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 2019 / 6:28 AM / in 4 months

综述:中国央行详解LPR机制改革前因后果 但不意味降息降准无空间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4年4月,中国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Petar Kujundzic

路透北京8月20日 - 助力解困小微民企融资难融资贵,是应对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根本药方。为此,中国央行周二实施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机制改革,希望通过全覆盖的LPR引导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没有降息降准的空间。

周二国新办召开的吹风会后,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对路透称,短期主要是改革,改革以后看情况,降准降息都有空间,降不降主要看经济增长和CPI,根据这两个形势的变化来考虑。同时此次LPR机制改革亦不会导致房贷利率下降。

“利率化市场改革就是修水渠,从此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的背景看,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刘国强称。

他指出,此次推出新的LPR形成机制,并由银行参考LPR自主加点定价,有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缩小国家调控政策与实体经济感受之间的落差。

央行货政司司长孙国峰也表示,这次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改革重在改革完善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提高利率传导的效率。至于准备金率的问题,央行从5月6日宣布实行“三档两优”的准备金率新框架,在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实施,目前已经到位,初步建立起了对中小银行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框架。

目前中国的准备金率平均水平大概是11%,这个水平在发展中国家当中相对来说是中等偏低的,如果加上超额准备金,计算一个总的准备金率,中国总的准备金率和发达国家相比也是偏低的。

“从法定准备金率的角度来说,过去积累了一定空间,未来有一定的调整空间,但总的来说这个空间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大。从准备金率的角度来说,重点是完善三档两优的法定准备金率框架。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改革,是修水渠,让利率传导更加畅通,并不能替代货币政策,也不能替代其他的政策。”孙国峰称。

中国央行宣布推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机制后于周二首次报价,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4.25%,较此前逾16个月持平的报价利率4.31%降低6个基点(BP);此次新增的五年期以上品种利率为4.85%。以上LPR在下一次发布LPR之前有效。

**利率市场化改革时机成熟**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中国一直强调不搞大水漫灌,更注重精重滴灌,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只是面对“水”虽多却难流入实体经济的现实困境,打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让水流更加畅通,更有效率地流到田间地头,是此次LPR推出的重要原因。

刘国强指出,中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重要进展,大部分银行已建立较完善的贷款定价模型,自主定价能力显着提升。而且,通过较长时间的酝酿和准备,社会上对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已形成了共识。

同时当前经济发展对提高市场配置资源效率的迫切性上升。中国上半年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但受中美经贸摩擦和国内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面临新的风险挑战,更加需要依靠改革的活力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这就要求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更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

从国际背景看,近期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美联储7月31日降息25个基点,还有20多个经济体央行先后降息,全球央行进入降息周期。中国是当前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施常规货币政策的经济体。

“中国的经济没有通缩,而且市场利率已经明显下降,目前已经到了一个基本合理的水平,所以用市场化改革的办法推动,把前期降低的市场利率传导成为降低实体经济信贷利率,这既符合近期的实际情况,也符合国际货币政策变化的总体趋势。”刘国强称。

他坦称,目前中国的贷款利率上下限已经放开,但仍保留存贷款基准利率,存在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的“利率双轨”问题,影响货币政策有效传导,一定程度弱化银行之间的竞争。

银行发放贷款时大多仍参照贷款基准利率定价,特别是个别银行通过协同行为以贷款基准利率的一定倍数(如0.9倍)设定隐性下限,对市场利率向实体经济传导形成了阻碍。

“虽然市场利率下来了,但是贷款利率的‘地板’比较硬,下降幅度相对较小。这是目前市场利率下行明显,但是实体经济感受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当前利率市场化改革需要迫切解决的核心问题。”刘国强称。

推进贷款利率并轨,着力点是要培育更加市场化的利率基准。LPR是由报价行报出本行最优质客户贷款利率,由央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计算并发布的利率,能够更好地反映信贷市场资金的供求状况,有利于疏通货币政策向贷款利率的传导。

**改革LPR旨助力实体经济,房货利率不下降**

改革LPR机制虽剑指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难融资贵,但如何避免成本降低的资金流向房地产或者再度脱实向虚?显然也是对金融改革的考验。

对此,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表示,现在新的LPR机制的实行能够更好反映贷款利率的真实水平,提高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的效率。疏通利率市场定价,这是机制改革最重要的一条。

“再就是疏通信贷资金,畅通传导渠道。血液流通要顺畅,资金的流速不能迟滞在某个池塘里不动,打通疏通这些毛细血管很重要。”周亮称。

下一步,要在着力提高货币信贷的传导机制上,通过银行、金融机构做实这一条,加强执行力。将继续强化监管考核,推动银行进一步对接民营和小微企业的有效融资需求,会同有关方面多管齐下,提高信贷供给,降低融资成本,努力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至于LPR机制改革后利率下行是否会带动房货利率?刘国强明确表态,利率市场化重点是要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对于房地产市场,有一点是肯定的,房贷的利率不下降。

他表示,房贷利率由参考基准利率变为参考LPR,但最后出来的贷款利率水平要保持基本稳定。具体怎么操作,过几天央行将会发布关于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政策的公告,有一些细节现在还正在调研,调研以后再明确。

他称,“房住不炒”的目标定位不能偏离,还要避免把房地产工具化,不把它当做刺激经济的一个手段,不把它工具化,这个政策的要求不能违背。

“金融工作怎么样落实这样的定位和要求,就得做到房贷的增量不扩张、房贷的利率不下降。这次‘利率并轨’改革,房贷的利率由基准利率变为参考LPR,参考的基准变了,但利率水平不能下降。”刘国强称。(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