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4, 2020 / 10:13 AM / 22 days ago

(更正)市场洞察:中国6月外汇占款五连降 FED无限QE后外占何时转正?

(内文第一段应为20多万亿“人民币”,非“美元”)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人民币和美元纸币。REUTERS/Jason Lee

作者 张金栋    

路透上海7月14日 - 中国央行最新公布的6月外汇占款出现五连降,不过相对20多万亿人民币的绝对规模而言,60多亿人民币的月度降幅对市场影响有限,表明监管层仍继续退出常态式干预,容忍人民币汇率波动。

外汇占款的异常变化仍是观察监管信号非常直接的窗口,若在某个时段出现明显变化,则可作为关键的政策信号。由于未来人民币仍可能出现偏强走势,监管层退出常态式干预不代表不能入市干预,若出现汇率明显升值,则更需要关注外汇占款何时转正。

当前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300万,且仍未有见顶迹象,美元指数暂时因为避险需求而跌幅受限;但中期看天量的美元流动性料会持续外溢,人民币资产由于收益率较高,已成不可或缺的配置标的,而资金持续流入,可能会推高国内相关资产的价格,甚至催生泡沫。

另外资金的持续流入也会带来结汇需求,并推升人民币汇率。虽然监管对汇率的容忍度较高,但若经历逆周期调控后表现强势,且超过容忍水平,入市干预或仍不可避免,因为过于强势的汇率可能明显压制出口竞争力,并不利于中国经济整体稳定。

外汇占款曾经是中国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工具,在2005年汇改到2014年中,大量的资本流入,给监管层带来很多不必要的操作。为避免汇率大幅升值,监管层不得不入市干预,在市场大量回收美元同时释放人民币,导致外储规模和外汇占款规模一路飙升。

与此同时监管层又不得不大量回收过多投放的人民币流动性,通过发央票和提高存准率,加剧了金融市场的扭曲,而大量的流动性也催生了资产泡沫;今年以来美联储(FED)无限QE(量化宽松),资金大量流入会否引发监管指引,值得关注。

在2015年8.11汇改以后,为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外汇占款曾持续缩减,随着人民币汇率弹性上升,外汇占款的波动不断下降,2018年12月开始外汇占款的月度变动均不足100亿元,表明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干预。

高弹性的汇率是调节国际收支的自动稳定器,可以较好应对资本的冲击。特别是去年8月人民币跌破7元关口以后,汇率波动空间得到进一步释放,直接入市干预已是次优选项,接下来一段时间外汇占款小规模变化料是常态。    

6月虽然面临季节性购汇需求,且中美关系越发紧张,但市场风险偏好明显回升,打压了美元多头人气,人民币逐渐扭转5月颓势;6月人民币兑美元CNY=CFXS升值1.01%至7.0741元,而当月美指跌0.97%至97.391,整体看人民币表现和美指走势基本相符。

外汇占款是央行收购外汇资产而相应投放的本国货币,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增多,表明央行向市场投放了基础货币;反之如果外汇占款减少,则是央行回收了部分人民币,向市场提供了部分美元。    

中国央行此前公布的6月末外汇储备余额实现三连增。监管和分析人士均认为,6月估值正向效应明显,助力外储规模续升;未来随着美指趋势性走弱及资本持续流入,外储有望稳中有升。(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