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缺煤的代价高昂 但料为时不长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4月,中国青岛,港口装载煤炭作业。REUTERS/Jason Lee

路透澳洲朗赛斯顿9月30日 - 中国正在为遏制国内煤炭产量和进口的政策付出高昂的代价,并导致燃煤短缺,而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仍主要仰赖燃煤发电。

对中国政府来说,虽然燃煤短缺会给钢铁和铝业等能源密集型产业带来问题,但好消息是这种情况可能会相对迅速地得到解决。

中国已经表示将寻求增加进口,而且随着更多矿场在安全检查后重新开工,国内产量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强劲回升。

问题是增加进口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成本很高,特别是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对澳洲的出口实施非正式禁令,此举是去年因中澳持续政治争端而实施的部分举措。

首先看一下国内的煤炭情况,显然供应已经成为2021年的一个问题。

虽然今年前八个月整体成长4.4%,达到26亿吨,看起来不是太糟糕,但细节显示,今年大部分时间产量一直处于下降趋势,仅在8月出现逆转。

去年12月中国的产量达到了创纪录的3.5189亿吨,因为矿场加大了产量以满足比预期更冷的冬季需求。

根据官方数据,自那时以来,7月国内产量下滑至3.1417亿吨,为2019年5月以来最低。

8月的产量确实回升到3.3524亿吨,但今年迄今为止的总产量仍然远远低于中国的潜在产量。

至于进口,根据海关数据,今年前八个月的进口量下降了10.3%至1.977亿吨。

8月所有等级的煤炭进口量为2,805万吨,低于7月的3,018万吨,但从总体上看,自5月进口2,104万吨以来,进口量一直在上升。

**对澳洲的影响**

澳洲曾经是中国的第二大煤炭供应国,其中大约60%是动力煤,用于发电和水泥等行业,约40%是炼焦煤,用于制造钢铁。

根据大宗商品咨询公司Kpler的数据,中国去年6月从澳洲进口了979万吨,但到今年1月,进口量已经减少到几乎为零。

作为替代,中国已经转向购买印尼的煤炭,尽管品质不及澳洲。此外,中国正在增加向俄罗斯以及南非和美国等小型供应国的购买。

但中国这样做的同时也引发价格大幅上涨。据贸易商报告,俄罗斯与澳洲同等级的煤炭,价格要高出一倍。

随着中国买家到来与印度等更多传统客户展开竞争,印尼煤炭价格也出现反弹,并创下纪录高位。

这样的高价可能会持续下去,特别是如果中国试图在未来几个月增加进口的话。

与此同时,成本将继续上升,表现形式为进口和国内煤炭价格双双居高不下,且能源密集型行业生产受限,进而将对供应链产生负面影响。(完)

编译 戴素萍/孙茉莉; 审校 张明钧/郑茵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