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新闻稿:外资银行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在2017年上半年触及新高--惠誉
2017年11月8日 / 凌晨5点00分 / 11 天前

新闻稿:外资银行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在2017年上半年触及新高--惠誉

(以下摘译自信用评等机构惠誉的新闻稿)

香港11月7日(惠誉) - 惠誉表示,外资银行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在2017年上半年触及新高,而且可能进一步攀升。

境内流动性紧张在短期内可能继续支持境外借贷。与此同时,贸易增长,中港银行业融合,以及一些银行在国内市场缺乏获利机会,从长远看会继续推动外资银行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增长。

外资银行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在2015年锐减,之后的回升势头在今年变得更为强劲。

根据惠誉汇编的数据,2016年底至2017年6月底期间,外资银行对中国的风险总敞口上升13%至1.885万亿美元,2016年全年仅增5%。

在那些本地市场成长前景有限且利率偏低的银行看来,增加中国风险敞口将有助于支撑利润率。不过对于银行业者而言,中国相关曝险的监督和管理风险高于本地借贷活动,因为他们对中国市场的熟悉程度较低。

此外,中国尚未设置反周期(反景气循环/countercyclical)缓冲,因此中国风险敞口在银行资本总额中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惠誉并不认为与中国相关的成长本身是负面的,但如果没有适度的管控以及资本缓冲,中国风险敞口的增加可能会对银行业评级构成负面冲击。

香港银行体系特别容易受到中国相关风险影响,6月底时,香港银行体系的中国风险敞口超过外资银行整体中国曝险的一半,相当于香港整体银行体系资产的31%,高于2016年底时的27%。这些风险敞口中约有三分之二来自中资银行香港分行及子公司,这些机构在海外借款,以因应国内客户的美元融资需求。

我们认为中国风险敞口是香港银行业最大的资产品质风险,虽然到目前为止表现相对良好。不过,由于内部有资本稳定注入,近几年来大多数香港银行业者的资本额都有所增加,并为过分集中于中国的风险提供了足够减损缓冲。部分香港银行业者或许面临监管机构更高的资本金要求,这是因为在中国风险敞口中考虑到第二支柱(Pillar 2)的附加项,尽管这些附加项并没有公开披露。香港的反周期缓冲并不适用于多数中国相关风险敞口。(完)

编译 侯雪萍/张明钧; 审校 郑茵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