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中国央行行长称改革需要顶层设计“不能等、靠、要” 坚持扩大开放
2017年10月10日 / 凌晨4点38分 / 13 天内

中国央行行长称改革需要顶层设计“不能等、靠、要” 坚持扩大开放

路透上海10月10日 -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表示,人民币汇率改革历来众口难调,争议较多,典型的有“条件论”和“顺序论”,但实践中,改革是大政治,政治家往往要从政治逻辑考虑最优排序,问题往往过于复杂、多元,最终得不出最优解。

他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并指出,改革需要顶层设计,需要从更高的层面认识开放的意义。即使开放存在各种困难和潜在的危险,依然需要坚持扩大开放的大方向,不断推动有关政策改革。总之,改革不能等、靠、要。

以下是该专访文章节选:

**人民币汇改“条件论”**

人民币汇率问题历来众口难调。站在不同角度意见就会各异,有争论,有负面评论也有反对意见。你说的是典型的“条件论”观点。“条件论”强调的是,要完成某项改革必须满足一定条件,条件不够的情况下勉强推动改革,会出问题。人民币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需要改革、外汇管制要逐步减少、人民币自由使用程度要不断提高。但是不是都要等到各种条件都满足了才推进改革呢?那倒不是,1993年设计外汇体制改革是一个很好的实例。

当时也有各种意见,反对意见主要就来自“条件论”。他们认为,外汇改革是一件好事,但需要满足三个条件:出口足够强大、外汇储备足够多、宏观调控有完善的体系和足够的经验。理论上讲,这些条件都有道理。但有人反驳说,如果这三方面的条件状况已经足够好,可能就没有改革的动力了;如果这三个条件都达到的话,还需要改革汇率吗?事实上,如果不搞市场经济、不扩大对外开放、不进行外汇体制改革的话,出口乏力和外汇短缺的现象就不可能纠正,宏观调控就陷于管制和外汇分配,也难以积累新型的宏观调控经验,这些条件又怎么达到呢?

从国内外经验看,往往都是最困难的状况倒逼改革出台。中国的改革开放发生在70年代末期,文革把中国经济弄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逼出反思和改革开放。1993年决定汇改之前,各省有外汇交易中心,海南的人民币对美元一度贬到11,外汇储备只有一百多亿美元,下决心实行汇率并轨后,改革的信号释放了,汇率反而有所升值,外汇储备也在增加。

中国加入WTO也是一例,当时争论也很多,甚至被认为挑战大过机遇,条件尚不具备,但当时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力排众议、果断拍板,实践证明加入WTO释放了非常大的开放红利,也促进了多项改革。国际上,上世纪90年代初期,波兰的经济和国际收支难以为继,兹罗提不断贬值,通胀率达700%,外汇大量流出,迫使波兰决定改革汇率、允许自由兑换、放松外汇管制。政策一出,波兰人反而不着急兑换外汇了,外汇流出好转,随后通胀也逐步下降。近年来类似的例子还有阿根廷等。按中国的话来说则是:改革不能等、靠、要。

**改革“顺序论”争议**

对于改革“顺序论”争议,周小川表示,从研究的角度看,如果能把各项改革设计一个合理的顺序当然更理想,但在推动改革和制定政策时,面临的情况复杂多变,各决策者的考量也不完全相同。从国际上的改革经验看,也很难说按哪一个顺序改革就是最优的。经济学家往往可以从经济逻辑出发,找出政策变革的最优顺序;而实践中,改革是大政治,政治家往往要从政治逻辑考虑最优排序,问题往往过于复杂、多元,最终得不出最优解。

他称,用“三驾马车”来比喻对外开放的动力,驾车前行时,驾车人并不是清楚计算每一驾马车的各自速度应该是多少,功率多大,而是边走边看,哪一根绳子松一点没有使劲,赶车人就应该赶它一下,否则就可能跑偏或出问题。弯道时,则要拉相应一侧的缰绳。不管如何,掌握大方向是关键。就像力学中讲的合力,取决于各分力的数量和方向,调节得好,这个合力就很接近标量分力之和,不会相互之间掣肘。至于谁快一些谁慢一些,还要看攀比和倒逼的效果,跑得慢的如果被倒逼而加速,就出现良性互动,这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不是简单靠顺序就能解决。

另外,如果几个部门对顺序和条件各有不同的主见,其结果很可能是相互的“等、靠、要”,形成推诿甚至死锁。

**更高层面看汇改**

周小川并表示,总的来说,研究对外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减少外汇管制方面的问题,既要有技术层面的分析,如条件和顺序,但同时又不要只注重技术层面。改革需要顶层设计,需要从更高的层面认识开放的意义。即使开放存在各种困难和潜在的危险,依然需要坚持扩大开放的大方向,不断推动有关政策改革。如果站在这个角度来分析,就会对人民币加入SDR的意义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具体而言,对外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减少外汇管制要整体推进,不管各自速度如何,整个大方向是要往前的。这就需要注意时间窗口,有些改革遇到了合适的时间窗口就可以加速推进,有些改革没有时间窗口就可能稍微缓一些。全球金融危机成为人民币加入SDR的一个重要机遇。

本来人民币还没有完全做好国际化货币的准备,但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周边国家和地区出现流动性紧缩,纷纷要求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和投资结算,人民币加入SDR就是从这里起步并加快推进的,应该说我们及时抓住了机遇。对改革来说,时间窗口很重要,有关配套措施有可能因倒逼而跟上。因此,有合适的时间窗口的时候就一定要抓住,错过了时机,未来成本可能会更高,困难也会更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一次会议上指出,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要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对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有利于增强金融有序竞争、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的领域要加快推进。(完)

发稿 张金栋;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