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热点聚焦:全球最大IPO狂欢中途骤冷 蚂蚁的急办事项都有哪些?

路透北京11月4日 - 全球最大规模IPO狂欢中途散场。在经历“监管之夜”和互联网小贷新规重击后,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688688.SS6688.HK沪港两地上市计划骤停。而在考虑重启上市后业务板块是否调整、按金融/科技股估值等问题前,蚂蚁手中的待办清单中至少有三个紧急事项需要处理。

2020年10月29日,浙江杭州,蚂蚁集团总部的企业标识。REUTERS/Aly Song

第一,根据最新发布的互联网小贷新规对其联合贷款业务进行调整;第二,央行对于金控监管办法已于11月1日生效,审时度势将相关金融主体纳入金控公司中;第三,监管可能加强对保险业务--相互宝的监管,需做好应对。

中国央行及银保监会周一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小贷公司开展助贷或联合贷款业务的,在单笔联合贷款中,小贷公司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蚂蚁集团旗下共有两家小贷公司,分别为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花呗对应的主体)和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呗对应的主体)。这两家小贷公司与上百家银行、信托公司开展信贷业务,截至6月末,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20亿元人民币,小微经营贷余额为4,217亿元。

蚂蚁在联合贷款中出资比例极低,按其披露的“至2020年上半年,由金融机构进行放款或已实现的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8%”来计算,至少需要6,030亿的自有资金支持,而同期与信贷业务直接相关的利润仅为101.56亿元,可以说两者不在一个量级上。

“蚂蚁花呗借呗是小额高频类的,在一年过渡期内逐步调整吧。”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称。

值得注意的是,蚂蚁未披露在2.1万亿的信贷余额中,联合贷款和助贷的规模分别有多少。根据新规,只有在联合贷款模式下(即小贷公司有真实出资)才会受到30%出资比例要求,如果是纯助贷业务(如信息提供方)则不受该条款限制。

此外,互联网小贷新规下,蚂蚁最多至多控股一家跨区经营的小贷公司,花呗、借呗的主体最多二选一(或者因性价比降低两者都不要),对于选择放弃的主体下的资产是转移到新持有的消金牌照下还是做其他打算,也需要仔细思量。

不过,一个细节值得关注。互联网小贷新规并不是最新出炉的。一位了解情况的监管人士称,互联网小贷新规去年已经在业内征求意见,准备在配套的相关法规出台后再对外公示。

那么,问题来了:蚂蚁若已经知道这个会重创其核心业务的新规将出炉,为何未在招股说明书中详细披露?其中缘由耐人寻味。

继公司三位核心人物被监管约谈,以及其所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后,蚂蚁集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的两地上市计划被暂缓。蚂蚁在公告中对给投资者带来的“麻烦”表示歉意,并称将按照两地交易所的相关规则,妥善处理好后续工作。

**小贷或被装进金控,难再逃监管法眼**

中国央行公布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于11月1日起正式施行。作为被央行点名的众多金控公司之一,蚂蚁本应积极落实监管要求。然而,最新工商信息显示,蚂蚁拟设立的金融控股公司--浙江融信注册资本依然仅为18亿元。

蚂蚁集团持有的网商银行、天弘基金、国泰产险三块金控办法明确认定的牌照,其注册资本分别为40亿元、5.14亿元、26.33亿元,此外还有其主导发起的消费金融公司,注册资本80亿元,合计注册资本约150亿元。

按照金控办法相关标准粗略计算,浙江融信总注册资本金需达到75亿元以上,蚂蚁须为浙江融信增资57亿元。当然,这对年利润超过200亿元的蚂蚁来说并非难事。

同时,此番监管约谈以及互联网小贷新规落地后,蚂蚁或不得不将小贷公司也放到金控下,这意味着具有风险传染性的信贷业务将被置于监管的眼皮子底下。

“由于(金控)新规的包容性,预计不会对蚂蚁业务产生实质性影响,”苏筱芮称,“但有个词叫‘关门打狗’,现在先关门,把门焊死,之后要不要打开再说。”

她并指出,央行最新发布的关于金控公司董监高任职备案管理规定释放出了明确的监管信号,未来金控公司其他配套细则方面也将由央行及其分支机构开展事中、事后监管,一旦出现不符合要求的情形,可实施行政处罚等措施。

“要重视分支机构、行政处罚这两个关键词,蚂蚁不是存在监管套利的行为吗?有了金控的这些规定,央行就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开罚单了。”苏筱芮称。

**相互宝难保**

如果监管一竿子打到底,蚂蚁的相互宝业务恐怕也保不住。

相互宝是支付宝上线的一项大病互助计划,符合条件的成员加入后,如遭遇重大疾病,可申请获得互助金,费用由所有成员分摊。蚂蚁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会员累计超过1亿。截至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超过5.7亿支付宝用户通过公司平台投保或受保,或参与了互助项目相互宝。

苏筱芮表示,相互宝属于网络互助范畴,因缺乏明确的监管标准,事实也处于监管真空状态,而从蚂蚁招股书可以反向推断出网络互助存在的风险:资金池、未实名认证、暗箱操作等。

一位保险公司人士对路透称,一般的保险产品模式是:消费者购买保险,由保险公司以“资本金+持续经营”作为兑付的根本保障;而相互宝的模式是:消费者购买保险,出险后其他消费者进行赔付,出险概率小该模式可以维持,一旦出险情况增多,保障力度将明显减弱。

“这就是典型的蚂蚁思维,变相突破了保险公司的约束机制,压根不用偿付能力,”他称,“就是一个大的资金池,鱼龙混杂,问题是这个池子谁管?赚了算谁的?赔了算谁的?”

其实监管层对相互宝存在的问题已经有所察觉。银保监会9月的一份研究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如果监管趁热打铁,可以把网络互助的监管也提上日程,这个‘靴子’迟早要落地”,苏筱芮称,“今年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网络互助又有涉众属性。”

不过,蚂蚁在其招股说明书中也安排好了“退路”:如因各种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不适合蚂蚁集团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则蚂蚁集团将剥离相互宝业务。

“但一旦剥离,其实也就没啥故事可讲了,”苏筱芮称,“网络互助缺乏明确的监管路径,又与蚂蚁的C端流量优势契合,所以才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蚂蚁上市以后还是要讲故事的,不然哪来的股价支撑?”(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