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 2018 / 7:02 AM / 5 months ago

《RUSSELL专栏》上海原油期货貌似获得成功 实存隐忧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8年3月14日,中国上海,洋山港油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5月2日 - 新的上海原油期货展开交易仅略超过一个月的时间,目前为止成交量逐步垫高,不过这成功的表象或许掩盖着一些更为广泛的隐忧。

这些以人民币计价的合约于3月26日由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推出,平均每日交易量约8万口,未平仓合约约1.6万口。

INE合约提供七种品级可在中国境内不同地点交割的中东及国内原油;中国是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

尽管该合约通过精心设计以配合中国的原油采购,但其所采用的特殊交割结构,使其难以和布兰特原油、西德克萨斯中质油(WTI)以及迪拜商业交易所(DME)阿曼原油直接比较。

上海原油期货合约包含运费部分和汇率因素,这给交易商计算相对于其他指标原油的套利机会带来困难。

尽管如此,与迪拜商业交易所(DME)的合约相比,上海INE合约的交易量和未平仓合约是非常有利的。鉴于阿曼原油的品质与上海INE合约的中质含硫原油相似,二者之间可能最有可比性。

近月DME合约的每日交易量通常在3,000-5,000口,远低于上海原油期货合约目前所达到的水平。

然而,二者在布兰特和西德克萨斯中质油(WTI)期货面前都相形见绌,布兰特与WTI原油每天交易量均数以十万口计。

上海INE合约令人担忧的地方可能也是这个交易量特点。该合约的交易主要由中国炒家主导,包括大型国有炼油商、小型交易商和散户投资者。

这种组合本身并没什么问题,但INE合约最后可能会像大连商品交易所的铁矿石期货一样,可吸引到大量交易,但主要却是来自国内人士,这些人对当地消息面的反应要大于对市场基本面的反应。

这加大了INE合约实际上只是投资者参与原油市场的一个国内载体的风险。

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将破坏把上海建立为原油主要定价中心的初衷。

目前为止,西方油企、贸易商和投资者参与INE的情况似乎有限。

**套利窗口**

这并不是说西方市场人士对上海市场没有兴趣,但他们似乎对如何最好地从参与中获益态度较谨慎。

合乎逻辑的参与方法之一是,以中东原油对冲中国的交付价格,从中获取套利价差。

这意味着阿曼原油期货价格必须低于沪油,而且还要考虑换汇和运输等其它成本。

阿曼原油7月合约周二收报每桶69.33美元。

这是最适合与近月INE原油期货作对比的合约;后者9月交付。

4月27日上海原油期货收报每桶442.5元人民币,本周一和周二因逢公共假日休市。

这相当于每桶约69.87美元,意味着INE较DME对等合约仅有每桶0.54美元的微小升水。

这并不足以弥补货运和汇兑成本,代表迪拜和上海之间的套利窗口目前是关闭状态。

当然,不会永远都是这种局面。但境外的市场参与者似乎是在对INE合约静观其变。

如果针对INE期货设立以美元计价的影子合约,地点比如可以选在区域交易中心新加坡,或许提升对INE期货的兴趣。

不过目前而言,迹象表明上海原油合约成效可能并不尽如预期,而且距离成为亚洲原油交易指标的目标仍有一段路要走,这让上海原油合约的初始成功略微失去了光彩。(完)

编译 张明钧/张涛/张若琪/王琛/刘秀红;审校 王颖/艾茂林/于春红/白云/蔡美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