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财经视点

中国2022年GDP目标宜设“5%左右” “5.5%左右”有些过高--野村陆挺

路透北京1月10日 -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在最新报告中称,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今年中国更宜设置“5%左右”这个更有弹性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若目标设定在“5%以上”或“5.5%左右”,需要经济增速在年初就出现大幅反弹,但这样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他认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既有周期性因素,也有长期结构性因素。宽松刺激政策已经逐渐铺开,但受种种限制,空间较为有限,保增长很难找到有效的抓手,“5.5%左右”的增长目标有些过高。

“事实上,‘5%左右’也是一个很高的目标,平均的季度GDP环比增速必须从2021年的约0.8%大幅上升至2022年的1.4%左右,中央政府必须出台更大规模的宽松刺激政策才能达此目标,”陆挺指出。

他认为,今年GDP增速超过5%的难度很高。宽松刺激政策必然会加码,但也面临多重限制,政策空间已经远不如以往,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也在下降,要重复2009年和2016年那种不惜成本、强势拉动经济的做法已经非常困难,后遗症恐怕也非常之高。

以2021年三季度4.9%的GDP同比增速为基准,出口贡献约为2.4个百分点,若2022年出口对增长的贡献为零,如果其他因素不变,GDP增速就会掉到3%以下。

基建投资必将是2022年稳增长的主要抓手,基建投资也必然会反弹,但不能因此盲目乐观。保守估计,2022年地方政府土地收入可能下降2万亿元人民币到3万亿,因此即使有2021年没用完的专项债额度挪到2022年,即使2022年专项债额度有所提升,也很难抵消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下降的部分。

“因为传统上地方政府承担了全国九成左右的基建投资,在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下降和中央严控地方隐性负债的背景下,期待基建投资大幅反弹也是不现实的,”报告称,而基建投资对GDP的贡献在10%左右,基建对GDP的拉动效应也显著小于房地产,因此也不能指望基建投资的一枝独秀就能让GDP大幅反弹。

制造业投资是2021年的亮点,但2022年面临的阻力可能会明显上升。持续的疫情、放缓的出口增速和更为理性的新能源策略可能会对制造业投资造成一定的影响。

**压力:房地产、外需、疫情**

陆挺认为当前经济的下行压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房地产行业板块还在恶化,地方财政也会被此拖累;二是出口增速势必大幅下行,2021年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将快速消失。三是疫情带来的经济成本可能会逐步上升。

报告指出,开发商支付给地方政府的购地款在2020年高达8.4万亿元人民币,是中国GDP的8.4%,约为公共财政收入的46%,这笔收入是地方政府在基建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

而根据过去几个月的政府卖地情况,未来半年政府卖地现金收入将大幅下降30%乃至40%以上。另外,与房地产相关的税收收入约占全国公共财政收入的24%,这块收入还将大幅下降。

至于出口,疫情前中国出口在全球出口中的比重在14%到15%之间,较为稳定;因为疫情,这个比重从2019年的14.6%跃升到了现在的17.6%,进一步上升的空间极小。

据野村测算,2021年前三季度9.8%的GDP增长中,出口贡献了四成;三季度4.9%的GDP增长中,出口贡献了一半。

“在经济增长已经高度依赖外需的背景之下,如果接下来出口显著减速,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内除房地产之外中国经济面临最大的坎。”报告称。

此外,中国动态清零的防疫政策,挤占了地方官员的大量时间和政府的宝贵财政资源。过去几个月中国零售增速显著下降,和疫情频发亦不无关系。(完)

发稿 乔艳红;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