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专访:加入SDR不意味人民币国际化一步到位 仍需渐进开放--专家

路透北京11月30日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周一将宣布是否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周皓认为,加入SDR是人民币国际化渐进过程中的里程碑,但不会对本币国际化的大进程形成跳跃性影响,更多是在这一渐进过程中起促进作用。

图中为人民币标识符号。REUTERS/Bobby Yip

他在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人民币入SDR后,中国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在一定区域试验更大力度的资本项目开放,并继续完善短期国债品种,形成短期利率曲线以构建人民币定价标准;不过,未来的资本项目开放和汇率改革仍然会遵循渐进式的“双轨制”逻辑。

“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渐进过程,加入SDR不意味着国际化一步到位,不过可以逐步促进人民币的贸易结算使用以及对外投资便利化,并逐渐帮助人民币成为各国储备货币的一部分。”他称。

IMF总裁拉加德11月13日发表声明称,IMF工作人员已建议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IMF将在11月30日的执行董事会会议上就上述问题作出决定。SDR是IMF创建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依据货币篮子定值,目前该货币篮子中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种货币。

对于加入SDR的标准,周皓指出,其实历史上对SDR评价的标准都是“允许自由使用”而非无限制的完全自由使用。因此,中国推进的一系列开放的举措在方向和性质上已达到了“允许自由使用”标准。

他认为,国际经验看,加入SDR并不是成为更多国家官方储备货币的充分和必要条件;没有加入SDR的货币也可以成为各国央行的储备货币,比如瑞郎;而曾经SDR篮子有过十几种货币,也并非都是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

伴随人民币冲刺SDR,中国资本项目开放和汇率改革亦在加速推进。对于开放和改革的节奏,周皓指出,资本项目开放速度加快是必然的,资本项目也会在一些方面以及一部分地区有比较快的试点推进;但资本项目短期完全开放是不可能的,仍然遵循渐进式的开放过程。

汇率改革同样遵循渐进双轨制逻辑。他认为,“8·11”之后是允许汇率更大浮动,但不会一夜变成浮动汇率制,“改革节奏可快可慢,贬值太快影响市场信心和金融稳定,也可以通过外汇市场干预来维护;有管理的浮动是一般情况下可以浮动,出问题时就要管理。”

此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撰文提出,会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包括转变外汇管理和使用方式,放宽境外投资汇兑限制及企业和个人外汇管理要求等。

**让市场完善利率走廊基准**

此外,针对利率市场化以及央行着力打造的利率走廊,周皓认为,目前只是完成了利率市场化第一步,后面还需要建立无风险利率曲线和有风险利率曲线两个步骤,才算真正完成利率市场化;而央行建立利率走廊则需要先找到市场均衡利率作为基准。

“央行创设利率走廊,不能自己去决定一个脱离市场的均衡利率,要向着市场均衡利率的方向靠近;而如何判断利率走廊的中线和基准在哪儿,需要通过进一步完善的流动性很高的国债市场来发现。”他说。

存款利率上限放开标志着中国在形式上实现了利率市场化,而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调控转变过程需要完善的市场化利率形成机制。中国央行近期发布工作论文称,有必要建立利率走廊操作系统。前不久央行下调分支行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也被市场普遍认为是强化SLF作为利率走廊上限的指标意义。

对于形成未来利率走廊围绕的中枢,周皓认为市场选择和大量交易两个要件十分重要。他指出,基准利率形成的基础是市场投资者的关注,基准利率应当是市场自然演化选择的结果;此外,市场均衡利率需要通过大量交易对手在交易过程中发现和形成,根据国外经验可以选择流动性较强的国债担当均衡利率发现的职责。

他表示,无风险利率体系构建完成后,建立完善的有风险的利率曲线也是完成利率市场化的关键一步;但由于目前信用债的市场分割,影响了其市场的流动性和价格发现功能,“这不仅干扰了利率市场化步伐,也阻滞了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传导的效果。”

他同时提出,未来信用债应该向银行间市场汇集,统一后的信用债市场流动性会增强,逐步形成统一完整的有风险的利率曲线;更强的价格发现功能也让实体经济主体参考这个利率制定契约,进一步帮助金融支持实体经济。

从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传导的角度,周皓还认为,金融大监管方案推出的概率非常高,“金融监管改革不光是针对金融防风险,也是解决经济疲软下短端流动性过渡囤积而长端流动性传导不畅的问题。”

他解释说,一个协调一致的以央行牵头的混业金融监管体制,是对中国经济摆脱低迷状态非常有效的设计。

周皓并认为,当前降准降息已不是最主要的刺激政策,货币政策之外的金融体系监管措施、宏观审慎政策在当下有更大作用,“下一步要推进非银金融机构准入,并通过混业监管等加速新型金融机构成立,促进资金运转;而这些措施不是央行一家做得了的,要金融监管机构合力完成。”(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