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18 / 2:27 AM / a month ago

中国去年银行结售汇逆差同比降近七成 今年跨境资金流动料总体稳定(更新版2)

(新增更多细节并调整标题)

路透北京1月18日 - 中国2017年银行结售汇逆差同比大降近七成,涉外收付款逆差则降近六成,整体来看外汇市场供求更趋均衡。外管局预计今年跨境资金流动仍将保持总体稳定,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企业应树立“风险中性”意识并健全汇率风险管理。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周四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并称,2017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有所放缓,但对外直接投资的步伐更加平稳,预计2018年对外直接投资将继续保持稳步发展的态势,但也会继续密切关注部分领域出现的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

“2018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将保持总体稳定。从国内看,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内部基础将更趋稳固。一方面,高质量发展模式有助于强化市场长期信心,...从外部看,国际经济金融运行保持平稳,外部环境将总体有利,...在这些条件下,2018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有望延续平稳运行格局。”王春英称。

她指出,2017年是中国跨境资金流动从净流出走向基本平衡的转折之年。过去三四年,在内外部环境共同影响下,中国跨境资金流动从长期净流入转向一段时间的净流出。但自2017年起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出现了新变化,中国跨境资金流动逐步趋向基本平衡。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稍早公布,2017年按美元计价,银行结汇同比增长14%,售汇下降1%,结售汇逆差1,116亿美元,同比下降67%,其中9月、10月和12月结售汇呈现顺差;银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长7%,支出增长1%,涉外收付款逆差1,245亿美元,同比下降59%。

12月单月,银行结售汇顺差395亿元人民币,等值60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支逆差2亿美元。

从季度数据来看,2017年前两个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分别为409亿和530亿美元,三季度逆差收窄至190亿美元,四季度转为顺差12亿美元。

“需要说明的是,银行结售汇是影响我国外汇供求的主要因素,但不是全部内容,如果综合考虑即期、远期结售汇以及期权等影响因素,2017年2月以来我国外汇供求就开始处于基本平衡状态。”外管局称,至于近几个月银行结售汇差额确实有所波动,但总体规模都不大,这反映了不同月份实体经济、金融活动的微弱差异,不改变外汇供求总体趋向平衡的判断。

在谈及美国加息及缩表对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时,王春英表示,2017年,美联储有三次加息,并启动了缩表,特朗普政府也通过了税改法案。但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明显好转,近期外汇市场供求更加趋向平衡。这说明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发展变化实际上是多方面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除了外部因素也有内部因素,外部因素也是多方面的。

“综合来看,当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外部环境还是比较稳定的,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也在逐步减弱,或者说市场对这方面因素的消化比较顺利,国内经济企稳向好的基础日益巩固,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的格局有望保持。”王春英称。

**未来汇率双向波动成常态,企业应树立“风险中性”意识**

针对人民币近期升值走势,王春英在记者会上表示,近期的人民币升值与内部经济持续向好和外部美元相对比较弱等因素都有关系,预计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会成为一种常态;企业亦应树立“风险中性”意识并健全汇率风险管理。

“在汇率双边波动以后,最可喜的是我们看到企业逐步在改变对人民币汇率的一个固定思维,赌单边升值或单边贬值的企业逐渐减少,前些年的非理性或者是恐慌性的行为明显减少。”王春英在记者会上称。

但她也指出,仍有部分企业汇率风险管理不到位,主要表现为:一是对于汇率风险认识不到位。还有一些企业习惯于押注升值或贬值的单边方向,用主观的市场判断替代风险管理。

二是对套期保值认识不到位。套期保值实际上是花一定成本来锁定风险,就像花一点钱买保险一样。有一些企业不愿意支付这个费用来做套期保值,或者把套期保值当做赚钱工具,忽视了套期保值是锁定不确定性风险的本质功能。

王春英指出,企业对汇率风险敞口控制意识不足,不是合理审慎保值,反而有时主动追求风险利润,如果一些企业发现自己判断错了,集中调整汇率风险敞口就可能引发外汇供求矛盾,加剧人民币汇率、利率调整等风险,造成市场恐慌或者踩踏,从而导致系统性风险增加,最终也会损害企业自身的经营。

**对外投资政策没有改变**

王春英提到,近一年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呈现总量放缓、结构优化、用汇平稳的发展态势。一方面,境内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已经逐渐地回归理性,对外直接投资整体稳定有序进行。另一方面,对外直接投资结构进一步优化。

她并称,2017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有所放缓,但对外直接投资的步伐更加平稳,预计2018年对外直接投资将继续保持稳步发展的态势。

根据商务部统计,2017年非金融类企业对外直接投资1,201亿美元,比2016年下降29.4%,与2015年基本相当,2016年实际上是存在一个非理性的增长。从月度数据来看,11月、12月实现了同比正增长。从外汇局统计的用汇数据看,2017年对外直接投资资本金购汇比2016年下降12%,显示用汇平稳。

王春英表示,关于对外直接投资的政策取向,国家的管理原则一直都是明确的。2017年8月,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和外交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明确了鼓励类、限制类和禁止类的境外投资类别。去年12月,发改委发布了《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今年3月1日起施行,常态化管理的制度框架已基本形成。

“外汇局的管理原则也是明确一致的。我们会积极配合境外投资主管部门的最新政策要求,稳妥有序引导企业走出去。我们坚持三个没有变:鼓励企业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方针没有变,坚持对外投资企业主体、市场原则、国际惯例、政府引导的原则没有变,推进对外投资管理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方向也没有变。”她称。

具体来说,一方面支持国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参与“一带一路”共同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促进国内经济转型升级,深化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互利合作。

另一方面,坚持推改革与防风险并举,密切关注部分领域出现的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以及对外投资中存在的各种风险隐患,督促银行严格落实展业原则,加强对境外投资交易的真实性、合规性审核,推动境外直接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完)

欲览详情,请点击中国网直播链接 here

发稿 沈燕/张金栋; 审校 曾祥进/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