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3, 2016 / 2:31 AM / 5 years ago

(修正)焦点人物:潘功胜接掌中国外管局 推进汇率市场化如“走钢丝”

作者 李贺

路透北京1月12日 -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新年伊始兼任国家外汇管理局新“掌门人”,不过在人民币开年暴跌贬值预期空前高涨,且外汇储备单月下降额创历史记录后,如何化解当前资金外流与中国资本项目开放的相克局面,无疑成为摆在他面前的最大难题。

中国去年启动的811汇改打开人民币贬值通道,而在加入特别提款权(SDR)后,人民币波动更是明显加大,进入2016年又是连续四天暴跌,并引发A股巨震,令资本跨境流动风险的担忧日益升温。

“潘行长在商业银行多年,思路想法可能和易行长不一致,况且资本项目放开已到加速期,也是不允许按过去的思路小步慢跑了。”一位央行人士表达了对新局长上任后资本项目开放节奏的猜测。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周二宣布,国务院任命潘功胜为国家外管局局长,同时免去易纲的国家外管局局长职务。而在上周召开的全国外汇管理工作会议上,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即首次以国家外管局党组书记的身份做了工作报告。

相比前任局长易纲,出生于1963年的潘功胜履历上有着丰富的商业金融机构任职经历,前后近20年,曾历任工商银行(601398.SS)股份制改革办公室主任、董事会秘书,以及农业银行(601288.SS)副行长等,并先后主导了这两家国有大行的股改上市工作,被誉为“少壮派”银行家。

“(日前)工作会上潘局长表示要切实防范跨境资本流动冲击,这是2016年外汇管理的核心工作重点。”一位消息人士指出。

根据央行去年12月初的领导分工调整,易纲仍然主持外管局工作,当时潘功胜的分工为办公厅、金融市场司、金融稳定局等。但仅仅不到一个月潘功胜即分管外管局,系统内员工都觉得比较突然。对此,内部人士认为,潘功胜就任要职联系其经历,可能释放出更大步伐推进资本项目开放的信号。

另一方面,系统内人士猜测,出生于1958年的易纲主管外管局工作多年,并在外汇改革上功不可没,去年汇改、人民币加入SDR也都是其主管领域的工作成果;现在的“退”亦可能是为了下一步的“进”。

**资本跨境流动挑战**

尽管潘功胜的履历和此前的工作成绩,更让人认为任命他执掌外管局是资本项目开放上步子更大的信号,但面对现阶段的资本跨境流动形势,这恰恰是新局长将面临的“两难”。

一位资深分析人士表示,根据经典的“不可能三角”,货币政策独立、汇率稳定和资本自由流动只能选择其二。当前稳增长作为主要矛盾,货币政策独立性应该排在首位,而汇率市场化也是今后的方向。

中国央行上周五发布的年度工作会新闻稿指出,“进一步完善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对比去年多出的“市场化”明显成为亮点。对此,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这显示了央行推进汇率市场化的决心,“央妈汇率不轻弹,一弹决心就已定!”

上述分析人士认为,深化资本项目开放也是未来方向之一,因此也不可能放弃资本项下流动回归严格的资本管制来防范风险、稳定汇率;这也是为什么潘功胜在工作会强调“防范冲击”,应该是在资本流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实施逆周期的宏观审慎手段,让资本在监管下有序流动,达到政策间的平衡。

“不可能三角”的另外两边无疑将给今年外管局的资本跨境流动管理带来巨大挑战。一位央行人士感叹,短期资本大规模流动对汇率和金融稳定都有很大负面冲击,必须有对风险的控制力;不过,资本流动风险管理不像暂停熔断机制这么简单,“若预估不足,可不是想停就能停的。”

外管局要做的更像是在不同的政策目标之间“走钢丝”,这可能也是未来整个央行汇率政策的基调。中国货币网上周四罕见连发两篇评论员文章,第一篇强调2015年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总体保持基本稳定,且有条件继续保持基本稳定,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第二篇则表示去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更加市场化,更多发挥市场汇率的作用。

路透此前曾分析称,人民币的熊途在2016年仍难终结,而中国央行的两难境地也将延续:一方面要践行汇率市场化的政策初衷;另一方面资本流出压力令“央妈”仍不得不频频出手干预维稳。汇率是维稳还是放任,关键是资本外流必须可控。

外管局会议亦强调,今年将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并加强风险防控,指导银行按照“展业三原则”(了解客户、了解业务、尽职审查)要求办理外汇业务,严格履行真实性、合法性审核责任,打击外汇违法违规行为,维护正常外汇市场秩序。

人民币汇率加速贬值令资本外流压力有增无减。三位消息人士上周五透露,国家外管局部分分局近日窗口指导辖内银行,要求加强银行代客售付汇业务监管,控制1月售汇总量,以加强企业和机构等蚂蚁搬家式购汇管理。

中国去年外汇储备下降13%,其中12月外汇储备单月下降额逾千亿美元创历史记录。市场认为,12月外储下降可能与资本外流规模加大有关,且未来继续下降的概率较大。

**搭班审慎推进汇率市场化**

消息人士称,按照目前调整的央行领导分工,副行长易纲仍分管货币政策二司。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二司汇率处更多负责研究、设计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而调控汇率的外汇公开市场操作由货币政策司(一司)管。

“货政二司是政策制定人,但外管局的汇价处是重要的决策参与者,有发言权,而且易行长与潘行长二人均是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一位央行地方分支机构人士指出。

去年分管外管局、货政二司、国际司等部门工作的易纲主导了“8.11汇改”、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等重要工作,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及汇率更市场化。易纲在去年曾表示,中国长远目标是清洁汇率,达到干预极少的情况,但在目前过渡阶段,汇率波幅过大及外汇资金异动情况下会果断适当干预。

而去年分管金融市场司等部门的潘功胜同样在国内金融市场建设上较为稳健地推进创新。去年,中国央行对创新品种资产支持证券(ABS)实现注册制,随后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组织起草并发布了四类资产支持证券的信息披露指引,极大推动了ABS市场的扩容发展。

有参与资产证券化市场建设工作的央行系统人士指出,潘功胜是重启资产证券化、实施注册制并推进制定信息披露指引的主要负责人,令ABS市场极大发展;但是在减少审批,推动市场常态化同时,ABS的信息披露也更加严格,指引制定甚至参考了美国的标准。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两位央行分管重要职能部门的副行长将搭班负责人民币汇率调控,不仅会延续汇率市场化以及资本项目有序开放,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关注风险,把握节奏。

而在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完善当中,央行会给市场更大的空间寻找均衡汇率,但这个过程中获得信任,改变市场对政策的单一猜测十分关键。有外资行人士指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心,欧元、日元汇率趋势更容易判断,看经济走势等就可以大体确定,而人民币定价当前还存在非市场化因素,市场重心在猜政策风向。

除了市场人心不稳,一位拥有大量海外业务的国内企业高管认为,市场化汇率探索过程需要魄力,“人民币对美元的市场化汇率还在市场定价中,最终平衡点在哪里不知道,从换汇成本和购买力平价,也许人民币已经超跌了。”(完)

审校 赵红梅/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