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中国央行快速堵漏同业存单监管 护航去杠杆软着陆
2017年9月1日 / 早上6点10分 / 24 天前

焦点:中国央行快速堵漏同业存单监管 护航去杠杆软着陆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中国北京,行人经过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9月1日 - 作为中国中小银行主要负债工具及加杠杆资金重要来源,同业存单(NCD)正面临更为严格监管。继明年起一年以内NCD将被纳入MPA负债占比考核指标后,央行再度祭出新规明确禁止新发一年期以上NCD,快速封堵制度漏洞以遏制部分银行监管套利,并护航去杠杆软着陆。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是次修改同业存单发行期限限制对接货币政策报告,是统一监管的第一步,缩短NCD期限有利于缩减资金流转时间,延续了金融体系内部去杠杆思路;鉴于目前一年期以上NCD规模较小,新规影响有限。

“应该说对存量市场上的影响和以后的实际影响都不大,对于预期边际上的预期有一些负面的影响,就说明央行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的,去杠杆还是在路上并没有完成。”一家上市银行金融市场部主管对路透称。

他并表示,浮息存单市场存量特别少,虽然机构发行意愿也有一些,但投资者需求很少。目前存单的投资者主要是银行、资管机构,以及公募基金和货币基金,尤其是货基的久期不可能投到三年这么长,更多可能只需要三个月的NCD。

中国央行周四公告称,自9月1日(周五)起,金融机构不得新发行期限超过一年(不含)的同业存单,此前已发行的一年期(不含)以上同业存单可继续存续至到期。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稍早表示,此举促使同业存单回归其调剂金融体系内部资金余缺的本质属性,避免金融资源长期在金融体系内流转,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而此前已发行的一年期NCD可继续存续至到期,对存量NCD的正常到期兑付也不会产生影响。

中金公司固收研究团队指出,央行打补丁主要是堵住通过发行一年以上NCD来规避其纳入MPA考核的监管,从而保证同业负债不超过总负债33%这一监管是有效的;未来在年初NCD审批或许也会更严格,但预计银行在剩余时间有能力通过资产和负债两端进行调整来顺应监管要求。

一家上市股份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也对路透表示,目前市场上发行的NCD基本上很少以一年以上为主,尤其是大行,所以政策影响范围不大;而MPA考核期限已定,已经在安排整个负债期限结构,确保能顺利过渡。

央行8月中发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拟于明年一季度评估时起,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银行发行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宏观审慎评估)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对其他银行继续进行监测,适时再提出适当要求。

因此商业银行有动力去发行一年以上NCD,而8月中下旬长期限NCD发行热情的确有所提升。据路透不完全统计,截止8月末,已有553家银行公布今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合计规模150,198亿元。具体到一年以上NCD,根据央行数据,今年前六个月发行量为372亿元,仅占同业存单发行总量的0.4%;余额为1,115亿元,仅占同业存单余额总量的1.4%。

**9月到期压力大**

相较于新政的影响,银行人士更为关注9月同业存单到期量。伴随去年7月后同业存单井喷式发行,今年9月到期量料逼近2.3万亿,创发行以来最大到期量。据中金公司统计,截至8月23日,9月到期NCD规模高达22,392亿元,首次突破2万亿元。

前述金融市场部主管表示,各家承担到期量应该都不小,“比如昨天只发了四五百亿规模,要是每天这个规模肯定是不够的,”最近几天同业存单都在缓慢涨价,3A城商行一年价格已到4.75%左右水平,估计9月开始NCD价格特别是一个月和三个月期会相应涨得比较快。

“9月初发行还不是特别顺畅的话,9月上旬的下半周可能他们就会迅速提价,三个月股份制的存单还是很可能会到5.0(%)。”他补充说,“大家现在都是边走边看,毕竟9月面临季末大考,一个调指标,而且很多机构可能会提前抢跑,就是提前提高价格,把存单发满了再说。”

目前市场上存量的主要发行方是股份行和3A城商行,各家策略不一,有的银行倾向于发长久期限,有的则基本上滚动发行一个月的NCD,把一个月价格提得比别家都要高,然后大量收一个月并一直滚动发。

有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亦不无担忧地表示,长拆短仍然可以发,但是9月的到期量比较大又逢季末,所以要看央行资金投放力度。如果市场资金紧张,可能引发存单到期续发出现流动性风险。

从四大行中报看,作为资金主要融出方的大行也在跟随监管脚步同步压缩同业融出资金,如农行(601288.SS)上半年同业资产就呈现大幅收缩,截至6月末,其存放同业和拆出资金减少6,169.78亿元,下降51.3%,主要是由于存放同业合作性款项减少。

农行行长赵欢在业绩发布会上强调,“同业业务要回归本源,同业资产主要做结算和同业融资业务,但即使是同业融资也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一位国有大行金融市场部人士也谈到,“9月末小银行同业存单要还钱了,现在这种情况下发存单融资的情况就比较难。”

不过,影响近期同业存单发行另一个不可忽略的政策因素是可能出台的货基新规:对公募基金投资存单进行比例限制,包括禁止货基投资主体评级AA+以下的商业银行发行的存单;AAA级以下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投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10%;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全部货基投资同一商业银行的银行存款及其发行的同业存单与债券,不得超过该行净资产的10%等。

而据路透了解,不少基金公司已经开始调整,这对近期NCD发行形成一定的制约。

**温和监管让同业存单软着陆**

中国银行间市场的微观结构大致为国有大行放资金,而非银、城商行、股份制银行和农商行是交易最活跃的四大投资者。作为资金提供者的国有大行,市场交投量仅与农商行相近,多数时期甚至不如农商行。

其中,城商行、股份行和农商行都面临同样需要从银行间市场抽血支撑自身的问题,非银虽没有资产负债的压力,但背后的基金投资者提现也会在市场不好的时候给非银带来压力。

因此,同业存单市场就像是沙堆上垒起的高楼大厦。当市场预期高度一致或者遇到监管政策冲击时,就存在明显的风险。因为金融机构拉长负债久期减少期限错配,同业存单用长的链条替换了隔夜短的杠杆。一旦抛盘压力再现,为了维持流动性,机构不得不抽取同业链条上的资金,从而使大量机构遭遇流动性问题。

毋庸置疑,同业存单是一款成熟高效的货币市场工具,对金融机构的经营运作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位央行人士就对路透表示,“央行不可能对同业存单监管采取下狠手、一刀切,当前中小银行情况可能比较严峻,但负债与资产、与流动性、与风险更加匹配,会使得他们扩张更加有序,这是央行希望看到的。”

的确,央行在遏制同业存单非理性扩张的预期管理上可以说信号清晰。去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提出“逐步探索将更多金融活动和金融市场纳入宏观审慎管理,保持货币金融环境的稳健和中性适度”,遏制同业存单井喷式增速的监管意图已经非常清晰。

此后,央行也一直通过资金继续紧平衡,让存单发行成本和资产收益继续倒挂,倒逼银行主动、有序地减少同业存单发行。

而在福盛德经济咨询首席研究员冯建林看来,2013年底央行推出同业存单时给出了一些制度性优惠,现在要压制NCD就要考虑取消这些制度性优惠。鉴于目前同业存单规模较大,央行只能是渐进式地取消这些优惠,逐步让同业存单软着陆。

“同业存单不是毒药,就是放多了有问题。政策预计后面会有保有压。”方正证券固收分析师杨为敩指出,利率本身也会反映市场的自由程度,过于僵化的利率行不通,但过于灵活的利率也会增加市场风险。

“利率市场化是把利率从僵尸化的泥潭拉出来,但是否需要过于灵活,要看政策在风险和效率之间的权衡了。”他说。(完)

(路透北京中文部马蓉、李文科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