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 2018 / 2:19 AM / 4 months ago

中国央行副行长称数字货币应坚持中心化投放模式 设计注重M0替代

路透北京1月26日 - 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撰文称,央行数字货币应采用”中央银行-代理投放的商业机构”的双层投放模式,在该体系安排下,央行数字货币应以账户松耦合的方式投放,并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国内媒体—第一财经网站周四稍晚刊登该文并称,中国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应注重M0(流通中货币)替代,并引导其应用于小额零售业务场景。

“为保持央行数字货币的属性,实现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管理目标,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双层投放体系应不同于各种代币的去中心化发行模式。”范一飞称。

他进一步解释称,首先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其债权债务关系并未随着货币形态而改变,因而仍必须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其次,需要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与货币政策调控职能。

第三,不改变二元账户体系,保持原有货币政策传导方式;第四,为避免代理投放机构超发货币,需要有相应安排实现央行对数字货币投放的追踪和监管。

他并强调,央行数字货币所采用的中心化投放模式与传统电子支付工具也有所不同。电子支付工具的资金转移必须通过账户完成,采用的是账户紧耦合方式;央行数字货币则应基于账户松耦合形式,使交易环节对账户的依赖程度大为降低。

“这样,既可和现金一样易于流通,又能实现可控匿名,央行数字货币持有人可直接将其应用于各种场景,有利于人民币流通和国际化。”范一飞称。

他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必须实现可控匿名,只对央行这一第三方披露交易数据。在松耦合账户体系下,可要求代理投放机构每日将交易数据异步传输至央行,既便于央行掌握必要的数据以确保审慎管理和反洗钱等监管目标得以实现,也能减轻商业机构的系统负担。

**数字货币设计应注重M0替代**

范一飞称,现阶段M1(狭义货币)和M2(广义货币)基于商业银行账户,已实现电子化或数字化,没有用数字货币再次数字化的必要。

相比之下,现有纸钞和硬币的发行、印制、回笼和贮藏等环节成本较高,流通体系层级多,且携带不便、易被伪造、匿名不可控,存在被用于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实现数字化的必要性与日俱增。

另外,非现金支付工具,如传统的银行卡和互联网支付等,都基于账户紧耦合模式,无法完全满足公众对易用和匿名支付服务的需求,不可能完全取代M0。

“央行数字货币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将是替代现钞的最好工具。”范一飞称。

他认为,为引导央行数字货币应用于小额零售业务场景、不对存款产生挤出效应,避免套利和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可对其设置每日及每年累计交易限额,并规定大额预约兑换;必要时,也可考虑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兑换实现分级收费,对于小额、低频的兑换可不收费,对于大额、高频兑换和交易收取较高费用以增加兑换成本和制度摩擦。

“在利率零下界的情况下,这种安排还可为央行实施负利率政策创造条件。”他称。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此前表示,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数字金融,更需要法定数字货币。但目前看,法定数字货币的相关法律制度建设”任重而道远”。(完)

发稿 马蓉;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