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中国央行官员:数字人民币应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 防止货币发行权旁落

路透上海10月25日 -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周日表示,中国在推进数字人民币时应该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这有利于抵御加密资产和全球性稳定币的侵蚀,防止货币发行权旁落。

他在2020外滩峰会上指出,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的过程中,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发行额度,保证100%的准备,杜绝超发;同时要制定统一的业务标准、技术规范、安全标准和应用标准,实现指定运营机构之间的互联互通,避免支付壁垒。

“中心化管理的体制下,人民银行可以防范和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行为,有效地维护金融稳定。”穆长春详解央行对数字货币中心化监管的理由时称。

据其介绍,数字人民币中心化管理,能够实现支付即结算,可以提高商户资金的周转率,解决中小企业的流动性问题,包括融资难、融资贵,提升货币政策的执行效率;同时也有利于打破零售的支付壁垒和市场分割,避免市场扭曲。

数字人民币是由央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支持可控匿名。

他表示,货币发展的历史趋势和需求的变化都要求在供给侧做文章,利用新技术对M0(流通中现金)进行数字化,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通用型的基础货币。在这一过程中,数字人民币应该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

**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的过程中需杜绝超发**

穆长春提到,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的过程中,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包括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发行额度,杜绝超发;制定统一的业务标准、技术规范、安全标准和应用标准等。

还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的信息。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钱包,统一数字人民币认知体系,有效降低防伪成本,按照双层运营原则,采用共建、共享方式由央行和指定运营机构共同开发钱包生态平台;并要实现各自的视觉识别和特色功能。

“我们已经发现市场上出现了假冒的数字人民币钱包。所以和纸钞时代一样,人民银行依然面临着防伪和防假的问题。在纸钞时代防伪和防假成本高,在数字人民币时代,我们要降低防伪的成本,这就需要我们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钱包生态,以便于老百姓识别。”他说。

另外一方面也要由运营机构开发自己的特色功能,提供更丰富的支付和金融产品。同时要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基础设施,实现跨运营机构的互联互通,保证不会出现支付壁垒。

穆长春指出,数字人民币是一个公共产品,在这个过程中坚持M0和公共产品的定位。含义一方面是数字人民币不计付利息,因为它是M0,纸钞不计付利息,所以数字人民币也不计付利息。

另一方面,数字人民币具有非盈利性,追求的是社会效率和福利的最大化,所以央行建立免费的数字人民币价值转移体系和金融基础设施,不向发行层收取流通费用,商业银行也不向客户收取数字人民币的兑出和兑回的服务费。这样有利于贯彻减税降费的决策部署,减轻实体经济负担,优化营商环境,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

同时为了调动各参与方的积极性,可持续经营,应该参考现行的现钞的安排,划拨一定的费用,建立相应的合理有效的激励机制。

至于运营机构和服务机构与商户之间的费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要通过市场化机制,由双方以市场化的方式来决定。

**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

穆长春表示,建设数字人民币的生态,需要探索指定运营机构和其他的商业银行以及其他商业机构的合作模式,要确保数字人民币的广泛可得。

而在数字人民币发行过程当中,一方面所有的商业银行也应该参与到流通服务中来;另外一方面也要保证为包括贫困地区和数字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的、使用方便的数字化央行货币,避免数字鸿沟和金融排斥。

他并强调,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不是靠行政强制来实现的,而是应该以市场化的方式来进行,“我个人觉得,在可预见的将来,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

他提到,具体的商业模式央行现在也在和各方一起探讨,因为这个过程中要保证,小银行和小机构的利益不能因为这种合作而受损,所以要找出共赢的业务模式或商业模式来。

至于微信和支付宝到底和数字人民币是什么样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区别?穆长春解释,微信和支付宝和数字人民币不是一个维度上的,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

电子支付场景下,微信和支付宝的这个钱包里装的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数字人民币发行后,大家仍然可以用微信支付宝进行支付,只不过钱包里装的内容增加了央行货币;同时,腾讯0700.HK、蚂蚁的各自的商业银行也属于运营机构,所以和数字人民币并不存在竞争关系。

“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在整个数字人民币生态建设过程中,一定要保持公平竞争,确保由市场来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充分调动市场各方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涉及到社会的各方各面,从来不是人民银行一家的事,也不是某一个机构能够凭一己之力能够完成的事。”穆长春称。

中国国务院本月稍早印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提出,支持深圳开展数字人民币内部封闭试点测试,推动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应用和国际合作;扩大金融业等对外开放,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先行先试。

中国央行和深圳市政府10月中则陆续发出总计1,000万元人民币的“数字人民币红包”,这被视为数字人民币首次在公开范围进行测试。(完)

发稿 马蓉;撰写 沈燕;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