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 2018 / 6:59 AM / a month ago

若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 明年人民币或贬至7.5--瑞银

路透上海11月12日 - 国际知名投行--瑞银(UBS)报告称,市场情绪疲弱、经常帐户顺差消失、境内外利差持续收窄都会施压人民币贬值,预计2018/19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分别在7.0/7.3。在全面贸易战情景下,2019年人民币汇率或贬至7.5。若贸易摩擦缓和,2019年底人民币汇率料在7左右。

瑞银并认为,人民币贬值有助于部分抵消美国加征关税的负面拖累,但人民币大幅贬值会损害国内信心、引发恐慌性资金外流,并威胁金融系统稳定。预计央行会谨慎管理人民币汇率,并继续加强资本管制。

对中国而言,2018年去杠杆等国内偏紧政策是拖累经济增长放缓主因,而2019年最大的下行压力可能来自于美国加征关税和贸易战相关的不确定性。

以下是报告《2019-20 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应对外部环境变化》节选:

2019年人民币将面临更大的贬值压力。首先,随着加征关税和贸易战相关不确定性影响出口,我们预计2019年货物外贸顺差占GDP比重将降至2.8%,年度经常帐户顺差可能将消失、甚至可能出现24年来首次逆差。

其次,境内外利差也会不断收窄。再加上贸易战相关不确定性,人民币贬值预期可能会加剧,并导致资本外流规模增加。此外,中国为对冲贸易战影响而出台的宽松政策力度越强,经常帐户逆差规模可能也会更大,外部平衡恶化的速度也会越快。

尽管传统的政策刺激面临一些制约因素,但我们仍认为央行不会主动引导人民币大幅贬值,以对冲关税影响、提振经济增长。贬值的确可以有助于缓和加征关税的不利影响,但无法完全抵消贸易战对宏观经济、特别是对部分行业的冲击。贸易战不确定性加剧还会导致企业削减或转移投资。

此外,人民币大幅贬值会削弱市场信心,并导致资本恐慌性外流,威胁国内金融系统稳定性。最后,我们认为中国对来自美国的政治压力依然较为敏感,可能会希望避免在金融领域发生潜在冲突。

我们预计央行会持续密切管理汇率走势,2018/19/20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分别为7.0/7.3/7.3。今年余下的几个月中,我们预计央行会继续使用中间价定价的逆周期调节因子来维稳汇率、并配合资本管制,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致维持在7以下。

2019年,随着贬值压力加剧,我们认为央行会适当允许人民币贬值以部分释放压力,但会努力保持人民币相对平稳。预计政府还会进一步向外商开放国内市场,以鼓励外资流入。

在全面贸易战的情形下(即美国对所有的中国进口品加征25%或更高的关税),或者如果美元较当前水平进一步明显走强,我们预计到2019年底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更大、可能达7.5左右。

另一方面,若中美贸易战缓和,且/或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明显走软,则2019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会维持在7左右。

**明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压力或来自贸易战**

2018年去杠杆等国内偏紧政策是拖累经济增长放缓主因,而2019年最大的下行压力可能来自于美国加征关税和贸易战相关的不确定性。我们的基准预测是从2019年1月开始,美国将把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的关税税率从10%提高至25%(此前已对500亿中国产品加征25%关税)。此外,美国还可能把加征关税范围扩大到所有中国进口商品。

我们估算美国对中国2,500亿产品加征25%关税,可能拖累2019年GDP增速0.8个百分点以上。其中,出口走弱带来的第一轮直接影响可能拖累GDP增速0.5个百分点。贸易战还会导致全球需求放缓,负面拖累企业利润和员工工资,并进而分别影响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我们估算上述第二轮间接影响将拖累GDP增速0.3个百分点。

就业方面,出口增速放缓可能直接导致2019年损失50-120万个就业机会(我们估算出口带来的制造企业直接就业共1,800万,与出口相关的各行业总就业约4,000万)。但随着贸易战对投资和消费的溢出效应扩大,影响的就业可能远大于上述估算。此外,中国对自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也可能产生负面影响,不过全面下调进口关税应可以大致抵消其拖累。

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和加征关税最严重的负面影响可能是通过不确定性和全球供应链的逐步转变影响企业投资和就业。全球供应链上对美国出口相关的部分生产活动可能离开中国、而部分针对中国市场的新产能可能转移至中国。这些长期影响很难准确量化,但是我们预计未来几年的GDP潜在增速将面临下行压力。

我们预计中国会继续加码政策放松,从而部分抵消贸易战带来的负面冲击,因此2019年GDP增速放缓至6%、2020年持稳于6%。未来几个月随着贸易战的冲击显现出来,宽松政策还可能进一步加码。

最重要的政策可能是提振基建投资,此外降低企业和个人税负也能支持增长。我们预计2019年净出口将负面拖累GDP增速0.5个百分点、2020年拖累幅度会小幅降低;基建投资增速将明显反弹至10%以上,而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转弱;消费实际增速放缓0.5个百分点左右至6.7%。

消费走弱主要来自收入增速放缓、房地产销售下跌,以及部分出口相关行业失业显现,而个税改革和其他促销费的政策可以部分抵消其下行压力。(完)

整理 张金栋;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