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 2018 / 2:50 AM / 7 months ago

独家:尽管被制裁 但朝鲜经由俄罗斯向韩日出口煤炭--消息

路透巴黎/伦敦/莫斯科1月25日 - 三名西欧情报界消息人士说,朝鲜去年把煤炭运到俄罗斯,然后再送到韩国和日本。这可能违反了联合国制裁决议。

资料图片:2014年7月,朝鲜罗津港,装载煤炭的货轮。REUTERS/Yuri Maltsev

联合国安理会去年8月5日根据制裁决议禁止朝鲜出口煤炭,以切断平壤资助核武器和远程导弹计划的重要外汇来源。

但这些消息人士表示,在那以后朝鲜至少有三次将煤炭运往俄罗斯的纳霍德卡港和霍尔姆斯克港,在那里卸货并重新装上另外的船只,运往韩国或日本。

另外一位西方航运消息人士表示,其中部分货物去年10月运抵日本和韩国。一位美国安全消息人士也证实了经由俄罗斯进行的煤炭交易,并表示这种交易仍在继续。

“俄罗斯的纳霍德卡港正在成为朝鲜煤炭的转运枢纽,”几名欧洲安全消息人士中的一位表示。由于有关朝鲜问题的国际外交敏感性,他们要求匿名。

俄罗斯外交部没有回复路透1月18日提出的置评请求。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团在11月3日报告安理会制裁委员会,俄罗斯在执行制裁决定。

两位专门研究制裁法律的律师对路透表示,这些交易似乎违反了联合国制裁规定。

路透无法独立核实在俄罗斯港口卸载的煤炭是否就是之后运往韩国和日本的那批煤。路透也无法确认,把煤炭从俄罗斯运往韩国和日本的船舶所有者是否知道这批煤炭的来源。

美国财政部周三对其中一艘船UAL Ji Bong 6的船主实施制裁,因其在9月5日把朝鲜的煤炭运往霍尔姆斯克。

尚不清楚哪些公司从煤炭交易中获利。

**呼吁俄在制裁方面“作出更大努力”**

联合国安理会2016年一项决议最初开始限制朝鲜煤炭出口,要求各国在每月结束后的30日内向安理会制裁委员会报告从朝鲜进口煤炭的情况。

几位要求匿名的外交人士称,俄罗斯去年没有向该委员会报告进口朝鲜煤炭的情况。

该制裁委员会11月时对联合国成员国表示,“当从事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禁止的活动或交易,或者试图进行遭禁止的交易,就是违反了制裁规定,无论该交易是否已完成。”

在被问及路透提到的船只时,提供企业制裁谘询的律师事务所Pillsbury Winthrop Shaw Pittman合伙人Matthew Oresman表示,“基于这些事实,涉及此事的各方看来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

“举凡提供安排、融资及载货的船只都可能面临美国制裁,”他表示。

在问及有关上述船运时,一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显然俄罗斯需要做更多的事。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包括俄罗斯在内,都必需真诚地执行制裁决议,我们期待他们全都会这么做。”

白宫并未立即回覆置评要求。

向安理会报告违反制裁情况的独立专家小组尚未立即做出置评。

朝鲜拒绝放弃发展射程可达美国的核导弹。朝鲜曾表示,制裁侵犯其主权,并指控美国想要孤立和箝制朝鲜。

一独立专家小组在9月5日向安理会报告,朝鲜一直“故意利用间接渠道出口被禁商品,逃避制裁。”

路透上个月报导称,俄罗斯油轮在海上向朝鲜供应燃料,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月17日接受路透专访时称,俄罗斯一直在帮助朝鲜逃避制裁。

美国财政部周三以涉嫌协助朝鲜的武器项目为由,对九个实体、16名个人和六艘朝鲜船只实施制裁。

**两条航线**

西方安全消息人士发现了两条运煤航线。

第一条是利用从朝鲜途径纳霍德卡港的船只。纳霍德卡位于俄罗斯海参崴以东85公里(53英里)。

挂有帕劳共和国国旗的Jian Fu号船就使用了这条航线。俄罗斯港口管控文件显示,该船装载17,415吨煤于8月3日从朝鲜南浦港起航,在纳霍德卡由LLC Port Livadiya经营的4号泊位靠岸,8月18日离港。

据公开的船只追踪数据,这艘船从7月24至8月2日位于公海时关闭了定位发射器。按照海事惯例,船长可以下令这样做,但意味着船只行踪将无法公开追踪。

据俄罗斯港口管控文件,8月16日另一艘船只也停靠在这个泊位,即4号泊位;该船装载了2.05万吨煤炭,并于8月24日驶往韩国蔚山港。

路透无法联系到Jian Fu号的运营商,Jian Fu号在航运目录上列在总部位于中国的Sunrise Ship Management名下。Jian Fu号设在纳霍德卡的运输代理并未回复要求置评的书面或电话请求。LLC Port Livadiya对于书面置评要求不予回复。

第二条航线则是经由日本以北、位于太平洋的俄罗斯库页岛上的霍尔姆斯克港运送煤炭。

俄罗斯港口管控数据和船只追踪数据显示,至少有两艘从朝鲜元山市和大安郡出发的朝鲜船只,于8月和9月在霍尔姆斯克港的一个码头卸煤。

据Russian Information System for State Port Control的信息,Rung Ra 2号船只在8月1日至9月12日期间在霍尔姆斯克码头停靠了三次,总共卸煤15,542吨;Ul Ji Bong 6号船只在8月3日、以及9月1-8日期间在港口停靠两次,总计卸煤10,068吨。

由于联合国制裁生效,这些煤炭并未在俄罗斯海关过关,而是之后在同一码头装上了中国公司运营的船只。据库页岛港口管理部门的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称,这些船只在俄罗斯港口管控文件中登记的目的地是朝鲜。

路透曾看过港口管制文件,当中说明煤炭的目的地为朝鲜。但船舶追踪数据显示,这些装载朝鲜煤炭的船只,却是驶往韩国的浦项及仁川的港口。

中国商务部未立即回应置评要求。

美国财政部周三以制裁生效后还载运朝鲜煤炭至霍尔姆斯克为由,将Ul Ji Bong 6船东列入制裁名单。

尚不清楚哪些公司从这些煤炭运输中获利。

被问及这些运载时,韩国外交部一名官员称,“我国政府正在监控朝鲜任何规避制裁的活动。我们正与国际密切合作执行制裁。”

这名官员不愿回答韩外交部对路透报导的这些煤炭转运是否知情。

日本外务省未立即回应置评要求。

欧洲安全消息人士称,之所以发展出取道俄罗斯的路线,是因中国查缉来自朝鲜的出口。

“中国叫停自朝鲜进口煤炭,因此才发展出私运路线,而俄罗斯正是煤炭转运点。”一名欧洲安全消息人士称。

reut.rs/2DAPnwi

(完)

编译 张涛/李爽/戴素萍/王丽鑫/许娜/张若琪 审校 杜明霞/李婷仪/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