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6, 2020 / 1:09 AM / 3 months ago

市场洞察:强势美指下人民币兑美元弹性不足 CFETS汇率指数易升难跌

作者 张金栋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人民币和美元纸币。REUTERS/Jason Lee

路透上海2月25日 -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CFETS指数累积上升近1.9%,收复了去年逾九成跌幅,一方面得益于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人民币表现明显偏强;另一方面肺炎疫情发生后避险情绪推高美元,非美货币被动调整,也增强了人民币汇率CFETS指数的强势。

人民币兑美元年内跌幅不过1%,而同期美指累升近3%,弹性不足带来的结果就是--CFETS指数会跟随美指运行。从近期表现看,随着中国国内疫情逐渐控制,美指对汇率的影响已经超过疫情本身,可以估计人民币兑美元料呈现易升难跌走势,且弹性不会太大。

因为中美贸易协议中对人民币“不能”竞贬有明确规定,目前汇价已经弱于7元的情况下,这会给市场暗示,即双边汇率跌幅有限,或者7.1854(贸易战最高峰创下的低点)元不会被跌破,另外中间价逆周期因子对人民币贬值一直有过滤,而升值方向则无过滤,这样运行条件决定双边汇率整体将维持偏低波动率。

从美指表现角度看,美指上周上冲100关口未果,随后受美国疲软经济数据和美联储降息预期影响震荡回落,与此同时人民币整体表现仍偏强,CFETS指数创逾一个月新高;如果疫情向全球蔓延,美元作为避险资产的影响力和宽松预期带来的压力孰轻孰重还未可知,若避险作用占上风,则美指仍可能挑战100关口,反之美指可能震荡回落。

疫情冲击炒热美联储降息预期,美元涨势暂歇亚币回神。

若后续美指延续强势,而人民币兑美元弹性依旧偏低,CFETS指数料续上升。相反如果美指转弱,汇率指数也有望冲高回落,当然这也取决于人民币兑美元的升贬速度和幅度,总之要保持CFETS指数相对稳定,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应该有更大的弹性。

将今年市场走势分成三个阶段,结合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波动,或可以更好理解CFETS指数变化。

年初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困扰人民币汇率表现的最大不确定性消退,至1月20日人民币兑美元大升1.44%,而同期美指累升1.26%,澳元兑美元下跌超2%,英镑、日元、欧元累积跌幅均超1%,相较可见人民币十分强势。

人民币单边强势也快速推升CFETS指数从去年末的91.39一路快速上行,至21日(供求关系在下一日中间价中反映,所以计算汇率指数要晚一天)指数已经升至93.34,累计升幅超2%,完全收复了2019年的累计跌幅。

而美元反弹之时,其他非美货币多出现调整,这期间CFETS指数逾2%的涨幅中,包括澳元在内的前五个币种的贡献占比超过七成,其中欧元贡献了逾两成,美元贡献了16.7%,日元贡献了超15%,韩元也贡献了近10%。

随后肺炎疫情开始蔓延并影响金融市场,贸易协议的利好开始退居二线,人民币兑美元转为连续调整,而春节后首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创下8.11汇改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双边汇率快速调整且幅度大,这也导致CFETS指数迅速下跌。

不过进入2月后,由于企业和金融机构复工受限,成交量低迷,人民币兑美元维持区间窄幅波动,而美指却不断上行,其他非美货币加速调整,CFETS指数不断攀升,至本周重回93关口,并创出逾一个月新高。

根据CFETS指数的构成看,今年至今CFETS指数近2%的升幅中,欧元、韩元对指数上行的累计贡献率就达到一半,澳元、日元和泰铢也累计贡献25%;面对强势美元,这些货币都出现明显的调整。根据路透统计,今年至今澳元跌近5.8%,而韩元跌4.7%,欧元跌3.14%,日元跌幅亦超2%。(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