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1, 2019 / 7:50 AM / 3 months ago

《RUSSELL专栏》中国5月石油进口大降 不全怪自伊朗进口减少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22日,中国珠海,港口的储油库和储气库。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6月11日 - 中国5月份原油进口量大降,虽说直观解释是自伊朗进口减少,但还有其它理由要对中国的石油需求强劲程度持谨慎态度。中国是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

根据对海关周一所公布数据的测算,5月份中国进口了947万桶/日原油,较4月创纪录的1,064万桶/日下降11%。

实际情况似乎是中国炼油商在4月份加大了对伊朗石油的进口,以赶在5月份豁免到期之前。美国允许伊朗的八个最大原油进口国在豁免到期之前继续购买该国原油。

路孚特(Refinitiv)编制的船舶追踪及港口数据证实了这一推测,4月份中国从伊朗进口原油约800,600桶/日,但5月份的进口规模仅有255,000桶/日。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5月份抵达中国的四批伊朗船货中,有三批是4月份驶离伊朗,也就是在美国豁免到期之前。

只有一批货是5月离岸,违反了美国政府对伊朗的制裁措施。

但谈到伊朗原油出口时,总是要注意这样一个情况,那就是数据只显示追踪系统可见的船货,而不能反映任何可能在暗中运作的船只。

不过伊朗船货的减少,并不能完全解释5月中国原油进口较4月下降的情况,在这一点上其他一些数据可能有所助益。

今年5月,中国大型炼油厂关闭了多个炼油装置,这可能抑制了原油买兴。

另外,恒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40万桶/日的新炼油厂投产所需的商业库存,可能已经完成大部分积累。

另一个利空中国原油需求的因素是,5月成品油出口下降,这可能是柴油和汽油等燃油的利润下滑导致的。

5月成品油出口从4月的大约165万桶/日下降至116万桶/日左右。

原油价格上涨和需求增长疲弱,导致亚洲的炼油利润率承压,新加坡炼厂的利润5月为每桶约3美元,远低于365日移动均值4.34美元。

**流入库存的原油**

另一个更难以量化的因素是,中国有多少原油流入了战略储备和商业库存,特别是当局只是偶尔才会公布战略储备的有限细节。

一个估算库存流入的方法是,将国内生产和进口的原油总量减去炼油厂加工的原油总量。

5月的数据要到6月晚些时候才会公布,但今年前四个月的原油进口量为1,003万桶/日,国内产量为383万桶/日,所以可用原油总计1,386万桶/日。

1-4月炼厂的原油加工量为1,262万桶/日,较2018年同期增长4.7%。

这意味着有124万桶/日的可用原油并未在1-4月份加工,说明都流向了商业和战略库存中。

鉴于近几个月原油供应收紧,中国炼油商和北京当局可能会减少部分用于储备的购买行动。

除了自伊朗进口减少外,美国的制裁也导致自委内瑞拉的进口下降。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俄罗斯等盟友也一直在限产,旨在提振原油价格。

OPEC减产的石油多数是很多中国炼厂青睐的较重质原油,也可能OPEC及其盟友的减产措施对中国产生了不成比例的影响。

最后,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可能会削弱中国对某些油品的需求,如果塑料密集型制造业受到出口放缓拖累,那么石化需求有可能受到冲击。(完)

编译 刘秀红/王颖/王兴亚;审校 李春喜/艾茂林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