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9, 2020 / 1:18 AM / 10 days ago

热点聚焦:石油走向穷途末路? OPEC为需求每况愈下做准备

路透伦敦7月28日 - 新冠疫情危机或许已经引爆各界长久预见的石油需求转折点,这也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心中的关注焦点。

资料图片:2018年12月,奥地利维也纳,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总部内的机构标识。REUTERS/Leonhard Foeger

今年稍早,疫情导致全球原油日均消费下滑多达三分之一,在此同时电动车辆与日俱增,还有市场朝可再生能源靠拢,已经促使各界一再下修长期石油预估。

一些OPEC官员不禁要问,今年需求锐减是否预示着市况永久转变?如果石油年代即将进入尾声,怎么样才能最好地控制供应?

“人们意识到已经进入新的现实状态,试图要厘清状况,”一名接近OPEC的行业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他并称“所有主要参与者都可能察觉到”消费可能永远不会全面回升。

路透访问了七位现任、前任OPEC官员、和其他有涉及OPEC的消息人士,他们多数要求不要具名。他们称今年危机导致油价一度跌破每桶16美元,已经促使OPEC及其13个成员国质疑他们对于需求成长前景的长期看法。

就在12年前,OPEC国家手上还现金满满,当时因为需求激增而导致油价冲上每桶逾145美元的高点。

而现在,如果消费开始长期下滑趋势,油价将面临巨大调整。OPEC将需要更加密切地管理与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之间的合作,以将下滑的收入最大化,还将必须确保OPEC的内部关系不会因为业务萎缩情况下拼命自保市场份额而变味。

“OPEC的工作未来将更难做,因为需求下降,且OPEC之外产油国产量上升,”曾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OPEC研究主管的Hasan Qabazard说。他目前的工作包括向对冲基金和投行提供有关OPEC政策的咨询意见。

OPEC一个主要成员国的石油部能源研究官员称,以前就出现过石油需求冲击导致消费者行为永久改变的情况。他表示,这次可能也不例外。

“需求要么不会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准,要么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实现,”他说。“主要担忧是,由于技术快速进步,尤其是汽车电池技术,石油需求将在未来几年见顶。”

2019年,全球石油消费是9,970万桶/日,OPEC预测2020年石油需求将升至1.01亿桶/日。

但今年全球封锁措施导致飞机停飞,街道上空无一车,促使OPEC将2020年石油需求预测降至9,100万桶/日,2021年需求仍料低于2019年的水平。

tmsnrt.rs/332qV6u

**预测石油高峰**

长久以来,产油国、能源分析师及油企都在设法估算何时会达到全球“石油高峰”,也就是石油消费开始转为永久性下滑的顶点。但除了经济下滑期的少数例外,石油需求每年都在稳定攀升。

不过OPEC持续下修需求预测。2007年时,OPEC预测到2030年时全球石油需求将达到1.18亿桶/日。到去年,OPEC对2030年的需求预测已经下修到1.083亿桶/日。一名OPEC消息人士表示,OPEC的11月报告料将再度下修。

tmsnrt.rs/39FPEio

OPEC官员拒绝为本文评论其需求展望或政策。但OPEC官员先前曾表示,过去纪录显示OPEC有能力随市场变化调适。

OPEC以外机构对石油消费的预测各有差异。随着石油需求前景趋淡,油企纷纷调降长期原油价格预测,相关资产价值也随之下滑。

跨国顾问公司DNV GL认为2019年可能已达到需求峰值。

近几十年来,石油占全球能源消费的比重稳定下滑,从1994年的40%左右,到2019年降至33%,尽管因为用路车辆增加、航空旅行攀升、石化行业生产更多产品,带动石油消费量上升。

全球能源消耗份额(%)图表:

tmsnrt.rs/2X2RG6T

随着更多电动汽车出厂,以及航空业从疫情中艰难复苏,这种情况现在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计,航空旅行最早也要到2023年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一旦航空业到2023年底复苏,需求将回归正常--不考虑来自其他能源竞争的情况下,”另一位参与预测的OPEC官员表示,这凸显出在可再生能源和其他能源使用增多的全球趋势下进行预测的难度。

这让OPEC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OPEC拥有全球80%已探明原油储量,大部分OPEC成员国非常依赖原油。目前徘徊在40美元上方的油价,仍远低于包括沙特在内大多数OPEC成员国政府平衡预算所需的水平。

**新压力**

OPEC对危机并不陌生。它成功应对了1980年代、1990年代和2000年代海湾冲突期间的供应冲击,而且找到了应对非OPEC产油国,比如过去10年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增产的办法。OPEC的产出占全球原油供应的约三分之一。

最近,当新冠疫情危机打击需求时,OPEC和俄罗斯等盟友组成的OPEC+同意减产970万桶/日,创下纪录高位,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10%。该大幅减产措施持续至7月底。

不过,接下来将是对OPEC勇气的一次新的考验。这不是要应对一次性的冲击,OPEC必须要学会忍受长期的下滑。

“这一趋势将给OPEC成员国之间,以及OPEC与俄罗斯之间的合作带来压力,因为大家都在力争保持自己的市场份额,”前阿尔及利亚能源及矿业部长卡利尔说道。

OPEC内部也面临着一些近在眼前的挑战,受到美国制裁的伊朗和委内瑞拉要寻求增加石油产量,此外,饱受冲突打击的利比亚的石油产量也在恢复。

来自外部的挑战是:为护卫油价采取限产措施的同时,OPEC还要提防美国页岩油抢占市场份额。

“前路会面临许多挑战,我们必须要适应。”一OPEC代表称,并表示OPEC以往对危机的处理方式证明了它能够从容应对。

OPEC前研究部主管Qabazard表示,在需求达到峰值之前,OPEC或还有一些时间进行调整。但他表示,但距最后期限越来越近。

“我认为,到2040年代不会超过1.1亿桶/日,”他称,并补充道新冠疫情带来的后果便是已经彻底改变了消费者的习惯。

“这是对需求的永久性破坏。”(完)

编译 张明钧/白云/蔡美珍/杜明霞/孙茉莉; 审校 张荻/王颖/王兴亚/汪红英/艾茂林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