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中国央行官员称最近监管政策密集出台 实质造成货币乘数和M2的下降(更新版)
2017年6月21日 / 凌晨3点41分 / 5 个月前

中国央行官员称最近监管政策密集出台 实质造成货币乘数和M2的下降(更新版)

(新增更多细节)

路透上海6月21日 -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周三表示,中央银行的宏观调控离不开金融监管政策的协调配合,最近一段时间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事实上造成了货币乘数的下降和M2的下降,可见即使中央银行可以调控外在货币,但是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保障,外在货币投向何处、效率如何,这是中央银行无法控制的,也无法保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

他在陆家嘴论坛上并称,监管的目标应清晰明确,在短期内监管和发展可能出现政策不一致、存在目标冲突的情况下,存在以发展为重,监管激励不足的问题。而对于同样的金融产品,缺乏统一规制前提下监管竞争容易演变成竞相降低监管标准,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损害监管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从监管体系来看,监管的目标应清晰明确,面对多个任务目标,代理人有动力将所有努力投入到一切容易被贯彻的任务当中,减少和放弃在其他任务上的努力。”他表示,“在金融监管领域,我们金融监管者往往承担着发展的职能,监管和发展二元目标的前提下,监管者会自动倾向于更容易的发展目标,而不是监管目标。”

徐忠认为,监管权责应该对等,监管体制要通过合理监管分工,严格问责惩戒等建立机制,将监管者的行为统一到金融监管整体目标上来看。从监管的分工上来看,如果分工出现权力与责任不匹配,就会导致监管者严重扭曲,往往权力滥用,有责无权的监管目标不实现。

“目前,央行承担最后贷款人职能如果没有监管职责,存款保险制度如果没有监管职能,都沦落为付款项,因为中间存在着权力与责任不对称的问题,”他表示。

目前中央银行行使最后贷款人职能,亦需要金融监管的协调配合,因在救助时央行需迅速果断行动防止系统性风险蔓延,同时遵循向流动性困难而非财务困难的银行提供流动性港支持的原则,“但如果不参与事前事中监管,监管信息无法有效共享,中央银行很难掌握银行资产状况,很难作出准确的救助。”

徐忠指出,在这种情况下,中央银行最后贷款人职能简化为付款项,存在严重的道德风险。

此外,他还认为,监管政策应公开透明。由于监管者容易受外部力量的影响,偏离公共利益的目标,监管政策的自由裁量权应与监管机构的独立性相匹配,对于独立性强、将消费者利益内化为自身目标的监管者可以赋予更多权力,对于独立性较弱的监管者,应当采取基于规则非相继性监管制度,增加监管透明度。

中国5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9.6%创历史新低,首现个位数增长;而根据中国央行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测算,5月末货币乘数进一步上升至5.35,再创历史新高,4月为5.33。(完)

发稿 李铮/张金栋; 撰写 边竞/马蓉;审校 林高丽/乔艳红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