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 2019 / 3:57 AM / 5 months ago

焦点:中国央行用心良苦放宽普惠式降准考核标准 总量适度扩张可期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4年4月,中国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Petar Kujundzic

路透上海1月3日 - 中国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继续结构性松动,为落实国务院上周要求完善降准政策支持民企和中小企业的部署,央行周三晚间宣布自今年起放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强化结构性导向引导银行信贷投放意图清晰,业内预计此举释放逾7,000亿元人民币的流动性。

在去年四季度经济数据继续走弱的现实下,央行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扶持小微企业可谓“用心良苦”。受访人士认为,放宽普惠制定向降准范围无疑能增加资金定向支持小微企业的效果并压降融资成本,但当前的核心问题非流动性不足而是难言乐观的小微企业生存环境及经济形势,货币政策总量性适度扩张仍可期。

“扩大定向口径,把500万至1,000万之间的授信申请也纳入进来了,这部分属于不上不下、青黄不接的范围,能够增强央行资金定向支持小微企业的效果。”一位监管官员对路透称,不过目前正处于经济周期底部,是否继续下行还待观察,投资需求不足,关键问题并不是信贷供给。

他并强调指出,央行提供的增量资金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关键是银行调整小微企业的贷款量价动力不足,小微企业在目前的状况下还贷款能力更有限。

在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看来,是次调整普惠制定向降准范围有多方面原因:一是四季度经济走势较弱,货币政策需要进一步调整;二是可以结合年度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强化结构性导向,进一步引导银行信贷投向;三是目前各月到期MLF(中期借贷便利)规模仍然较多,继续加量续做MLF的空间不大。

四是降准可以降低金融机构负债成本;五是银行年初信贷投放一般较大,降准可以为年初信贷扩张提供支持。此外,年初降准也有利于平滑跨春节流动性。

央行周三晚间宣布,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这意味着就能让更多银行获得定向降准机会,也将有更多银行可以定向降准1.5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此举也实现了监管部门对小微贷款激励考核口径标准的统一,此前银保监会对“两增两控”考核中的小微企业贷款标准设定为对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含)小微企业贷款。

央行于2017年9月推出普惠金融定向降准,2018年年初首次实施。根据央行之前的公告,范围界定为银行发放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

考核第一档为上一年上述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1.5%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在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第二档为上一年上述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10%以上,则该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可在前述下调的基础上再下降1个百分点。2018年初,绝大部分银行达到了降准0.5个百分点的要求,小部分银行达到了降准1.5个百分点的要求。

**用心良苦的无奈之举**

是次政策微调,更重要的是迎合当前银行风险偏好较低背景下银行对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风险规避,扩大受益的小微企业范围。

据中信固收团队测算,目前主要上市银行中:农行、中行、交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北京银行、江苏银行、上海银行未达到第二档要求。

如果顶格计算,假设上市银行在口径更改后都达到第二档标准,则将释放流动性7,700亿左右。当然实际执行中,因为普惠降准第二档要求比第一档高太多,实际释放资金量会低于该测算结果。

但在多位接受路透采访的银行人士看来,政策意图与实际效果之间可能存在比较大的落差。

“央行用心良苦,疗效恐怕事倍功半。”一位地方商业银行行长对路透坦言,小微企业面临的问题并不是融资难融资贵,而是税负高、社会成本高、市场信心不足。

某国有大行地方分行行长亦对路透表示,小微贷款还真的不是没钱的问题,实际上仍然是信用风险的问题,“释放不释放(资金)跟银行的关联度现在看不是很大,符合银行风险偏好的标的太少,找不到很合适的标的(小微企业)。”

他并透露,今年总行对小微企业贷款设定的目标是在去年基础上增加30%,当前该分行对小微企业贷款的利率不断在往下调,最低可以做到基准利率,“为了争取新客户,贷款价格已经下去了,不过量目前上来并不明显,各家银行都在做,市场竞争很激励,薄利多销这条路要走。”

从控制风险的角度,他表示,因小微企业信用风险不确定性因素依然很大,将继续从供应链角度或者与政府性担保公司合作投放贷款,包括个人经营性贷款,以及继续筛选行业排名靠前的客户等。

**总量适度扩张的前奏**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四季度例会传递的信号来看,总体上,货币政策不再强调中性导向,也不再提及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转而要求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和更加注重松紧适度,体现了放松货币政策的总体导向。

就松动的方向看,两次会议都提到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的支持,传递了继续以结构性政策为主的导向。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增大及外部环境复杂的背景下,是次微调是总量性适度扩张的前奏,货币政策利率和数量工具仍将继续松动。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普惠式的降准是过渡性的安排,随着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去杠杆的后续影响继续显现叠加需求乏力等,货币政策总量性适度可能会在一季度进一步显现,可以将是次微调视为总量扩张的一个前奏。

招商银行研究院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刘东亮指出,考虑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全面定调稳增长,货币政策宽松很可能会贯穿2019年全年,未来会有更多降准出台,且降息的概率也在上升。他并预计春节前可能还有降准,因扩大覆盖面只是边际上释放资金,与全面降准或定向降准并不一样。

中国2018年四次降准,最近一次是10月15日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下调幅度为1个百分点。

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此前认为,今年经济面临压力,货币政策不会“大水漫灌”,必要时可考虑降准而非全面降息。中国准备金率在国际上比较处于较高水平,当然降准效果的实现也有条件,如果银行不放款,资金也没法进入实体经济。所以还要强调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而定向货币政策就是疏通传导机制的方式之一。

作为经济先行指标,中国稍早公布的12月官方制造业PMI跌破50的临界点至49.4,创出34个月新低,显示内外需的疲弱正让中国制造业腹背受敌,先行指标的恶化亦意味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正在加大。而更侧重中小企业的财新中国制造业PMI亦跌破荣枯线,为逾一年半来首次。(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