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8, 2020 / 1:38 AM / a month ago

热点聚焦:平添中国通胀几多愁的猪价 是时候稳下来了

作者 许菁

资料图片:2019年4月,北京,一家超市内的猪肉柜台。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4月28日 - 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近两个月同比涨幅虽有所收窄,但去年以来因猪肉价格一路飙升打乱了原本温和的CPI节奏,仍令人过犹不忘。已获中国监管层开绿灯的生猪期货正式上市后,将带来猪肉产业链上的各环节企业风险对冲工具,有望避免遭遇猪价暴涨暴跌,同时改观CPI被猪肉“绑架”的境遇。

生猪期货是中国期货市场首个以活体为标的的交割品种,期货价格指引猪价及其相关产品生产,企业套期保值,并对“猪周期”带来的困局起到平抑作用。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国内猪瘟疫情的明显缓解,猪肉价格回稳将夯实CPI平稳温和的基础,进一步提升中国货币政策的可操作空间,从而为宏观调控提供一定条件。

“生猪期货上市后,可以发挥期货品种的价格发现功能和套期保值功能,这样能稳定饲养生猪的利润,又能锁定生猪加工成本,引导生猪现货市场的运行,整个产业链都有了风险对冲。”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院长王骏表示,他预计下半年生猪期货将正式上市。

他并称,近两年国家对畜牧业的政策支持力度明显加大,宏观调控手段逐步加强,包括引进种猪补贴、标准化规模养殖补贴等,但值得注意的是,政府部分获取信息不全,可能会干扰市场自我调节,如2007年为应对生猪价格飞涨而进行的补贴,也形成了2009年大供应背景下生猪价格的大幅下跌。

王骏曾在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参与生猪期货的相关调研,他表示,生猪饲养有4-6个月的存栏期,如果推出生猪期货,市场双方博弈而形成的远期期货价格可以对养猪户形成价格预期,进而指导其生猪存栏量,避免价格下跌的损失,与政府宏观调控进行互补。

期货市场资深人士刘旭进一步指出,生猪期货作为生猪养殖企业的价格衍生品管理工具,是为他们的生产经营服务的,其价格波动的主要来源依然是生猪的供给与需求关系,生猪期货上市确实会因为各类交易者的参与,一定程度上熨平生猪期限结构的波动。

不过,从上市初期到生猪期货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功能前,仍需更多关注其价格形成机制的有效性,此后随着市场的成熟度提高,价格发现功能逐步发挥指导现货价格的功能后,一定程度熨平价格暴涨暴跌的效果才会显现。

“仍需注意长期看,对于生猪养殖行业中的企业来说,衍生品工具更多是为生产经营服务的,切不可过于迷信衍生品工具,更不能在价格波动规律的原因和结果方面本末倒置。”刘旭强调。

中国证监会日前批准大连商品交易所开展生猪期货交易。证监会称,推出生猪期货是中国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下一步将督促大商所紮实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确保生猪期货平稳推出和稳健运行。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4.3%,涨幅较上月缩窄且为五个月来最小,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4.8%;其中的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8.3%(上月为21.9%),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0.7%(上月为0.9%)。3月CPI环比下降1.2%,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为-0.7%。多数分析师表示年内高点大概率已过。

**首个活体交割品种**

2003年至今,中国生猪价格出现过五次大幅波动,并带动其他肉类价格和食品价格的涨跌,成为干扰CPI的最直接因素,由于涉及到活体交割、以及养殖、饲料、屠宰、食品加工、贸易等整个产业链的特殊性,生猪期货经过了近二十年的酝酿。

王骏分析,目前是推出生猪交易的最好时间点,有三个考量因素:生猪的现货市场流通日趋成熟、国内猪瘟疫情的明显好转,以及高物价预期开始回落。生猪期货合约规则的设计十分重要,大连商品交易所已经组织期货公司、交易所、养殖企业进行大量交割演练,基本已经准备就绪。

在刘旭看来,生猪期货上市后,生猪养殖业企业需要借鉴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利用衍生品风险管理工具管理价格波动的经验,比如饲料行业利用豆粕等期货工具的经验,同时积极与期货行业开展交流,逐步形成企业结合自身实际经营特点的价格风险管理业务模式。

他分析,以海外市场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于1961年推出冷冻猪腩期货合约以来,美国生猪期货已经发展了接近60年。借鉴海外发展经验,将是行业龙头企业和具备发展潜力的企业值得重视的方面。

中国大连商品交易所此前表示,长期以来,中国生猪产业深受“猪周期”困扰,价格波动较大且频繁。生猪期货将与上游豆粕、玉米等品种形成饲料养殖产业链条,相关市场主体可以通过玉米、豆粕及生猪期货交易,锁定养殖利润。同时,这三个品种间的套利交易,有助于进一步提升国内饲料养殖期货市场价格的合理性和有效性。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去年底在中国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生猪期货是在中国特定的生产情况和消费习惯下特别需要的一个期货品种,“我们将抓紧生猪期货工作,尽快填补这一空白。”

平安证券在研报中分析,后“非瘟”时代,市场参与主体已快速向养殖集团、规模场转变,远期价格对生产指引更具重要意义。对于中国生猪产业链,政策引导“运猪”向“运肉”转变,使得屠宰在产业链上定位上移,屠宰成为养殖集团由生产端向销售端延伸,赚取品牌溢价的必经之路,而生猪期货将加速养殖-屠宰一体化整合。(完)

审校 屈桂娟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