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市场热谈:投资者准备硬刚展期方案 政府支持缺位永煤百亿债券交叉违约风险陡升

路透北京11月20日 - 河南永煤集团新发债券未“满月”后便让另一只债券实质性违约,在永煤和投资者上演展期“争夺战”的同时,河南当地企业被金融机构绝地“封杀”,融资环境几近冰冻。各方寄望地方政府能主持大局、直面现状快手解决,但目前还没见到有明显的迹象。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路透从两位了解“20永煤SCP003”违约处置进展的知情人士处获悉,部分投资者准备强硬反对永煤和豫能化提出的“20永煤SCP003”展期方案。根据规则,100%持有人同意展期方案,方可在10个工作日宽限期截止日到来之前,避免永煤和豫能化合计数百亿元其他债券的违约。

另一位熟知河南当地政情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称,尽管永煤违约已对河南省的融资环境造成巨大影响,但目前当地政府“什么都不做”。该人士并表示,永煤违约事件已超出企业自身解决能力,但即使是当地主管金融的领导也“无法最终拍板决策”,金融监管机构在地方金融风险处置过程中也面临阻碍,“能管得了机构,但管不住地方政府(官员)的帽子”。

投资人的“硬刚”态度,将把永煤控股逼至“刚兑”或“交叉违约”二选一局面;而河南省政府支持的缺位,则大大提高了“交叉违约”的概率。

“这个事情如果不解决,河南的融资环境是要崩盘的”,一位河南当地银行管理层人士对路透表示,当前河南省的市、县级融资平台包括国有企业,原本就有发债计划的企业基本上全部被各家银行“封杀”,情况已经相当严重。

“永煤的事情已经牵涉到全国其他地区,比如山西政府和企业都出来表态,山东一些有色企业也受到波及,”他称。

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表示,已经对山西省属国企近期需要兑付的债券,逐单进行了分析,“毫无问题”;他并称2016年山西省属国企曾面临金融风险,游走在悬崖边缘尚且绝处逢生,今日山西省属国企身体康健,金融机构对山西应该更有信心。

另一不愿具名的山东省政府官员对路透称,山东市场总体平稳,因此前持续三年的新旧动能转换已使得不少过剩产能企业出清。

实际控制人为河南省国资委的永城煤电控股集团上周二(10日)公告称,公司发行的10亿元人民币270天期的超短融“20永煤SCP003”,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在交易商协会的介入下,永煤很快支付了本期债券的利息逾3,200万元,但10亿元本金则存在变数。永煤若不能在10个工作日的宽限期内(截至11月24日)兑付本金,永煤债和豫能化各自上百亿其他债券将一并违约。

路透暂未联系到河南省政府置评。

**“20永煤SCP003”为疫情债**

中国交易商协会周四公告,对永煤控股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中介机构--兴业银行601166.SS、中国光大银行601818.SS6818.HK和中原银行1216.HK等主承销商启动自律调查机制。受此影响,周五兴业及光大银行股价均收跌。

“作为承销商之一,我们会主动配合调查,昨天晚上加班到半夜把所有的材料都整理出一份提供给交易商协会,”一位金融机构人士称,包括“哪些是尽职尽责的,哪些是有问题的“,该人士称从梳理的情况看,不认为有重大责任。

他并指出,“20永煤SCP003”是在今年2月发行,当时正值疫情爆发、金融机构被要求大力支持企业复工复产这一特殊时期,而永煤化工板块生产消毒水这一防疫物资,“我们也是响应中央和政府的号召。”

“20永煤SCP003”于今年2月14日发行,期限270天,到期日为11月10日。

上述银行管理层人士表示,永煤的煤炭品质属于全国一流,且卖价显著高于同类企业;从地理位置看,永煤距离上海宝武钢铁及沿海口岸较近,“所以煤矿本身及其现金流、经营都没有问题。”

他指出,永煤的问题之一在于前些年承担了不少政府直接划并的企业导致其不堪重负;另外,发展战略上,永煤在向下游煤化工行业延伸时效益较低,导致大量的资金被占用、无法收回投资。

“包括义煤(义马煤矿)在内的几个煤企都是政府划给他们的,”该人士称,当时这几个煤矿经营出现困难,而永煤属于新煤矿,没有历史包袱,后来就由永煤来承接了。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12月,永煤集团与焦煤集团、鹤煤集团、河南省煤气集团等战略重组成立河南煤业化工集团;2013年9月,河南煤化和义煤集团组建成立河南能源化工集团(豫能化),由河南省政府授权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新集团注册资本260亿元左右。

外界对永煤在违约前提前无偿划转核心资产的举动颇有质疑,认为公司恶意“逃废债”。

根据永煤集团公告,在违约前一周(11月3日)其将持有的5亿股中原银行股权无偿划转给河南机械集团,6.5亿股划转给河南投资集团。同时,也将资不抵债的龙宇煤化工等多家资不抵债的煤化工子公司划出,并无偿划入鑫龙煤业等企业。

该人士表示,永煤或许也有处置资产收回现金、用于偿债或进行流动性周转的考虑。

“买卖东西是有税的,中原银行股权是很优质的资产,从技术角度讲,无偿划转没有交易成本,不然就又少了一块(资金),实际上是一种化解债务的措施,”他称。

但这笔划转后的入手的资金规模有多少、是否已被注入永煤用于偿债等却不得而知,永煤和河南省政府也未对资产划转行为作出任何声明。

中国本地媒体21世纪经济报导周一晚间援引河南厅局级财经官员称,“政府不会支持企业逃废债,这不符合市场规律,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也不会无原则地帮”。

**违约的代价:河南6,000亿信用债将“价升量缩”**

前述银行管理层人士表示,永煤在此次实质性违约前,实际上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失去融资功能,最新发行的一笔债券“20永煤MTN006”,“其实是河南省政府要求当地金融机构购买的”。

“20永煤MTN006”于10月22日发行,3年期,票面利率6%,规模10亿元人民币。在这只债券发行后不到20天,“20永煤SCP003”在11月10日实质性违约,引发动荡,大量信用债取消发行。

据路透统计,11月11日-20日,全市场共有63只非金融企业信用债取消发行,规模总计497亿元;较11月1-10日期间取消发行的19只和92亿元成倍增加。

而此次违约事件还将深刻影响河南当地的融资环境,大幅抬高当地企业的融资成本。

路透采访的数位信用债发行、投资人士表示,若此次永煤引发的交叉违约未能被阻止,将会有不少投资者把河南地区企业发行的债券“拉黑”,未来新发债券很可能会出现较快萎缩;而新发的债券,投资者将会要求更高的溢价,融资成本之后可能增加数百基点。

“估计显性成本300bp起跳吧。”深圳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表示,若河南省政府无法为永煤和豫能化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市场对河南省内债券信心大失,“未来新发债券将大幅萎缩,一些企业如果借新还旧,票面成本起码上300BP;如果转到非标,额外的隐性成本可能可以多5-10个百分点。”

“这几天大家都说,没有政府支持,国企很可能不如民企;而且,这些国企在融资的时候,享受的可不是市场化待遇,为什么到了还钱的时候开始强调市场化了呢?”该人士补充称。

截至11月20日,河南省企业发行的信用债存量为1,459只,对应金额8,087亿元;剔除金融债和同业存单后,存续期债券741只,对应金额5,733亿元。(完)

(路透新闻部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屈桂娟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