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分析:来宝没落改由嘉能可独霸 亚洲期煤交易萎缩无市可“期”
2017年10月23日 / 早上7点08分 / 1 个月前

分析:来宝没落改由嘉能可独霸 亚洲期煤交易萎缩无市可“期”

路透新加坡/法兰克福10月23日 - 由于某家大型贸易集团的沉落,以及另一家贸易集团的主导势力扩大,动力煤在亚洲的金融交易已经几近死寂,尽管亚洲是全球最大煤炭消费市场。

资料图片:2012年6月,澳洲纽卡斯尔煤炭码头的输送设备。REUTERS/Daniel Munoz

亚洲的动力煤消费占全球约70%,而亚洲动力煤期货市场空前的停滞,尤其对发电业者构成巨大风险。

今年以来煤价大幅上涨,正常情况下,发电业者会在相关衍生性商品市场建立部位进行对冲避险。

“在亚洲期货市场差不多停摆的情况下,这大大增加了我们在亚洲的供应风险。这可能代表我们未来会减少从亚洲采购,”欧洲一大型电厂的风险经理称。由于未获授权谈论公司风险,这名经理不愿具名。

图表:全球主要地区煤炭消费占比 reut.rs/2xY2qci

多家交易所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的全盛期以来,亚洲煤炭期货的交易规模已下降逾90%。

两名资深煤炭经纪商以及六名路透采访过的商品交易所、公用事业企业和矿企高级交易员指出,大宗商品交易商来宝集团 (NOBG.SI)的没落是亚洲煤炭期货交易量下降的最主要因素。

来宝已出售部分资产,并削减交易规模;2015年,Iceberg Research指控来宝将资产虚报出数十亿美元,此事导致来宝股价暴跌。

“来宝是市场的巨大损失。其面临的困境严重削弱了流动性,”一名商品交易所交易员说道。

来宝未就此文置评,但在5月给新交所的信中称,对冲工具的“交易流动性太过清淡”,导致第一季出现亏损。

图表:澳洲纽卡斯尔煤炭期货交易量 tmsnrt.rs/2xXUSGC

**嘉能可一家独大**

许多交易员还发现,亚洲煤炭期货交易下降与本地煤炭实货供应一家独大的情况存在关联。

总部在瑞士、并于伦敦上市的嘉能可(GLEN.L)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煤生产商,其在2016年仅从澳洲就出口了远高于5,000万吨的动力煤,占到澳洲动力煤出口量的四分之一。亚洲主要期货指标--纽卡斯尔现货煤炭价格今年已从约70美元升至逾100美元。

嘉能可在澳洲拥有十几座动力煤矿场。该公司未予置评。但市场参与者称,该公司在煤炭期货交易方面不及其他很多同行那么积极,而是倾向于与客户签署双边供应协议。

“市场仍怀疑这是有意干预澳洲煤炭供应面,这种猜测浇灭了交易(金融)产品的热情,”商品经纪商Marex Spectron的研究负责人Georgi Slavov说。

嘉能可对澳洲实际煤炭产量的控制和了解,以及这对衍生品合约的影响都意味着,外界很难预测价格走势,这吓退了交易员。

“如果你不知道嘉能可的矿场情况,将很难交易澳洲煤炭期货,”一家欧洲大型公用事业公司的交易员说,“这不是嘉能可有什么做得不对,而是情况就是如此。”

嘉能可之前称,该公司和其他任何市场参与者一样容易受到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影响,过去也曾利用衍生品进行对冲。

**大幅下滑**

亚洲煤炭期货交易量下滑,与石油和天然气期货交易热络呈现明显反差。

洲际交易所(ICE)(ICE.N)近月澳洲煤炭期货成交量已经从2014年9月的逾160万吨高点,下滑至今年9月的不到29万吨。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CME.O)的数据显示,亚洲煤炭期货的未平仓合约已从2015年初的约270万吨下滑至今年8月的仅6.5万吨,其中印尼和中国的期货合约已经完全没有未平仓合约。

图表:CME煤炭期货未平仓合约量 tmsnrt.rs/2xYLYs8

“在这样的环境下,公用事业停止对冲。这个风险太大了,”一主要大宗商品业者的资深煤炭交易员表示,他要求匿名。

自国际市场采购煤炭的主要欧洲公用事业业者包括德国RWE (RWEG.DE)、Uniper (UN01.DE)及ENBW(EBKG.DE),意大利ENEL (ENEI.MI),瑞典Vattenfall以及瑞士的Axpo Holding。

“所有煤炭衍生品市场今年都缩水...这是因为期权交易减少、以及部分交易对手的活跃程度降低,”德国最大电力供应商RWE旗下交易部门RWE Supply & Trading的交易员Joachim Hall表示。

“欧洲的API2煤炭期货市场仍保有流动性,但与我们在亚洲采购的实货煤炭不存在联动关系,”Hall称。

**交易萎缩,风险增加**

来宝的没落和嘉能可的强势,并非该市场萎靡的唯一原因。

不像许多其它市场,没有一个交易所吸引到足够的流动性以确保对冲交易的可靠性。

洲际交易所(ICE)、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及包括郑州商品交易所(ZCE)、新加坡交易所(SGX)及欧洲能源交易所(EEX)(T3PA.DE)在内的其他交易所,都有不同交割时间、不同品质标地煤炭和多币种的合约。

像郑州商品交易所等中国的交易所已然有所成长,但也可能几个月没有交易,而且中国的煤炭期货对国际交易商而言也是存在问题的。

“煤炭交易有一些动荡,”英国能源咨询公司Prospex Research分析师Ben Tait称。“中国是驱动因素,其煤炭政策的调整可致使价格起伏。这已经导致部分大宗交易亏损。”

但并非所有人都觉得前景一片黯淡。

RWE的Hall称,他认为流动性会再度慢慢地好转。新加坡Sierra Vista Resources营运主管Pat Markey也持这样的看法。

“亚洲市场的金融交易会增长的,但这需要时间,因为亚洲市场相当的分散,”Markey称。(完)

编译 蔡美珍/王琛/汪红英/张明钧/侯雪苹;审校 刘秀红/张荻/王兴亚/王颖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