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3, 2016 / 11:16 PM / 4 years ago

人民币无持续贬值基础 不会让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周小川

路透北京2月13日 -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表示,当前中国国际收支状况良好,国际竞争力仍很强,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区间,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了基本稳定,还有所升值,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财新网周六刊登对他的专访并坦言,近期确实有些投机力量在瞄准中国,不过中国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外汇储备,不会让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它一来就正面阻击,要考虑有效使用弹药、成本最小化的问题。

“进一步改革汇率形成机制,本身就有助于更灵活地应对市场投机力量。如果说过去的固定汇率是挺住不动的‘钢制盾牌’,灵活汇率就变成了‘海绵盾牌’,对于过度的投机力量,可以做到攻防有度。”周小川说。

他表示,未来汇率改革的趋势是坚定不移的,但也要有耐心。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方向仍旧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机制;但这一方向上的改革努力也许需要相对较长时间去实现,而央行心目中并没有一个模型测算的最优汇率水平。

他指出,中国会审慎推进人民币汇率改革,注意选择合适的时机和窗口,尽量减少负面溢出效应,特别是不要在国际上造成相互叠加的影响,“有窗口时就要果断推进,没窗口时不要硬干,可以等一等,创造条件。”

他表示,市场上有投机力量并不奇怪,有时也很难区分投机与风险管理操作。中国的外汇储备保证国际支付有余,保证金融稳定也是题中之义,这个能力是无庸置疑的。随着资本的进出,外汇储备现在减少,过一段也可能增加,只要基本面没有问题,增增减减本身都是正常的。

周小川并强调,中国不存在为扩大净出口而贬值的动机,也不能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归罪于中国经济放缓。要解释人民币自去年起出现对美元贬值的压力,还应主要看美元对多种货币升值过快、国际国内若干事件的冲击以及市场上短期情绪的影响。

他指出,过去多年来人民币一直处于升值趋势,外汇储备在不断积累,这肯定不是无限的过程,迟早是要到顶、见拐点的。在拐点出现之前,升值有所过冲是难免的,需要调整;在拐点出现后,反方向的贬值过冲也是可能的。再之后还会有升值势头,因为基本面是支持人民币走强的,总的趋势是在震荡调整中阶段性渐趋稳定。

**对不同市场主体沟通策略不同**

周小川表示,目前人民币的汇率形成机制已经不是盯住美元,保持一篮子汇率的基本稳定,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更加成型的对一篮子货币的参考机制,将涉及一系列安排,包括引导市场测算保持一篮子汇率稳定所要求的汇率水平,要求做市商在提供中间价报价时考虑稳定篮子的需要,以及央行在进行汇率调节时维护对篮子稳定的策略。

“实施这种形成机制的结果,将是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的稳定性不断增强,而人民币对美元的双向波动则会有所加大。”他说。

周小川称,目前已形成了更多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共识,中间价的定价机制也开始引入稳定篮子的因素,操作上以稳定一篮子汇率为主要目标;同时适当管理单日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的幅度。未来还会引入宏观经济数据对汇率发生作用的机制。央行将加强与市场沟通,提高人民币指数数据的作用,以便市场判断参考一篮子货币机制的有效性。

他同时表示,央行肯定有明确和强烈的愿望去不断改进与公众及市场的沟通,但做好沟通也非易事。中国的外汇市场尚不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完备的市场,对于不同的市场主体,央行与其沟通的策略是不一样的。

“对一般大众,重在知识和体制框架的沟通;对进出口商等使用外汇的机构,引导并稳定预期很重要;对于投机者,则是博弈对手的关系,央行怎么可能把操作性策略都告诉他们?这就像是下棋,你不可能把准备的招数向对手和盘托出。”他称。

此外,针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周小川表示,现在中国对全球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在25%左右,是比较接近常态的,这不是什么硬着陆。他并强调,GDP特别是其增量与汇率没有直接关系,有时GDP增长快会伴随着经济过热和通胀偏高,反而产生本币贬值的压力;本币汇率更多地与本国的竞争力及经济健康度有关。

他进一步说明,和汇率最相关的经济基本面因素首先是经常项目平衡。2015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仍很高,其中,货物贸易顺差5,98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另一个基本面因素是实际有效汇率的变化,即通货膨胀的相对变化。美日欧的通胀目标是2%,而中国2015年末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是1.4%,对中国而言比较低的通货膨胀有利于币值稳定。

此外,对于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周小川认为,在宏观货币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之间,存在怎么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空白,这就需要宏观审慎政策来填补。所以,新一轮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目标之一应该是有利于强化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投机资金有限,正常用汇有保证**

针对各方面影响下的“热钱”流出,周小川指出,投机力量并不是影响国际收支平衡的主要力量。大的投机力量主要是在境外市场,而能跨境流动的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和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数量相当有限,进出的规模和速度都受管理。

“近期全球金融市场上不确定性因素多,和正常时期不同,确实有些投机力量在瞄准中国。正常情况下,国际投机者不会把中国当作攻击目标。中国经济体量大,资源多,跟中国拼,不容易挣到钱。”他称。

周小川进一步解释当前资本流出的几个因素及未来趋势:首先,一些出口企业受到预期的影响,在贸易方面做远期规避风险,调整投资时点、提前购汇等,都会影响中国外汇市场供求;但出口企业最终要用人民币支付工资等成本,因此这种调整策略是会见底的,进口企业也与此类似。

另一个因素是国内企业在某种预期之下进行负债调整,主要是为防止美元升值而尽量减少或偿还美元债务,改为借本币债。如果预期是对的,负债方调整也无可非议,也是企业自主权,好在这种调整会很快见底。

“需要区分资本外流和资本外逃两个概念。外向型企业的结售汇策略选择和负债结构调整是正常行为,属于利益权衡,总是会见底的。它的确会影响资本流动的数字和国家外汇储备的数字,但不一定是外逃。”他说。

在当下市场猜测的资本管制上,周小川强调,会统筹考虑便利化和防风险,在继续大力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的同时,强化风险防控,继续强调国际收支申报义务及其真实性合规性审核要求,“但所有正常用汇都是有保证的、自由的。”

他称,当前有谣言称外汇局要对外资企业利润汇出加以限制,但是外汇局从来没有什么额度管制;资本项目上,企业的海外并购、设子公司和代表处也都可以走正常程序换汇。中国企业“走出去”投资增多,这是政策放开和中国企业家逐渐了解国际市场发展到今天的自然结果,当前增长比较快,这也是好事。

他解释,资本项目的外汇管制对于较为封闭的经济体有效果,而对于较为开放的经济体往往难以奏效,另外资本管制对防止过度资本流入比防止资本流出更为有效。中国是一个开放的大型经济体,任何不当管制都会给实体经贸带来不便和困扰,反倒会影响信心和国际收支平衡。

此外,对于防范资本跨境流动风险对人民币国际化影响,周小川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本身会是波浪型前进的,如果观察到投机成为外汇市场中的主要矛盾,就重点应对投机,等市场逐渐回到相对稳定状态,人民币国际化还会继续前进。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日前称,要统筹考虑便利化和防风险,在继续大力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的同时,强化风险防控,突出真实性合规性审核要求,打击外汇违法违规行为,但不会走资本管制的“老路”。(完)

发稿 李贺;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