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 2020 / 10:28 AM / a month ago

焦点:OPEC开闸放油 油轮抢手导致中东至中国航线运费率飙升

路透新加坡3月12日 - 利用超级油轮运送石油的成本周四飙升。为了夺回失去的市场份额,主要产油国抢订油轮以输出更多原油,而买家则想抓住油价暴跌的机会。

资料图片:2016年6月,驶经新加坡南部海域的多艘油轮。REUTERS/Edgar Su

中东至中国航线的超大型油轮(VLCC)运费在一夜之间几乎翻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而中东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中最大产油国的所在地。

据几家船舶经纪方面的消息人士,中东海湾至中国航线的VLCC油轮费率从周三的每天约70,000-100,000美元暴涨至周四的每天约160,000-180,000美元。

图表:中东至中国航线的超大型油轮(VLCC)包租费率飙升

消息人士称,而就在一个月前,费率每天大概只有20,000-30,000美元。

“变动的幅度令许多人感到吃惊,”一名船舶经纪商表示,该人士因为公司政策的关系而不愿具名。

在新冠病毒疫情打击油价之际,OPEC与俄罗斯等盟友非但未能就扩大减产支撑油价达成一致,反而还威胁要增产,从而造成全球油价崩跌,随后航运费率出现暴涨。

消息人士称,周三至少有另外13艘VLCC已初步被订走,用于从中东运送石油至亚洲,这个数字低于周二的19艘。

而上个月同期的初步预定数字约为4-5艘。

这还是在沙特周四回绝至少三家亚洲炼厂要求4月增加购油情况下的需求状况,尽管沙特承诺将增产。

原油价格已经比1月高点腰斩逾半,市场因而预期一些石油可能流入油轮的储油槽。

但航运业消息人士指出,随着轮船费率飙涨,加上新冠疫情打击景气后,能源需求大减,将新增加的原油供应储存于超级油轮变得愈来愈不划算。

“在这种需求疲软的环境下,当前运费水准很快就要变得难以为继,”该名船舶经纪商称。

沙特阿拉伯国家航运公司巴赫里(Bahri)(4030.SE)本周暂时订下多达14艘超级油轮,要将原油运至全球客户,落实提高原油产量的承诺。

消息人士称,Bahri自己还拥有42艘超大型油轮(VLCC)。

阿联酋周三加入沙特的行列,承诺将4月石油产量提高至创纪录水平。这两个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产油国在与俄罗斯争夺市场份额的价格战中加大筹码,这场价格战已导致全球油价崩跌。

图表:轻质原油价格大幅波动的重大里程碑

今年2月,油轮运费下降了近一半,因新冠疫情蔓延打击了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的石油需求,加之美国部分解除了对中国远洋运输(COSCO)旗下一家公司的制裁。

图表:原油远期价格曲线从逆价差转为正价差

(完)

编译 张涛/张明钧/蔡美珍/艾茂林; 审校 王颖/白云/孙茉莉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