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镍矿商本就受困于低迷需求和高库存 如今又遭低价位补刀
June 7, 2017 / 8:47 AM / 6 months ago

焦点:镍矿商本就受困于低迷需求和高库存 如今又遭低价位补刀

路透墨尔本/悉尼6月7日 - 全球镍矿商面临削减成本或是关闭产能的新压力,因大量廉价镍矿石涌入市场已将价格打压至一年低位,而分析师还看不到太大的复苏希望。

2017年2月8日,菲律宾北部Sta Cruz Zambales,码头上的自卸卡车将含有镍矿石的土石装上驳船。REUTERS/Erik De Castro

印尼今年稍早放松镍矿石出口禁令,而且菲律宾强硬环保派环境部长未获任命,之后印尼和菲律宾便加速出口镍矿石。

对中国众多钢铁厂来说,镍矿石作为精炼镍的廉价替代品颇受欢迎。他们利用镍提升不锈钢的性能。

市场原本就已因需求趋软和库存高企而陷入挣扎,导致很多银行下调价格预期,尽管镍价已经较2014年中期下跌60%,较2007年高位更是已下跌80%。

花旗近日告知客户,该行10年来首次认为,镍价无论短期还是中长期,反弹的机会都不大。

“矿商都在硬撑着,能坚持多久算多久。他们在削减成本方面几乎已经没有余地了,”悉尼咨询公司AME Group的Mark Pervan表示。

“我们需要合理削减精炼镍产能,才能恢复价格和市场信心。”

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估算,全球镍产业一半以上的企业都在亏损经营。分析师称,成本较高的镍矿分布在多米尼加、希腊、古巴、西澳和新喀里多尼亚。

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5.SA已经表示,计划今年将两座时间较久、成本较高的加拿大镍矿停产。

“这个价格水平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们的重点是在全球削减成本和提升业绩,”淡水河谷发言人Cory McPhee表示。

新喀里多尼亚是成本最高的镍产地之一。全球最大的10个镍矿项目中,有三个在新喀里多尼亚。

法国Eramet (ERMT.PA)的执行长Christel Bories近来称,其Societe Le Nickel (SLN)业务的亏损是“难以持续的”,而淡水河谷的分支Vale NC则表示,其第一季生产成本为每吨11,232美元,远远高于每吨约8,890美元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镍价格。

但法国政府为了保护就业,已为这两个矿场提供了国家贷款作为支持。

一些矿场,比如多米尼加共和国的Falcondo镍铁矿在上次价格下跌时已退出市场。但该矿在易主后重返市场。

    分析师称,在镍价处于高位时建设的矿场或将最先被关闭,一些矿场可能在预期关闭日期前就陆续被关闭。

    不过,许多矿场是由多元化矿商经营,而这些矿商的多数营收来自其他矿种,因而成了阻碍矿场关闭的一项因素。

    “在澳洲,我们预计Leinster及Long等镍矿场的矿山年限分别在2017年及2018年结束,所以像这类矿场的运作可能较早关闭,”Wood Mackenzie分析师Angela Durrant指出。

    必和必拓(BHP.AX)镍矿业务Nickel West的Leinster矿场,以及Independence Group (IGO.AX)的Long矿场都位于西澳大利亚州。

    Independence Group同时经营黄金及铜矿事业,公司先前曾表示,希望扩大Long矿场项目。

    图表:镍矿供给上升料令镍价压力加剧 tmsnrt.rs/2s2StqH

    (完)

    编译/审校 刘秀红/李春喜/汪红英/蔡美珍/王颖/高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