即将上市,总市值将达到惊人的2.1万亿元人民币。此番引发热议的言论展现出传统金融监管与现代金融创新之间的矛盾,对中国如何在金融创新与监管间寻找平衡提出考验,亦对如何防范“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具有现实意义。

“我们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在当下,我们必须用借助技术的能力,用大数据为基础的信用体系来取代当铺思想。这个信用体系不是建立在IT和熟人社会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大数据的基础上,如此才能真正让信用等于财富。”马云在近期的外滩金融峰会上称。

其金句在网上获得大量点赞的同时,也招致金融领域专业人士的批评。中国央行旗下金融时报官方公众号周六转载学者文章称,有些BigTech公司设立之初不需要接受审慎监管,但后来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比如蚂蚁集团688688.SS6688.HK,拿到了很多的金融业务牌照,可以进行与银行类似的存贷款业务,就需要进行审慎监管”。

文章指出,金融科技存在诱导过度负债消费、形成“赢家通吃”、增强金融风险传染性、过度采集客户数据等四大特殊风险。

此外,一段标注为同济大学金融领域的学者反驳马云的视频亦在网上热传。该视频指出,马云旗下的(蚂蚁金服)是想做高杠杆循环放贷,而要实现这一目的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银行放贷,但有抵押率限制;另一个做法是资产证券化,但这又受资本金的限制,这也是“巴塞尔协议”中要求的。

该位学者指出,正在因为有上述监管的限制,因此才有马云批评银行要改掉当铺的想法和批评“巴塞尔协议”是老人俱乐部一说。从近期发布招股书的蚂蚁集团数据看,真正贷给小微企业的比重只有20%,其它80%都是消费贷款。

在该位学者看来,马云的言论并不是为中小企业贷款难贷款贵发声,本质是为旗下的蚂蚁金服绕开监管大力发展信用贷款备书。

蚂蚁集团A/H两地上市料将筹措约344亿美元资金,筹资规模打破去年12月上市的沙特阿美2222.SE的294亿美元的世界纪录。据蚂蚁最新披露,散户申购总金额亦达到创纪录的3万亿美元。

以目前68.8元/股的定价计算,蚂蚁集团总市值将达到惊人的2.1万亿元,远高于中国工商银行(总市值1.75万亿元)、中国建设银行601939.SS0939.HK(1.57万亿元)、中国农业银行601288.SS1288.HK(1.1万亿元),以及中国银行601988.SS3988.HK(0.94万亿元)这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的任何一家,甚至略微超过中行和农行的市值总和。

**再现大而不能倒的风险?**

历史上数次的金融危机均与“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出现问题有关,也使得各国对“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监管高度重视。2018年9月,中国就出台了《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

而将上市的蚂蚁集团虽然津津乐道于为中小企业服务,但其上市招股书的数据已被专业人士研究个透,其以80%为消费贷款为主的盈利模式以及旗下”花呗“”借呗“,亦让专业人士看到了隐藏的金融风险。

尤其是“花呗”“借呗”面向的是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自制力不强,如果仅凭信用担保难免会埋下金融危机的种子。

这或许也体现出传统金融监管与现代科技金融发展之间的矛盾所在。在马云看来,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管理,今天沿用当铺思维,是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世界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的。

峰会上,马云表示中国现在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风险在于没有健康的金融系统。不要执着于和国际接轨,填补国内空白,马云认为:“我们应该要先有足够的前瞻性,到底要做成一个什么样的体系,然后再去看看别人怎么做。如果一味只去重复别人的语言,讨论别人设定的主题,不但会迷失现在,更严重地是失去掌握未来话语权的先机。

尽管言语间不乏创新的意识,但在专业的金融人士眼里,更多的却是感受到潜在的金融风险。在大数据时代来临,金融创新举措不断时,如何在防范风险与支持创新间平衡是当下需要迫切研究的课题。

尤其是在中国强调依靠内循环,扩大内需市场,通过消费拉动经济,在互联网提供快捷的消费和信贷同时,如何建立与之匹配的金融监管手段更是当务之急。

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周六召开专题会议,指出当前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快速发展,必须处理好金融发展、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关系。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尊重国际共识和规则,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完)

发稿 沈燕;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