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0, 2019 / 6:42 AM / a month ago

焦点:中国存量贷款利率“换锚”影响几何?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8年9月,中国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2月30日 - 中国央行加快存量浮动利率贷款“换锚”,有助于进一步推进利率并轨,疏通货币传导。但央行规定除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外,加点数值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所以真实的降成本效果还要取决于银行、企业和居民的议价能力,而降准料依然可期。

分析人士认为,强势企业如龙头国企等的议价权要高于银行,银行恐怕需要牺牲更多超额利润来留住企业,但多数民营企业议价能力较弱,得到的利率调降幅度或许有限;至于居民的商业房贷,最快要在一年后才能享受到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调降带来的利息减少,尽管短期未松,但长期下行空间已经打开。

当然,存量换锚也会加大银行经营压力,进一步压缩息差空间。只是考虑在议价权博弈下银行尚有自主调整空间,短期实际冲击可能有限。而且央行也可能通过降准等多种渠道降低银行负债端压力,推动银行增加信贷投放,所以对息差也不必过于悲观。

“几类借款人中,谁更着急存量换锚?我们认为,国有企业>一般企业>居民,”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称,LPR自改革后已调降16基点(一年期),多数企业换锚后有望享受更低的贷款利率,越早换锚,利息支出越早调降。

她认为,多数央企的五年期以内信用债票息仅在3.6%附近,远低于一年期LPR,因此央企在存量债务换锚中将占据强势地位,银行若为留住央企资金,以贷生存,则需要牺牲更多超额利润。而多数民营企业,在重定价过程中议价能力较弱,预计在换锚过程中所实现的利率调降幅度有限。

中国央行8月推出LPR新机制五个月来,周六正式发布存量浮动利率贷款的定价基准转换为LPR的相关规定。央行要求自2020年3月1日起,金融机构应与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客户就定价基准转换条款进行协商,将原合同约定的利率定价方式转换为以LPR为定价基准加点形成,加点可为负值,加点数值在合同剩余期限内固定不变;也可转换为固定利率。

国盛证券宏观熊园团队也认为,强势行业和企业的议价权可能高于银行,龙头国企、制造业、基建领域可能受益;而民企和个人议价权可能弱于银行,因此缓解民企融资问题仍需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等多种措施配合。

“考虑到合同期内加点数值不变,降成本的关键落在了货币政策的延续性,即通过逐步降低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引导LPR的持续下降,”该团队称。

中国央行8月推出LPR新机制以来已报价五次,其中一年期品种除10月和12月持稳外,其余三个月均下调,降幅分别为6bp(基点)、5bp和5bp,12月报价为4.15%;新增的五年期以上品种8月首次报在4.85%,随后两次均持稳,11月报价下调5bp至4.80%,12月继续持稳在4.80%。

根据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9月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62%,比6月下降0.04个百分点,但其中的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6%,比6月上升0.02个百分点,降成本的效果并不理想。

**对银行息差不必过于悲观**

本轮逆周期调控,商业银行承担了多重责任,要为地方政府基建发力输送弹药,还要为小微企业降成本、输资金等。

张瑜认为,多重压力下,银行息差空间未来或将压缩,除了需要提高自身市场化经营水平外,亦需要监管支持。负债端,以结构性存款新规等政策控制银行负债成本;资产端,或可期待降准进一步盘活银行资产配置空间。

“否则,银行经营压力下,贷款利率压降空间有限,LPR报价已现犹疑之势,存量换锚降低存量债务成本的效果或将打折。”她称。

中银国际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励雅敏也在最新研报中指出,LRP切换实施后银行业息差承压,从具体影响来看,大致测算若存量贷款完成切换后,收益率在LPR的引导下下降10BP,则2020年/2021年行业息差将分别下降0.8BP/2.2BP,再综合考虑市场利率的下行,监管对小微贷款定价的引导等因素,预计明年行业息差总体将收窄3-5bp。

“新规短期内或许会对市场投资者的情绪有所影响,但实际影响应小于预期,”她指出,自8月LPR市场化报价机制改革实行以来,各家银行已在着手进行市场化报价的调整和改革;而且央行后序有望采取降准等措施来缓和银行在负债端的成本压力,“因此对银行的影响应小于我们实际测算的结果。”

熊园团队亦持同样看法,认为虽然存量贷款利率可能跟随LPR下降,对银行贷款收益率和净息差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但考虑到实际贷款基准换锚和加点仍由银行来决定,议价权博弈下银行尚有自主调整空间,且后续负债端成本有望继续跟随MLF利率下降形成对冲,预计对银行的实际影响有限。

“息差或受负面冲击,但不必过于悲观,”该团队称。

**居民房贷利率短期未松,但长期下行空间打开**

尽管为贯彻落实房地产市场调控要求,央行强调,存量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在转换时点的利率水平应保持不变,因此不会影响当期房贷利率。但长期来看,却为房贷利率下行打开了空间。

“个人房贷利率短期难降,但中长期大概率下降,具体节奏取决于各地调控态度。...房地产开发贷同样取决于企业和银行的议价博弈,预计房地产龙头企业和中小企业将发生显着分化,”熊园团队称。

该团队认为,根据存量贷款转化规定,2020年个人按揭贷款利率预计维持平稳,最快2020年10月部分房贷利率可能下调,2021年才有望迎来较大规模调整。同时,还要注意真实房贷利率未必会随五年期LPR下调而下调,在“房住不炒”基调下,各地实际利率主要取决于地方政府调控态度。

“倾向于认为,在房贷额度仍受较大管控情况下,短期实际房贷利率难降,”熊园团队称,“中短期房贷利率对房地产销售的刺激有限,而房开贷的分化可能使得房地产投资有望维持一定韧性,稳中缓降。”

自2016年底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房住不炒”以来,房地产政策一刀切放松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转而是“因城施策”的精耕细作,稳地价、稳房价和稳预期的机制逐步建立,房地产调控已经连续三年咬定青山不放松,而这种定力从官方各种表态看还将继续保持。

明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年,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意味着房地产将继续分担稳增长的重任,尽管投资和成交都可能不及今年,但在政策“稳”字当先、货币环境边际改善的情况下,失速风险极低,房地产运行周期更趋平坦。(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