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9, 2018 / 1:44 AM / 6 months ago

猪年展望:下行压力不减中国经济如履薄冰 明年GDP增速目标调降获共识

作者 沈燕

2018年9月7日,北京,中央商务区天际线。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2月19日 - 内忧外患交织的2018年,中国经济呈前高后低走势,虽圆满完成年初确定经济增长目标,但中美贸易摩擦仍存不确定性,经济转型期新旧动能尚未顺利衔接,改革不到位及宏调政策配合不当等多种因素,都加剧了实体经济困境,也意味着2019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只增不减。

受访专家们普遍预计,中国更强调经济增长质量的同时对速度放缓会有更多容忍,2019年GDP同比增速可保持在6%以上,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仍会延续,在继续减税降费的同时,赤字率或微幅扩大,但料不会突破3%的警戒线,同时包括土地、户籍等实质性改革举措推出有望加快。

“2019年中国经济形势肯定低于2018年,明年中国经济增幅6%应该没有问题,无论是目标还是结果,18年前高后低的走势已成定局,这种下行趋势会延续到2019年,因此更需要宏观政策的相应调整,包括财政和货币政策需要协调配合发挥作用。”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称。

他认为,政策要科学有效,改革要有标志性改革措施推出来,包括社保、财税体制、产权、国企改革等,2015年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改革主要是三去一降一补,主要是通过行政手段操作实现的,现在应该是真正体现在改革推动,因此改革的步伐要加快。

“改革开放每一步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未来必定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风险挑战,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昨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称,“我们要拿出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韧劲,以钉钉子精神抓好落实,确保各项重大改革举措落到实处。”

上周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称,中国明年将着力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强调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习近平在同日召开的党外人士座谈会上并称,明年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向改革要动力,强化社会政策兜底保障功能。

中国今年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7%,其中三季度增速降至6.5%的九年半低位。工业走弱,基建和制造业投资低迷拖累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消费亦未见明显起色。

tmsnrt.rs/2A1mOsb

**调降GDP增长目标获共识,6%以上增幅料可持续**

中国2019年经济增长等宏观目标将在当年3月召开两会(人大和政协)时,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并提交人大讨论方能明确。但从目前的经济形势分析,调降2019年GDP增长目标已成共识。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悭认为,中国经济是2010年开始下行的,由两位数的增长速度下行到现在的6.7%,2018年或许还会维持这个增长率。2019年可能还要下行,经济会比2018年更加困难,防风险的任务仍然很重。

“2019年,我们得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现在的杠杆只能先稳后降。降得太快,企业困难更大。但是现在也肯定不能再加杠杆,越加杠杆,问题越大。”贺悭称。

发改委宏观研究院的一位专家也认为,2019年的日子会比较艰难,经济下行压力只增不减,一方面是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经济周期本身决定的,另一方面也与改革不到位,结构性矛盾累积固化加大改革难度有关。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建议,2019年经济增速预期目标可以确定为6.0-6.5%之间,这样一个区间是符合实际和留有余地的,既能保证“十三五”增长目标的实现,也有利于引导社会各界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高质量发展上。

“我们预期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仍将达到6%以上,这是因为中国仍拥有引导经济增速逐步放缓的政策空间。然而,下行风险相对较大。”标普全球评级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Shaun Roache表示。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也预计,中国明年增长目标区间会设定在6.0%-6.5%,其中6.5%是体现“稳增长”需要,而6.0%是为“调结构”预留空间;预计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GDP增速会继续放缓,而二季度稳增长效应会逐步有所体现并带动经济在三季度走稳。

**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3%赤字率料难突破**

毫无疑问,2019年对中国注定不是一个轻松年,一方面经济本身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另一方面悬而未决的中美贸易谈判也越来越成为影响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变量,对抗内外部的压力,更需要宏观政策的协调和配合。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而金融改革不到位及现行体制上的弊端,使得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不顺畅,稳健货币政策面临很大压力,并引发外界对积极财政政策不积极的批评声渐多,并呼吁提升赤字率,不应拘泥于3%的警戒线。

对此,贺悭直言,“有些人拼命的鼓吹加大杠杆,要求银行进一步放宽流通性,财政要更加积极,这个问题我非常不赞成。我认为只能先稳住,不要降杠杆降得太快,然后慢慢的去杠杆,才有可能会好一点。才有可能既避免金融危机,又避免经济过快下行。”

这一看法也得到刘尚希认同,他认为,面对经济下行压力财政政策如何发挥作用有争议,但积极财政政策肯定不能按原来的路径走,不能搞大水漫灌。

“明年财政还要提倡过紧日子,如果只从扩大内需的角度只要花钱就行,但当前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是简单花钱,而是要促进结构调整,促进机制体制改革,防范风险引导预期,如果起不到这个作用那就不叫积极财政政策。”刘尚希称,“如果只是提升债务率和赤字率,大把花钱解决不了当前的问题,更解决不了长远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有清醒认识。”

他认为,目前对积极财政政策的理解不能只看赤字率的高低来衡量,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时期,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积极财政政策的理解应有新题义,积极不等于扩张。更应该从倒逼机制、体制改革入手,而不是单纯看赤字率是否扩大。

不过,王军则表达了不同意见,“2019年完全有必要将赤字率提高到至少3%”。他认为应逐步放弃平衡预算财政而转向功能财政,即财政不应只追求自身平衡,而应服务宏观经济平衡的大目标。总之,需适当增加财政赤字,不应僵化地受所谓赤字占GDP的比重3%的限制。

同时,货币政策的思路应继续转向全力稳增长、救民企和防风险,为实现从宽货币到宽信用,应有针对性强的工具和手段以实现宽松加码,包括降准仍有必要,降息存在空间。

**明年仍有减税空间**

随着减税降费效应进一步显现,中国2018年11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77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4%,为连两月同比减少,降幅并创近两年最大;其中税收收入跌幅扩大至8.3%。分项来看主要是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均为今年主要减税税种,11月增值税收入同比下降1.2%,个人所得税同比下降17.3%。

不过,刘尚希认为明年减税降费还有空间,一个是降低名义的税率费率,可以在税基费基的规范上作文章,使实际上的减收减少,让负担摊平,让税费的负担更加公平,通过严征管严征缴,减少税费的流失;在税基费基上拓展也能提供空间。

此外,在支出标准,结构上优化调整也可以提供空间。同时赤字率经过测算也可以适当提高一点点,而不是首要的做法就是提高赤字率,这样等于回到了传统的做法。因此赤字率要不要提高是基于前述条件后根据需要而确定的,是摆在末位的一个手段,而不是一个首选措施。

“如果把那三个减税降费空间做到位的话,中国明年未必要突破3%的赤字率,因为明年的财政形势会比今年的更严竣。”刘尚希称。

中国11月财政支出同比下降0.8%,为年内首现同比减少,主要受地方支出增长拖累,而前期支出进度较快也透支年底支出规模。

在刘尚希看来,实质性减税、实质性降费,也要从改革入手。首先税制要改革,税制要完善,比如增值税,现在是三档税率,三档要变两档,在税制改革的过程中间,同时也可以降低这个税的纳税负担。现在方向明确了,但怎么样加快步伐?

“为了在减税条件下保持财政收入增速平稳,今年下半年在税收征管上我们主动涵养了税源,一定程度上也使得税收收入增速进一步下滑。”华泰证券宏观研究李超团队认为,2019年按照增值税简并税档的方向继续降低税率仍然是主要方向。

中国央行近日就称,准确把握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个实际,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健全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